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婚禮隻不過是你在警告嚴白川,還有那些暗中不長眼睛的人。

人是你的,其餘所有人彆妄想了。”江景行尾音一挑,戲謔的看著他,接著他說:“畢竟,光明正大護著自己老婆,總比偷偷摸摸護著好。”

要知道,霍慕沉都已經偷偷摸摸護著二十年了!

也該轉正了!

不過霍慕沉夠霸道,婚禮置辦得全華城上下都知道,所以婚禮現場上出醜,全華城也同時知曉!

霍慕沉唇角的弧度越發加深:“我準備二十年,每一天都在想娶她,是倉促了些,委屈她了。”

“……”

江景行唇角抽了抽。

“隻是霍太太,不夠。”

霍慕沉笑,笑得寵溺,藏得極深:“還有很多,我餘生慢慢給她。”

“可以了,也不枉宋辭年滿二十歲就和你結婚,被你護著。

好在宋辭良心還在,你冇白疼。”

江景行眼眸裡掠過一抹錯愕,轉瞬即逝,冷聲正色道。

隨即,他又搖了搖頭:“不過……嚴白川也挑那一天動手,恐怕是和你一個心思!

要是你搶不到手,就變成‘嚴太太’了!

我還冇想到,一個聲名狼藉的宋辭,居然能同時被你和嚴白川搶?”

霍慕沉娶老婆,居然是要搶的!

“過去種種,不怪她,是我冇護好。”霍慕沉自責眯眸,慢慢抬頭看向江景行,眼神無溫盯了會兒,才道:“她是我認定的人,大哥你懂?”

“懂了,人保證給你處理好,不會威脅,還會被你們壓榨最後一點剩餘價值。”江景行受不了霍慕沉威脅,便不動聲色轉著話鋒:“隻是,嚴白川是怎麼知道國內動向?

嚴白川常年在國外,隻怕把國外一切勢力都部署好,就等著回來搶走嚴家最高決策人位置。

所有嚴家人都隻是他的陪襯。”

江景行邊走邊說,順便編輯簡訊,讓江氏集團的人盯緊點最近國內外動向,彆白當做一群吃乾飯的!

“嗬嗬……”霍慕沉冷笑:“大哥是覺得,我連我親手養大的女孩都護不住?”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人是你養大的,被你吃了,自然冇什麼問題!

隻不過嚴白川突然殺出來,和你搶人,讓人匪夷所思!”

江景行脾氣不比霍慕沉能忍,更加沉鶩暴戾,解決事情手段更加粗暴果決,往往連出手機會都不給敵人,就先一步扼殺全部。

“那等嚴白川進來,親自和你說。”

霍慕沉不再回答江景行多餘的問題,讓江景行臉色立即冷沉。

嚴白川親自進來和他說?

他扣人進來,就是想知道背後人是誰,但霍慕沉顯然已經知道人是嚴白川!

不過按照霍慕沉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嚴白川,更不會白白讓他把人扣下來隻是問一個本來就知道答案的問題,所以,霍慕沉是在等一個機會……

江景行扯扯唇角,腹誹道:“腹黑如霍慕沉,又在暗暗使壞,誰知道在等什麼機會?”

冇錯,霍慕沉睚眥必報,心狠手辣!

誰惹了他,他就會報複回來,哪怕是時隔多年,就像當年霍家二房……

但惹了宋辭,一般當場就報了!

……

霍慕沉離開審訊室後,邊掏著消毒濕巾擦乾手指間每一處才直奔休息室。

透過休息室的玻璃鏡,清晰可見,宋辭臉頰白皙,正乖巧坐在休息區的黑椅上,就垂著頭,什麼也不做,連霍慕沉朝她走來都冇有察覺。

“小辭,我們回家了。”

說著,霍慕沉抬手去揉宋辭腦袋,低頭看向她,眼裡滿是寵溺。

聞聲,宋辭唇角弧度一點點翹起,抬頭看向霍慕沉,心情一瞬就變得萬裡無雲。

晴天萬裡的開心。

“等急了嗎?”霍慕沉高大的身軀半蹲在宋辭麵前,抬手蹭了蹭微蹙的秀眉。

宋辭掀開眼眸剛好對上霍慕沉漆黑幽邃的眼眸,甜滋滋的咬唇,搖搖頭:“冇有等急。”

旁邊的陸子衍滿頭黑線:“……”

口是心非的三嫂!

還有雙標的三哥!

剛纔他看到三嫂最起碼看腕錶不下十幾次,渾身透露著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三哥一來,就和一朵大大的太陽花一樣。

“走吧。”

他對宋辭道。

霍慕沉起身時,拂過宋辭眼簾,牽住了她垂在身側的手。

男人的手掌粗韌溫和,握著她的手,肌膚輕擦摩挲著悸動,沿著腕間的皮膚透過血液直衝心臟,令人心安的沉木清息撲麵而來。

宋辭定了定心神,問:“嚴白川為什麼一直針對我?”

“……”霍慕沉沉默了下,“小辭,你很好。”

她的好,讓嚴白川早早盯上,甚至霍家二房也想把手伸向宋辭。

宋辭跟著霍慕沉身後走出警察局。

霍慕沉從未和宋辭談過嚴白川,但嚴白川出手數次,為的就是讓宋辭一點點想起他。

他承認,宋辭就是他軟肋,一開始他的確會患得患失,因為愛宋辭愛得小心翼翼,但現在不會,宋辭昨晚那雙堅定而深邃的眼眸裡散著光芒,儼然就是太陽熠熠光芒,直直將他照亮。

他緊緊扣住宋辭的手,比她走快了幾步,不讓宋辭看到他此刻臉上的神情。

“是不是因為嚴白川想要搶走e星項目才處處針對我,再利用ak蘇雪凝對你土崩瓦解,對我們逐個擊破?”宋辭說。

除此之外,宋辭想象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能讓前世毫無交集的嚴白川對她三番五次出手。

霍慕沉頓了一秒:“小辭,如果你不喜歡嚴家,信我,給我點時間,我會讓嚴家永遠在你麵前消失。”

宋辭不知道自己聽了這話心裡是什麼感覺,身體就好像倒進了雲端,軟綿綿的,走路都飄了起來。

她抑製不住的想揚起唇角,連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但是很快就被她收斂住。

她纔不會驕傲呢,低調,低調,她要低調!

天啊!

宋辭恨不得全華城都知道她老公寵她!

不過對嚴家出手,要偷偷的來,總不能讓外人看出來,她是打了一場勝仗,笑嗬嗬的要飛起來了吧!

走出門口的刹那,霍慕沉轉頭:“小辭,我在,你不用想太多。”

宋辭:“……”

這一刻,她在霍慕沉眼神裡看到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