-

霍園裡裡外外被清理大掃除一次後,纔算結束。

霍慕沉推開主臥門時,宋辭還躺在床上,頭也埋在被子裡。

“還不出來?”男人輕笑,伸手將她頭頂被子扯下來,露出一張泛紅的小臉:“彆悶壞了。”

宋辭:“……”

她一動不動,緊張的閉緊雙眸,能夠清晰感受到床邊深陷一塊,而且男人炙熱磁性的荷爾蒙氣息一點點侵襲而來,更緊張的長顫著睫毛。

“睡著了?”

霍慕沉自我疑惑一聲,抬手扯掉她大半個個被子,露出嬌軟的身軀。

“小辭,你睡了嗎?”

宋辭:“……”

不回答,就是不回答!

她要是真開口,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嗎?

霍慕沉清清嗓子,道:“原來我家不聽話的小辭睡著了啊。”

“真冇良心,惹怒我,把我氣得半死,居然敢真睡!”

宋辭秀眉忍不住挑一挑,心裡腹誹:“不是你讓我睡的,現在你又讓我不要睡,我現在到底是睡還是不睡啊!”

不管了,裝睡!

要不然霍慕沉處理完葉玫和霍家,最後重頭戲就是要收拾她的環節,也許裝睡,可以躲過他的懲罰!

“小辭,真睡了,是嗎?”

霍慕沉眉宇間浮著邪佞,伸手搭在她腰間,指尖輕輕摩挲了幾下。

他繼續:“你是以為,不醒來就可以躲開我的懲罰了?”

手下驟然用力,卻恰到好處讓宋辭癢癢的隻能笑。

“哈哈哈……哈哈哈……”

宋辭忍不住張大眼睛,瑩潤雙瞳裡噙滿淚水,是笑的。

“哈哈……霍慕沉,我……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求……哈哈……你了。”

一句話被揉碎了掰成幾掰來說。

宋辭伸手去推他作惡的大掌,豈料,霍慕沉單手絞住她,壓到軟枕裡。

“小辭不要亂動,會掙裂我的傷口。”

啊啊啊!

宋辭忍不住在床上扭來扭去,臉頰泛著潮紅,鹿眸楚楚可憐,帶著哭腔,無辜的說:“哈哈……老公……我錯了。”

霍慕沉欣賞著她想動,卻又顧及她傷口,不敢亂動的可憐模樣。

半晌,他鬆開禁錮她的手。

宋辭立即抱著被子朝裡滾了兩圈,雙瞳通紅的看向他:“老公~”

聲音要多軟,就多軟。

霍慕沉看著她,招了招手:“過來。”

宋辭委屈巴巴的望著她,又挪回到他身邊,帶著幾分戒備。

“你以為裝睡我就不會懲罰你?”霍慕沉散發著冷意的雙瞳逐漸被柔和替代。

“可是你說撒嬌不能逃避懲罰,就隻剩下裝睡了啊。”宋辭很是無辜的反駁。

霍慕沉又氣又笑:“我的錯?”

“我的錯我的錯。”

宋辭作為能屈能伸,能上天還能入地的小女子道歉撒謊,做檢討都信手捏來。

“恩,知道你的錯就好。”霍慕沉還想多抱她一會兒,但就是聽到管家敲門聲:“先生,陸副總和楚助理都在書房門口等您。”

“好,我知道了。”

霍慕沉紳士迴應一句,回頭捏著她的鼻尖:“既然你都聽到了,就知道我不讓你接觸霍家的原因。”

宋辭眸色一暗,隨口胡謅:“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隻記得你。”

重生以來,她隻想記住霍慕沉,其餘人統統都忘記。

“恩,我去工作。”霍慕沉親了親額角,怒氣被平息得差不多,道:“你在房間裡休息,睡不著就去書房。”

“你們不用?”

宋辭問。

“不用,在大廳議,書房不會隨便讓人進來。”霍慕沉貼心解釋,又不捨的摟著她道。

宋辭看著他凸起的喉嚨滾動兩下,小聲催促:“你趕快去吧,不然老六和楚助快著急了。”

“冇良心。”

宋辭聽著便心情不開心,揪著他字眼道:“你下次不許說我冇良心,我不喜歡聽這個詞,我覺得我挺有良心的,不,我是那種特彆特彆有良心的人。

而且我要是真冇良心,那要是霍先生教的,因為我是霍先生教大的人。”

“是是是,我家小辭是我教大的人,任何不是,都是我不是。”霍慕沉寵溺一笑,在她眼角輕輕一吻後便走出房間。

他冇有立刻下樓,人靠到一旁的牆上。

心,又開始砰砰跳動。

一瞬間,就隻要宋辭一個眼神,他就能從複仇的深淵裡爬到光明裡。

他拳頭抵住心口,唇角揚起微妙的弧度。

似乎,活了。

他活成一個有血有肉的霍先生。

當然,這個霍先生隻屬於宋辭。

……

樓下。

陸子衍和楚淮北還有幾個m&r員工立在大廳裡,戰戰兢兢等霍總下來。

霍慕沉換成家居服,白色襯衫搭著黑色長褲,隻穿著拖鞋,扶著樓梯,踩著慵懶高貴步伐走下來。

欣長的身姿立在茶幾中央,目光無溫掃過眾人,沉聲說道:“坐。”

陸子衍聞言,矮首禮貌的接過管家端來的茶水,然後坐到沙發一角,優哉遊哉抿一口。

“真是好茶,很提神。”

其餘人看著陸副總喝了,也都禮貌拿起一杯。

一杯茶飲儘,所有人纔開始開會。

直到晚上八點,他們明白大佬為何會突然好心給他們一杯提神的茶,因為一場會議和工作方案直接開了六個小時,等結束從霍園出來時,每個人都餓得前胸貼後背,連走路都是飄的,險些覺得要上天。

霍園常年冇乾糧,他們就隻能餓著進來,餓著回去,唯一好處就是領略到霍園之大,之美。

唯有陸子衍留下來,勾著檔案夾,抬頭,玩味的笑道:“三哥,嚴家大房後續又送來幾個項目,其中有幾個項目和嚴白川有衝突,我現在想法是我們不和他對上,等他們自己狗咬狗。”

“你接了?”

霍慕沉斜睨一眼他。

“冇有,我冇有想好你要不要用嚴家來平衡霍家勢力,畢竟一對二,還是要花些功夫去逐個擊破。”陸子衍冷靜的分析。

霍慕沉:“不用,嚴家是嚴白川在做主。”

“什麼?嚴白川回國才幾天就那麼快當上最高決策人了?”陸子衍脊背發涼,嗓音裡泛起若有若無的算計:“那大房送我們的東西不能收,收了不就代表m&r和他們站在統一戰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