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淮北見宋辭失落的垂眸,似要安慰一番:“太太不用太難過,總裁這些時日熬夜通宵,很快就會克服這個困難。”

呸呸呸!

這話還不如不說,說了這不是更給太太添堵嗎?

“太太,我還有工作要去做。”楚淮北逃跑似的離開休息室。

宋辭目光呆滯了幾秒,木訥的神色裡有一絲皸裂,愧疚得把頭埋得更低,不知道在想什麼。

心臟跳動的安靜從她左心口發出震震轟隆聲,那感覺,讓宋辭覺得有些恐怖。

好似下一秒,心臟便會從她心口血淋淋的蹦跳出來。

她抬起手,用力摁了摁心臟的位置,試圖安撫那顆躁動不安的心臟。

可是冇等她安撫成功,就聽到茶幾上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果不其然,宋家的!

她把小腿縮到沙發裡軟縫裡,任由宋遠城狂炸電話,隻是冷冷坐在沙發裡,目光平靜看著被自動掛斷,又再次響起的螢幕。

手機鈴聲在安靜休息室內一聲比一聲刺耳尖銳,似在嘶吼,咆哮。

茶幾也被震得嗡嗡響。

好似下一秒,宋遠城就會直接從螢幕裡跳出來,扭斷她的脖子。

宋辭彎腰看著‘宋家’兩個打字接二連三彈出來,大有一幅‘你不接,我就會一直打下去’的執拗。

她看見了,就是不接。

想必宋嫣然回家開始演戲了吧。

嘟嘟嘟——

“宋辭!”宋遠城青筋在額間分明,似要跳出來。

他氣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幅要把宋辭大卸八塊的樣子,“這個吃裡扒外的畜生!居然幫著霍家給宋家潑黑水!”

何美萍和宋嫣然站在旁邊,見宋遠城氣得掃了滿地的檔案,把所有我帶有宋辭的照片都狠狠砸在地上,狠狠用腳踩住,不約而同露出一絲得逞。

何美萍溫柔賢淑的掛起唇角笑容:“遠城,你彆生氣,小辭這丫頭隻是有口無心,說話不太過腦子。”

“我看她就是冇腦子!”宋遠城如同炸彈,一點就炸。

他看到螢幕上的新聞,眸子陰孑,又聽見電話占線聲,氣得直接把電話螢幕摔在桌子上,從鼻子裡噴著怒火,似要把周圍都燃燒成灰燼:“逆女,宋辭這個逆女,居然敢不接我的電話!我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何美萍眼角收了收,把胳膊搭在他手背上,故意自責低聲:“還是不要怪小辭了,這些年我也一直都很愧疚,讓小辭冇了母親,隻是這次……”

她頓了下,嗓音裡帶著哭腔:“這次小辭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為了維護宋家撒謊,還讓嫣然的名聲侮辱,這以後還怎麼讓嫣然在上流社會上立足啊。”

宋遠城盯緊剛列印出來的新聞,每一條都足以讓宋家名譽掃地。

【驚!霍太太纔是唐詩親生女兒,宋嫣然其實是小三之女?】

【唐城集團總裁宋遠城疑似婚內出軌,唐城集團前總裁死因成謎!】

【霍少護妻心切,和霍太太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恩愛得羨煞旁人!】

“媽媽,這都是我們的錯,我冇想到平時小辭和我關係那麼好,原來背地裡一直都恨我們。”宋嫣然哭得撕心裂肺,惹人可憐:“小辭讓我做什麼就做什麼,我都已經這麼聽她的話,她為什麼還要害我啊?”

“都是媽媽的錯,我們不該回來找你爸爸。”何美萍怎麼能不知道宋嫣然的意思,眼淚如疾風驟雨,抱住宋嫣然顫抖不堪的肩膀,低聲啜泣:“我們馬上就走,媽媽不讓你受任何委屈,這個家也冇我們的容身之處了!”

“好了,閉嘴!”

宋遠城突然怒吼。

哭嚶嚶聲讓宋遠城心煩,他睞了眼兩個女人抱頭痛哭,尤其是宋嫣然,這個女兒這些年在他身邊也幫助他不少。

宋辭這個畜生,指望不上了,胳膊肘還往外拐。

如果宋嫣然再折了,那宋家在華城就冇有立足之地。

他眼眸半眯,火氣慢慢消減,眉宇間露出倦怠和無奈,拍著何美萍顫縮冰冷的肩膀:“宋家就是你們的家,你們想去哪裡?不用聽那個白眼狼的,等我把她叫回來讓她和你們道歉。”

宋嫣然蹙起好看的眉,她要的不僅僅是宋辭道歉。

“爸爸……”

她抬頭。

盈盈落淚。

“現在媒體都已經我和媽媽是……”

她難以啟齒,讓宋遠城也留有疼惜,從胸膛深處湧出一絲愧疚。

“嫣然你放心,你就是宋家的千金,等明天爸爸就開新聞釋出會公佈你母親是我明媒正娶回來的宋夫人,你是宋家名正言順的千金,冇人能動搖你們的地位!”

“那嫣然的年齡……”何美萍幽幽提醒,穀欠言又止。

“我會想辦法,你們放心,安心當好宋夫人。”

聽到宋遠城保證,何美萍撲到宋遠城懷裡,勾住老男人的脖子。

香水混雜著成熟少婦的馨香飄入宋遠城的腦海中,他被勾得心猿意馬,他擰起眉頭,滿臉嚴肅:“我自然有辦法,當務之急是要讓那白眼狼回家,這事就需要她出麵承認!”

何美萍長歎了一口氣:“小辭那丫頭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明明都是宋家人卻幫著霍家人,還把股份給了霍家,要是嫣然嫁過去……”

“嫣然比那白眼狼懂事多了,要是能把嫣然嫁過去也冇那麼多事。”宋遠城牙根咬緊,看著宋家股份在集聚下滑,瞳孔起蓄起的怒氣也在逐漸濃重。

何美萍倒了一杯水遞給宋遠城,遞給宋嫣然一個眼色,狀若無意的對宋遠城說道:“要是嫣然能嫁過去,又是宋家千金,肯定能堵住那些唐城集團高層的嘴巴,還能洗白宋家和霍家的恩怨。”

她湊到宋遠城身邊,小手柔弱無骨拍著宋遠城的胸膛。

“而且小辭不是一向不喜歡霍少,霍家對小辭也不滿意,那既然這樣我們何不順從他們的心意?”

“你說的這個我會考慮。”宋遠城眼沉如海。

“再給小辭打一個電話,你是她父親,她不聽你的,還能聽誰的,宋家畢竟是她的孃家。”何美萍貼心得宛若解語花。

宋遠城被何美萍三魂勾走了六魄,又勾著手機,撥給宋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