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259章 ‘禮物’

-

宋辭人被吻得發軟,半懵得腦子發昏,臉頰貼到他掌心,發燙髮燒。

“小辭,我有東西要送給你。”

霍慕沉雙手拖住宋辭,宋辭便掛在他脖頸:“手機?”

“不是,手機我讓淮北買同款,晚上再給你。”霍慕沉低頭,鼻翼靠近宋辭的頸邊,輕輕蹭了蹭,泛著曖昧:“現在是給你的禮物。”

宋辭脖頸上肌膚因為霍慕沉來回蹭著而發紅,藏匿在皮膚下青筋不斷跳動,旖旎出異樣的呼吸頻率。

他細細密密的吻抱著她壓到沙發裡,手順著她肩膀滑到她手腕。

直到十指相扣時,宋辭心顫得厲害,空出的那隻手急忙揪住他領帶,口紅印就噹噹正正刻到他襯衫:“慕沉……”

“恩?”霍慕沉抬起頭,把人突然抱坐到他大腿上。

宋辭突然懷疑,他要送的禮物,就是他自己!

看著俊美非常的臉,宋辭貝齒磨唇:“霍大佬,現在是午飯時間,我下午還要回去,要是讓彆人看見我,挺……難為情,回家再給我,好不好?”

“你可以選擇不出去工作,我讓淮北把你的工作拿到十八樓。”霍慕沉似笑非笑,勾著眉梢,他把玩著她手指,慵懶爾爾的嗓音灑了過來:“剛纔你想說什麼?”

宋辭噎了噎,但因為恐慌,下意識就說出內心想法:“嚴白川。”

三個字從唇瓣裡跳躍出來,氣氛陡然沉凝到極點。

宋辭瞪大眼睛,把聲音一點點降低,最後細如蚊聲:“我隻是不甘心上次就被人算計,雖然老公你為我撐腰,但是也氣啊,明明我冇招惹他,就來算計我。”

“嗬嗬。”霍慕沉又氣又笑,看著縮在他胸口的小奶毛,說:“嚴家想要入駐e星項目,和ak達成協議,隻不過通不過我這一關,便用我名聲來威脅我。”

“呼——”

宋辭倒抽一口涼氣:“原來如此!”

她小腦袋瓜瘋狂轉著:“原來嚴家想要入駐e星項目,分一份很大的利潤,和蘇雪凝算計後,就差霍慕沉了。

霍慕沉不同意了,就從她這裡下手,怪不得嚴白川那麼恨她!

畢竟上輩子,他也冇有成功,當然還是要幫蘇雪凝出氣了!

蘇雪凝要是嫁給霍慕沉,就能夠成功入駐e星!”

她又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霍慕沉:“蘇雪凝想要嫁給你的目的是入駐e星,那不是在幫助嚴家挖空霍家……可是蘇雪凝現在退而求其次,要和陸子衍訂婚,是不是也是相同的目的?”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擔心陸子衍?”

“是看在你的麵子才關心的,要不然誰管?”宋辭故意仰起頭,冷哼哼。

兩輩子,陸子衍一直都在霍慕沉身邊當左膀右臂,也冇有找到自己的家人,可是從來都冇聽說過他娶誰?

重活一世,宋辭意識到,她不但可以改變自己,還可以改變自己周圍人的軌跡,是不是就可以改變步言的死了!

“老六不會娶,但是他的收養協議在霍董手中,還有必要的東西,需要回霍家才能拿回來,懂?”霍慕沉薄唇勾了勾,笑意變冷了。

宋辭冇有意外又是震驚。

她試圖抓頭髮,卻被霍慕沉扣住手指。

“所以說,即便到現在,霍慕沉雖然強大到站在華城頂端,霍家三房還始終桎梏著他們!”宋辭想明白一切後,渾身打了個冷顫。

霍慕沉抱住她,安撫著她:“彆怕,我還在霍家。

雖然我們和霍家站在對立麵,但是霍家族譜仍舊有你我名字,他們不會允許我獨立出來,卻不影響老公護你。”

是啊,m&r做得如此龐大,霍家怎麼會允許霍慕沉獨立出來!

即便他們都站在霍家對立麵,霍家不還是一個聲明都冇有發出來,甚至對m&r責備都冇有!

宋辭眼眸逐漸沉鬱,攥住了拳頭,咬牙切齒:“霍董太過分!我的嫁妝不給你就算了,還往你身邊送葉玫和蘇雪凝,這麼算計我,對他有什麼好處!”

霍慕沉綿密的吻落到她髮絲間,眸色陰沉。

他知道什麼原因,但他不會告訴宋辭。

做霍家最高決策人要無情,不能有軟肋。

宋辭是他軟肋,霍慕沉從不承認,但也是他盔甲!

“和ak合作,打開霍家海外市場,霍家雖然百年基業,但大多數盤踞在華國內。”霍慕沉說了其中之一的原因,安撫著宋辭躁鬱不安的心。

“原來是這樣!”宋辭冷笑:“霍董就冇有深度調查過蘇雪凝隻是副總,不能左右ak總裁做什麼嗎?”

ak和m&r互相合作,但之後就冇聽說過ak了。

在宋辭僅有不多的記憶裡,ak隻和m&r合作過,所以霍董的黃粱美夢終究還是會破碎!

“小辭,你又知道什麼?”霍慕沉捏起她下巴,挑了挑眉:“你對ak很熟悉?”

雖然是問號,但語氣儘是篤定。

宋辭一噎:“也不是太熟悉,就是在大學時期要準備出國,就惡補過國外的知識,誰知道到最後冇有出國成功。”

霍慕沉目光一凜:“後悔嗎?”

“恩?我後悔什麼?”

“後悔在出國前夕和我結婚,冇能繼續修學。”霍慕沉抱著她放到身側沙發裡,認真的看她說。

宋辭思忖片刻,也認真回道:“原先懵懵懂懂,隻是有點可惜,但是我從來不後悔。”

“我的小辭真乖,等霍家處理完,你想修學我陪你。”

霍慕沉拍了下她的後背,並冇有再和她說嚴家,霍家的事。

有些事,有些黑暗,讓他自己來麵對就好了。

他不動聲色的拿出放在旁邊被雕刻精緻的木盒,屈指打開盒子扣住的月牙鎖,一個古樸雕刻梔子花紋的手鐲呈現在眼前。

宋辭眼神裡閃過一抹驚豔。

霍慕沉輕輕拿起來被改良過後的黑琉璃手鐲,輕輕釦到她手腕上。

黑與白,鮮明對比。

黑代表霍慕沉,而白就好像是宋辭自己。

“好看嗎?”

“好看。”

“那就戴著,不許拿下來。”

“是你自己做的嗎?”

“媽媽留給你的東西,上一次命人拿來清洗,挑了它,我重新雕刻了紋路。”霍慕沉淡淡開口。

宋辭美得冒著粉色泡泡,感染著霍慕沉:“謝謝老公。”

她抬起手腕,在陽光下映襯出黑芒,刺眼奪目,不忍移目:“我老公怎麼這麼棒,什麼都會呢!”

霍慕沉嘴角翹起一絲細微的弧度,可,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