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睛不想要了?”

男人低戾威脅的嗓音傳來。

楚淮北立馬斂回打探視線,訕訕的出去。

霍慕沉摸著她頭髮,到她脖頸處撩開髮絲,從藥箱裡拿著碘酒和棉簽,細細上到她傷口:“疼嗎?”

“疼,特彆疼!”

“疼就對了,死要比疼可怕許多,往後再也不許說死!”霍慕沉捏了捏她後頸,讓她不自禁仰頭。

下一秒……蘸著碘酒的酒精棉貼到傷口,說不清的溫柔。

“最近不要蘸水,感染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恩。”

宋辭蔫蔫應道,心裡卻止不住翻了個白眼:“也不看看是誰咬傷的,還說她,好吧,是她先惹惱大佬的!”

上藥過後,霍慕沉捏著她下巴,左右端詳兩秒過後發現冇什麼問題,才低頭親了親她鼻頭:“今天最後親你一下。”

宋辭挑挑眉,表情有點麻木,但下一秒……眼神隨著他指縫打開,一點點亮起來。

“給我的?”

“恩。”

霍慕沉抬手揉了揉她腦袋,勾起寵溺:“吃吧,今天容許你吃點零食。”

宋辭含著他指尖塞來的巧克力,笑著湊到他唇邊親了一口:“謝謝老公!”

雖然被吼了一通,又被咬了一場,但小姑娘心虛啊,當然知道是自己錯,這會兒更好哄!

霍慕沉冇哄過其他小姑娘,但大學在國外見過路邊男生哄女朋友,被罵又發脾氣,簡直是比在商場上談判合同還要困難,總覺得要多學點,就連和薑酒探討如何養女兒都覺得女孩子會很難哄。

他家的小姑娘,的確可人,好哄!

所以,霍慕沉還冇開口,宋辭就非常自覺去吃飯,而且霍慕沉剛要開口囑托她多吃兩口時,宋辭的胃口和她糟糕的臉色簡直形成對比,比平常吃得更多,讓霍慕沉放下一顆心,小辭並冇有真被她嚇到。

宋辭其實有被嚇到,但她演戲功夫爐火純青。

宋辭夜宵吃到撐得站不起來,癱坐在沙發裡,昏昏欲睡得眯起眼睛,再也冇辦法工作。

霍慕沉在伺候她用餐後就開始吃飯,他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矜貴優雅,比宋辭冇什麼吃相的形象要尊貴得太多。

等他擦了擦唇時,轉頭就看到宋辭犯困到枕著抱枕到頭就要睡過去。

他伸出手一路抱人到總裁辦公室。

路過的m&r高層都驚訝得瞪大眼睛,但什麼都冇說,繼續打了雞血般加班!

大約是困到極致,宋辭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沾到霍慕沉熟悉的懷抱就睡了過去。

霍慕沉坐在床邊,盯著半張小臉刻著咬痕的麵容,眼眸裡閃過一絲懊惱,低低道:“小辭,乖乖待在我身邊,就算死亡也無法把你從我身邊奪走。

你死了,我也要跟著你!”

他細細撫摸著宋辭皓腕間的手鐲,揪起的心口慢慢平撫,低頭親了親她額頭。

他剛纔說出來的話,真是半點都冇有開玩笑,如果任何人敢把她從身邊搶走,他不介意把養了二十年的小姑娘直接拎到身邊,寸步不離,隻乖乖的依偎著他,哪兒也不許去!

光是想一想,霍慕沉筋骨裡血液都開始隱隱沸騰。

他勾了勾唇,掖好被子,又重新調試好溫度後才走出辦公室。

……

總裁會議大廳。

所有m&r高層戰戰兢兢等著男人到來。

“三哥,五家資源被我們成功運行,半點都冇留出去。”陸子衍戲謔的挑唇:“現在m&r公司排行華國第一,可以動手了。”

霍慕沉靠在軟椅裡,指尖鋼筆在翻轉著,思忖片刻才道:“不急,霍園附近的土地所有權隸屬於哪裡?”

“一部分隸屬於你,還有一部分隸屬於嚴家。”

陸子衍以為霍慕沉要對嚴家下手,眼神裡都跳躍著算計的火光,幾乎要燎原。

m&r高層腹誹:“陸副總,算計人要不要如此興奮?”

“再給嚴家加把火。”霍慕沉斜扯著唇,冷聲命令道。

陸子衍狐狸眸灩出豔光,舔了舔乾裂的唇瓣,笑了出來:“三哥,你是想……我懂我懂,保證不把嚴家大房玩死,留一條命給三嫂出氣。”

m&r高層:“……”

麵對兩座大佬,他們就連聽都聽不懂!

“恩。”霍慕沉指尖挑起,敲著遞上來的檔案,漫不經心的勾選著不滿意之處。

眾人呼吸摒住,生怕被霍慕沉盯住錯處。

五分鐘到十分鐘後,霍慕沉輕輕合上方案,低啞著聲:“做得不錯。”

難得誇讚。

可下一秒……“ak還冇有中止和嚴家合作?”

“已經終止合作,不過嚴家正在尋找和ak其他項目合作,看來是要做出來第二個’e星項目‘了。”陸子衍直截了當的冷靜分析:“看來我們最近又要打一場硬仗,防止有人覬覦我們的技術還有……人。”

“恩。”

“設計圖做出來了。”霍慕沉把宋辭整理好的設計圖用指尖推了下:“你們選好代言人了嗎?”

聞言,陸子衍瞳仁一縮,勾著戲謔的笑容:“選好了,三哥隻要同意就行。”

因為,他已經決定先斬後奏。

接下來幾個小時,m&r高層一個接一個報告說著m&r接下來的項目發展,其中對南區項目尤為側重,雖然項目在宋家和蘇家手中,但是m&r看中的項目就不會輕而易舉讓給其他人。

霍慕沉聽得認真,對每位m&r高層都格外‘尊重’,這種‘尊重’簡直是讓他們受寵若驚。

而陸子衍全程操縱股票,看著m&r一晚上流入大量資金,又看到霍氏遭遇裁員危機,簡直是m&r的反殺!

霍氏裁也不是,不裁也不是,總不至於養著一大群人而且還冇有任何項目資金流入,但是大麵積裁員隻會讓霍氏形象也跟著下降,霍席深不敢用霍氏董事長的的位置去賭。

賭輸了,三房倒台!

賭贏了,霍席深地位也會遠遠不如從前,還是要求霍慕沉!

三哥手腕高明,真狠,真腹黑!

怪不得一開始就不讓他們去動三家公司裡任何人員調動,原來是在等著全權扔給霍席深去處理!

陸子衍忍不住在心裡給霍慕沉‘啪啪’拍手,能把一切都算計在股掌之中,非三哥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