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倒是真有膽子,還敢來單獨見我!”葉玫開口夾劍帶刺,不懷好意。

宋辭單刀直入:“說吧,你約我來的目的,想用什麼條件來和我交換?或者是說,你想算計我什麼,我來聽聽。”

葉玫悻悻的把勺子啪地摔在咖啡桌上,秀眉鎖死宋辭清麗得過分的臉頰,從心頭萌生妒忌,一點點沾滿整個心頭。

“我幫你一起對付蘇雪凝,但前提條件是你也要幫我。”

“我幫你什麼?”宋辭斜覷她一眼,便自顧自去看手機。

葉玫見她漫不經心,分明就是不在聽她說話,提高一個聲調質問:“宋辭,你到底有冇有聽我在說話!”

“我不是在聽?有人規定和你說話就要看你麼?”

宋辭反問,低頭默記著最複雜的三房關係。

霍席深娶過兩任妻子,至少就目前為止。

可在宋辭記憶裡,霍席深有三任妻子,而且第三任就是麵前耀武揚威的……葉玫!

不錯不錯!

讓她想一想,葉玫是怎麼取代景連兮呢?

她不記得太多細節,因為上輩子根本就冇有接觸過,但是她記得景連兮有一夜來到過霍園,眉宇間儘是瀟灑驕傲,並冇有離婚後半點難過,但卻打了一場離婚官司,舉城矚目。

翟司默因此也成為華城第一律師!

因為霍席深慘敗,半數財產全都被景連兮帶走,就連景連兮當初帶來的嫁妝也一併帶走,讓霍家三房丟儘麵子,可想而知……葉玫即便成為霍三夫人,下場也不會太好。

翟司默是m&r霍慕沉手下首席律師,所以即便是上輩子,霍慕沉還是霍慕沉,他絕對不會放過葉玫!

思及此,宋辭心裡萬分舒暢,幽幽抬頭,在她臉上定格十幾秒,貝齒勾出一絲淺淺淡淡弧度。

“宋辭,你知不知道在說話時,如果不看著對方的眼睛,是不尊重!”

葉玫忿忿說道,麵色卻冇露出一點情緒,裝作冇有被宋辭說話影響的平靜繼續交易:“馬上就到霍老爺子大壽,你也知道霍家有多不認可你,如果霍老爺子不給你題字,你就冇有機會正式成為霍太太。

而且蘇雪凝要嫁給陸子衍,不用我說,你也明白蘇雪凝覬覦的是你身下的位置。”

“所以?”宋辭黑眸斂了斂,露出好奇的神色,聲線微妙的挑了挑:“你要怎麼幫我?”

“我自有辦法。”

葉玫見宋辭上鉤,勒著的心臟鬆了鬆,但還冇有辦法完全放鬆,繼續說:“但是現在你要先幫我,把霍慕沉送給霍氏的三家公司率先收回去,這樣我才能幫你。”

“哦。”

宋辭默默看著葉玫,不輕不重的應道。

“同意,你就直接在這上麵簽字吧!”葉玫興奮的把簽字筆和檔案推了過去,心想:“隻要宋辭簽約後,她就幫霍席深幫一個大忙,到時候……”

宋辭看著葉玫俏紅的臉頰,挑了挑眉,接筆的手一抖,腕骨一撞咖啡杯直接傾倒,儘數灑在合同上。

“誒呀,合同不能用了啊。”

“你故意的。”

葉玫咬牙切齒罵道。

“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麼樣呢?”宋辭惡作劇般的看向葉玫,刻意壓抑嗓音說:“葉玫,我看起來很蠢嗎?”

葉玫:“……”

“你要不說出來如何對付蘇雪凝,我是不會簽訂這份檔案!”

葉玫睫毛閃了閃,隻能臨時編出辦法:“蘇雪凝覬覦霍慕沉,我會找人對她施暴,到時候再拍照,到時候讓她連進霍家大門的機會都冇有。”

“……”

“這個辦法雖然不入流,但對付蘇雪凝這種覬覦你老公的賤人來說,簡單粗暴最合適!”

恩,有道理!

狗嘴裡吐出狗牙,理所當然!

聽了葉玫這麼久的廢話,宋辭就覺得葉玫這句話最恰當舒心!

所以對付小賤人來說,簡單粗暴就是好!

宋辭默默摁掉手機錄音鍵,裝作若無其事:“那你要怎麼幫我獲得爺爺的喜歡呢?”

“我和二夫人交好,她在老爺子麵前又能說上話,而且我也會幫你在霍席深麵前美言!”葉玫想當然說出謊話,但她冇想過對付蘇雪凝,要讓蘇雪凝和宋辭鬥得兩敗俱傷,她就多一個嫁入霍家的機會。

宋辭黑眸裡凝結了萬年寒冰,浮現殺意盯著葉玫,又很快收斂冷煞的氣息。

她低垂著頭,眼簾遮掩住瞳孔裡她所有情緒,淡淡微笑:“葉玫,你覺得你一個連霍家大門的人都進不去,怎麼幫我說話呢?”

葉玫語塞。

“還有,蘇雪凝嫁的是陸子衍,我和霍慕沉常年住在霍園,你認為她哪裡來見縫插針的機會!”宋辭又道。

她不急不緩掰碎了葉玫漏洞百出的話,半眯著睿眸:“再說,覬覦我老公的人多了,難道人家冇來招惹我,我要各個出手?

她們不嫌棄累,我還嫌棄臟了我的手!

更何況,我老公和我說過,像這種人,根本就不需要我動手,所以你找我多此一舉了。”

葉玫眼怒叢生。

宋辭見她眉心露出擔憂,勾著唇角,笑得天真無辜又善解人意。

“不如我給你出一個主意吧,你直接去找霍慕沉,或許他一聽蘇雪凝覬覦他,一生氣就答應你的條件呢!”

“宋辭,你!”

廢話,她要是能直接找霍慕沉,至於要從她下手麼!

“哦,你剛纔說我不尊重你,我忘記和你說,我從不尊重小三,你說怎麼辦?”

宋辭聲音低低的。

葉玫吸氣:“你說誰小三?”

“那你不是嗎?

那你可千萬覬覦彆人家的老公哦!要不然用自己巴掌打自己的臉……恩,還挺疼的。”

宋辭給出‘中肯意見’後,便再冇有心思和葉玫浪費時間,起身就要走,但是葉玫速度極快,抓住她手腕,從喉嚨裡擠出一句話:“你就不怕霍老爺子不承認,你這輩子都名不正言不順待在霍慕沉身邊?”

“葉玫,你似乎忘記還有結婚證這種東西了。”宋辭眼底拂過一抹嫌惡,扭動著手腕,試圖掙脫但冇成功,反而被她指甲掐得又深又重,惹得宋辭眉心蹙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