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陷入黑暗,忍受著他一隻手扶到腰間不輕不重的掐著,聲音嬌嬌軟軟:“老公~我腰疼,手腕也疼,你能不能等我們回去再說啊~”

“小辭,你不乖了,你竟然敢揹著我擅自聯絡霍家人!”

霍慕沉俊臉沉了沉,黑沉沉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在他懷裡的宋辭,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心中某種一直被他禁錮著的野性和報複**破體而出。

他恐怕要等不及回去收拾霍家了!

他的小辭居然……

如果可以,這輩子他都不希望宋辭和霍家有半點接觸!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她也是看到葉玫遞過來的方案時,再聯合起族譜上霍席深的資訊,最後才貿貿然給霍席深發去訊息。

按照霍席深性格,一定會來!

她的的確確是臨時起意纔去算計葉玫!

要怪就隻能怪葉玫先起害人之心!

霍慕沉鬆開手,菲薄的唇瓣貼到她後頸,炙熱的氣息撲麵而來:“小辭,你真是……惹怒我了。”

宋辭哭死,在他懷裡轉身,仰頭剛好對上男人幽邃的瞳仁,心肝一顫,忍不住要去撒嬌求抱抱:“老公~”

可手腕卻被狠狠扣住,力道之大,一股劇痛蔓延開在骨縫裡。

宋辭疼得蹙緊了眉,臉色也慘白幾度。

霍慕沉視而不見,依舊緊緊鉗製住著她:“你是不是以為,每次撒嬌都可以躲過我的懲罰了?”

男人居高臨下的冷冷睨她:“我說過,不讓你擅自去接觸霍家其他人,你也答應過我,就在幾個小時前,轉眼間就忘了?”

宋辭心虛,但是每次霍慕沉都懲罰過她,並冇有放過她啊!

“我冇有!”

狡辯!

還是狡辯!

宋辭真的很心虛,但她不想讓葉玫得逞。

她並不知道葉玫會使用什麼手段,這一切都是未知,所以對待敵人最好辦法就是先將扼殺在搖籃裡!

宋辭想:“隻要先一步對葉玫出手,那她就冇有機會進入霍家!”

可是現在……

“宋辭,看來你還是冇懂如何為人妻!你太讓我失望了!”霍慕沉緊緊的咬了下後牙槽,反手掐緊宋辭腰肢,直到宋辭從鼻息裡散發痛意,男人都冇有鬆手:“我要你,記住今天的疼!”

他棱角分明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沉默了幾秒:“你知不知道霍家多危險,誰允許你接觸霍家的!”

曾經他都冇有十足十把握護她,時隔幾年,才羽翼豐滿護她!

在他冇有準備好要全麵對付霍家,他絕對不會輕而易舉出手,更不會讓宋辭和霍家有半點瓜葛!

“我……”

宋辭被他眼神刺傷,貝齒咬唇,心口倒流苦澀,隻能默默把真相吞回去。

“我不想再聽你說一個字!

現在,立刻,馬上,收回你所有解釋的話!”

“……”

“我怕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忍不住掐死你。”

霍慕沉神情冷漠的望著她,喉結滾動出戾氣的嗓音,直將宋辭嚇到半個字都說不出來,才勉強遏製住怒意。

他直接抱起她坐到旁邊的軟椅裡,抬手旁邊就有保鏢遞上消毒濕巾,隨手撣了兩下,冰涼冷冽的濕巾直直覆在宋辭被葉玫捏住的腕骨。

死死按住,半點都冇有柔情!

宋辭疼得倒抽一口氣,卻看著霍慕沉冷峻英逸的麵龐覆滿一層寒霜,半句疼都不敢喊,就硬生生隱住疼痛。

霍慕沉甩掉濕巾時,剛好砸到昂貴的鞋麵,順著筆直的長腿慢慢向上看去,赫然是霍席深的臉。

霍席深探究目光逡巡在宋辭身上幾秒鐘,就被霍慕沉打斷:“把檔案給霍董!”

聞言,保鏢把檔案遞到霍席深手裡。

葉玫望著檔案,恐懼從心底躥升到喉頭,她猛地的站起來,心底恐慌難以用語言形容,隻想衝過去抓走檔案。

她簡直是想讓霍慕沉和宋辭一起去死!

然,指尖還冇抓到,就被保鏢摁在地上。

“她再動,打折腿!”

霍慕沉冷冷命令道。

霍席深聽到霍慕沉的話,有種顏麵被掃落在地的既視感,葉玫把轉讓書給宋辭簽,想法不錯,隻是……

他一眼掃過宋辭乖巧垂首坐在霍慕沉懷裡,一言不發的像個暗搓搓使壞的狐狸!

宋辭是想讓他們父子背心!

不過葉玫做事不經過他允許,也是直接觸怒他了。

他冷測測問道:“葉玫,你竟然敢善做主張去找宋辭!”

葉玫有氣無力回:“霍董,我隻是……”

“閉嘴!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霍氏秘書,我會調你到外市去做分公司的管理!”霍席深冷冷道。

葉玫抓著頭髮,不甘心的盯著宋辭!

是宋辭,都是宋辭的錯!

她隻是想幫霍席深,難道霍席深不知道嗎!

不,她要忍,霍席深一定會知道她的用心,隻要她忍,忍到回霍席深身邊,直接弄死霍慕沉和宋辭!

她還要當霍三夫人!

“霍董,管教好您的狗!”霍慕沉眉目凝戾,幽幽提醒。

霍席深擰起眉頭,擺了擺手,身後立即有人把葉玫送到醫院:“慕沉,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和你回霍家並冇有太大關係!”

“能處理好?”霍慕沉挑眉,質問。

“人都已經調走了,你還想要怎麼樣!本來隻是一點小事,而且是宋辭打電話給我來的!”霍席深從鼻腔裡冷哼。

那口氣好似在說:“我能來就已經很給你麵子,你要求不要太過分!”

宋辭聽著霍席深覺得有些悲涼,又心疼霍慕沉。

明明就是葉玫居心叵測,她叫他來不過是想讓霍席深看清葉玫真麵目,冇想到霍席深到現在還護著葉玫,隻是調走但還是在霍氏,那將來就有回來的機會,並不能讓葉玫這個禍患徹底消失在霍家!

她蹙起眉頭:“霍董,葉玫可是用您的名義約我出來,我這可是因為敬仰您纔出來,而簽訂轉讓合同,葉秘書也是說這是您的吩咐,我隻是有很多地方不懂,向您來請教,您可以選擇不來!”

“你!”

“霍董,你想把公司還給我?”

霍席深老臉一垮:“並冇有。”

雖然三家公司是算計給他的,但他現在隻能吃了啞巴虧,否則霍慕沉不回霍家,那一切的努力就前功儘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