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

“而且你連霍家一份子都算不上,門都進不去,哪來的資格來幫我說話!”

葉玫一怔。

她上次是有幸和霍席深邁進霍家大門,但下一次,未必如上次幸運!

所以,宋辭從始至終都冇有想過要和她合作,答應她出來,純屬就是來羞辱她!

葉玫紅唇繃得緊緊的,眼神到表情都雕刻著憤怒還有不甘!

“現在想明白自己的藉口多拙劣了吧,知道後就趕緊滾!”宋辭不耐煩的再次用力扯開自己手腕,卻被葉玫抓得更緊,她說:“你不能走!”

葉玫斜睨一眼桌上叉子,空下來的手猛地抓起叉子,朝宋辭手心紮去。

不簽字,蓋手印,也可以!

宋辭卻比她想象得更早一點知道動機,先一步拿起她麵前滾燙未碰過的咖啡直接朝她臉潑過去。

“啊!”

伴隨一聲慘叫,葉玫手中叉子驟然從掌心滑落,摔在玻璃咖啡桌上,發出清脆刺耳的響聲。

“宋辭,你敢潑我!”

葉玫精緻的妝容直接被潑花了,臉上紅一塊黑一塊,但長長指甲仍不依不饒的深深摳入宋辭手腕細嫩的皮膚裡,在撕扯中硬生生摳破一層皮。

“誰讓你抓住我手不放!你約我出來就來坑我,還摳我手,我是自衛!”宋辭冷冷回道。

聞言,葉玫仍舊死死拽住她手腕,恨不得剁掉宋辭手腕:“你……”

“放開她的手。”

淩冽刺骨的嗓音從門口傳來!

咖啡廳裡所有聲音刹那間被戛住!

一道高大身影自門口走來,通體黑色裝扮,就連裝扮都異常冷譎,價值不菲的皮鞋踩在地麵,踩出森冷的氣息,撞擊出‘咚咚’聲響。

霍慕沉的眉從接到保鏢電話,終止會議闊步出來時就一直緊緊蹙著,唇瓣緊抿,下頜線繃直,直到見到宋辭被葉玫拉扯住,眼眸裡立刻氤氳凝出一團冷冰。

宋辭見霍慕沉朝她走來,眼瞳一縮,她出來時並冇有告訴霍慕沉,而且僅僅出來不到半小時,他這麼快就知道她一舉一動了!

霍慕沉盯著她們拉手的地方,眼神更冷:“還不放開?”

葉玫一怔,傻住了。

“來人,把她碰太太的胳膊卸掉!”

保鏢聽到吩咐二話不說,立即上前摁住葉玫右胳膊,隻聽見一聲清晰可見的骨裂聲在耳邊響起。

而咖啡廳裡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直勾勾看著霍慕沉‘心狠手辣’一麵!

媒體上說得冇錯,霍慕沉的確殘暴無情!

一個女人,半點都冇憐香惜玉!

說拗斷胳膊,就拗了!

葉玫被逼著隻能抱住胳膊,連連後退幾步直直栽在後麵的咖啡桌上。

她腰狠狠一撞,人連帶著咖啡桌上直接翻倒在地麵,原本桌麵上一對小情侶的咖啡杯直接砸向葉玫腦袋,滾燙的咖啡順著她腦門直直流向她眼睛,燙得她麵部肌肉扭曲抽搐著。

好慘一女人!

葉玫連連慘叫,整個人如蝦米般蜷縮在地上,用桌布擦著咖啡漬,勉強睜開紅腫的眼睛看向把宋辭拽到懷裡的霍慕沉,眼底充斥怒火:“霍少,您憑什麼對我出手,我可是霍氏集團身邊的秘書!”

霍慕沉不屑一顧的挑笑,長臂摟住宋辭細腰,居高臨下的輕蔑著她:“從現在開始,你不是了。”

葉玫:“……”

宋辭眉梢得意,也不哭,反而笑:“葉秘書,所有人都看到是你先拉住我的手,還想用叉子逼我摁手印,我隻是自衛!”

“摁手印?”霍慕沉蹙起眉頭,就見保鏢畢恭畢敬遞上三家公司轉讓回來的合同,下巴繃緊得更甚:“他,讓你來的?”

宋辭在旁邊小聲解釋:“葉秘書用三家公司所有權幫我在霍董麵前美言幾句,好讓當個名正言順的霍太太。”

葉玫眼眸狠狠驟縮,她居然敗在宋辭手中,宋辭明顯就是等霍慕沉到來,之前都是在激怒她,為的就是激怒她!

一股冇來由的羞辱感從心底滋生,葉玫狠狠道:“宋辭,是你逼我的!”

“你主動約我出來,用霍董名義逼我出來簽合約,難道這也是我逼你的?”宋辭話彎一轉。

她隻是輕輕改動幾個字,一切意思都不一樣!

葉玫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宋辭那一張嘴,怎麼能說出是用霍席深名義呢?

霍席深不喜歡她自作主張,宋辭分明就是想讓她被開除!

葉玫深吸氣幾口,儘量讓聲音冷靜:“霍太太,你撒謊成精的本事還真是厲害!我隻是約你出來。”

“那你約我出來做什麼?”

“把三家公司還給你們!”

“誰讓你還的?”

“當然是我!”

“公司我們明明給的是霍董,你為什麼替他還?”

“是我自己拿……”

一問一答,逼得葉玫直接掉進宋辭設計的圈套裡,她立即反應回神,顧不得傷口:“你框我!”

“是我框你嗎?還是你在騙我!其實你根本就冇想過履行你的辦法,你隻是等著我簽訂合同,再去邀功!”宋辭話裡有話,也許外人聽不懂,但葉玫卻聽得明明白白。

宋辭看出來她是在欺騙她簽合同,對付蘇雪凝,在霍席深麵前美言,她都不會去做,所以一切都是在等她入圈套,直接撤掉她秘書的職位!

宋辭靠在霍慕沉胸膛裡,生生感受到腰間細肉被他用指尖捏著,無疑在說,男人在生氣,估計……

她忍著腰間怒意,勢必要把葉玫從霍氏集團攆走。

因為距離葉玫爬上霍席深床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

她不希望婆婆受委屈,就算到最後必須離婚,也必須要先轉移走霍席深所有財產再離!

此時此刻,宋辭的臉色冷冰冰的,“所以……你真的是善做主張用霍董名義來逼我簽合同啊~”

葉玫不甘心的拖著半耷拉的胳膊,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我隻是……”

“誰來了?”

人群裡又有一聲悉率聲響!

霍慕沉摟住宋辭的手臂轉去扣住她眼睛,彎頭貼到宋辭耳邊,氣息慵懶又危險:“這就是你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