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24章 橫著走

-

“我吃或者不吃芒果,就能證明這照片裡的女人是我?”宋辭笑笑。

“難不成你敢證明!”女娛記見自己占據上風,得意的衝宋辭質問。

就連宋嫣然眼神都湧動著一個念頭,把芒果直接塞進她的嘴巴。

宋辭掩眸,聲音平靜都看不出情緒,卻一字一頓的質問:“那你怎麼就能知道這照片裡的女瘋子是吃芒果過敏,又怎麼篤定那一定是我?”

“我……”

“難不成這瘋女人是你安排的?”宋辭又反口質問。

女娛記啞口無言,這照片裡的女人明明就是宋辭,她可是花了大價錢才搞到的。

她心虛到口不擇言:“宋辭,你放p,華城誰不知道你倒追陸少,把自己脫光去勾引陸少,還和人搞3p,你不要臉,你……”

“啪——”

宋辭甩過去整條胳膊狠狠抽了過去,她打人打得愈發順手。

“你怎麼能打人?”女娛記似乎找到藉口,趕忙哭號,抹黑宋辭。

“打的就是你張嘴!”宋辭冷眼浮笑,她感覺到背後兩道灼灼冷厲的目光正朝她掃來,更加肆無忌憚。

“就算你是霍太太,也不能仗勢欺人!”女娛記搖搖欲墜從地上站起來,張牙舞爪著衝宋辭咆哮。

宋辭眼眸跳了跳,底氣十足朝她左半邊臉又甩了一巴掌,“你汙衊我,這張嘴就該打!”

“我說的都是事實,不過是戳中你的痛處,你就……”

“我還不知道華城裡有人敢汙衊霍太太。”男人氣場凜然,舉手投足間都透露出矜貴雍容,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

他犀利淩遲般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壓迫得令人窒息。

“仗勢欺人?嗬……宋辭是我霍慕沉的妻子,仗的就是我霍慕沉的勢。”

霍慕沉用實力向宋辭證明,嫁給他就可以在華城橫著走。

“淮北,去調取監控,以汙衊霍太太和捏造事實對霍太太精神造成損害起訴她。”霍慕沉聲音清冷,用‘霍太太’三個字壓迫所有。

楚淮北掃了眼麵如死灰的女娛記,“是。”

兩個保鏢識趣把人嘴巴堵住,架住女人拖著就走。

宋辭目光平靜又冰冷,看著她祈求的眼光。

霍慕沉拉回她的視線,自然牽起她的手,十指相扣,斜睨了一眼宋嫣然,不留任何情分的開口:“下去。”

宋嫣然攥緊拳頭,她不甘心,又嫉恨驚訝宋辭的變化,她腦子什麼時候這麼靈光了?

難道是……

她眼眸微沉,又聽見宋辭不冷不淡的提醒:“姐姐,隻有霍家夫妻才能站在這裡,你站在這裡,礙事了。”

“……我……”

“把人‘請’下去。”霍慕沉完全無視宋嫣然麵容楚楚動人,而是將宋辭牢牢摟在懷裡。

保鏢很‘客氣’把宋嫣然帶下去,她不甘心走下台階,仰頭就看見霍慕沉帶著宋辭接受媒體的拍照。

霍慕沉側身,微擋住媒體發問,口氣極冷:“宋辭是我霍慕沉的妻子,往後在華城給霍太太不痛快,就是和我作對。”

“對於最近媒體對我太太的誹謗,我想作為霍太太的老公有必要解釋,婚禮當天出現的女人不是我太太。”

男人黑眸裡燃著兩團火焰,俊雅的麵龐淩厲的繃著,讓宋辭靠得更緊:“我太太和我也是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才步入婚姻殿堂。”

“任何人以訛傳訛汙衊我太太,我會以全部責任追究,直到底!”男人深眸掠過深吟,臂膀幾乎勒斷了她的腰。

宋辭心跳漏停了兩拍,目光落在霍慕沉身上,變得安靜。

愣神了幾秒鐘,逐漸恢複了常態,但露出的幸福甜蜜絕對騙不了彆人。

但幸福之下,宋辭心尖顫縮,瞳眸跳動。

霍慕沉真的被自己帶壞了。

他會撒謊了。

而且撒謊的技術比她高超,更麵不改色。

宋嫣然望著男人俊朗的五官波瀾不驚,從腦仁深處迸發出巨大怒火,霍慕沉明知道照片裡的女人就是宋辭,居然還幫助宋辭說謊,喉嚨裡再次湧出腥甜。

台階上,霍慕沉姿態突然慵懶了,他平靜的開口:“你們有五分鐘的發問時間,不過最好謹言慎行。”

他這口氣要不是威脅,媒體都能吐血。

不過這也是霍家固有的傳統。

霍家繼承人新婚後都會釋出會,再給媒體發問的時間。

記者膽戰心驚,舉起話筒,撿著好聽的問:“霍少的新項目進行得怎麼樣?”

“還好。”

還好?

媒體仰望大佬,找尋著能進行五分鐘的話題,又頂著頭皮發問:“霍少是什麼時候和太太認識?”

“她一歲,我八歲。”霍慕沉不假思索回答。

媒體聽霍慕沉懶散的口氣,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又問:“霍少能記得霍太太的生日?”

“能。”

“那霍太太能嗎?”

宋辭突然被問住,她不是很確定的,低頭咬著下唇,腳步朝霍慕沉身後的位置挪去。

無限拉近的距離,讓來自霍慕沉的低氣壓和淩冽的氣場,更加直觀濃烈的感應到宋辭的感官。

宋辭大氣不敢出,黑白分明的眼眸,小心翼翼的瞅著霍慕沉。

霍慕沉看著宋辭可憐兮兮的樣子,眸光微斂,撤回視線,冷峻的臉更加陰沉,攥住宋辭的手更加用力了,似乎要藉助這種方式來平息著什麼。

隻見霍慕沉鬆開了她的手腕,隨意理了理她淩亂的髮絲,低沉著嗓音帶著蠱惑,就這麼飄到了她的耳膜裡:“霍太太真是好聰明,自己老公的生日都記不住。”

宋辭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對上他的眼睛,像是刺了下,嗖的收了回來,再也不敢抬頭去看。

本以為他的視線會很快就從她身上移開,可過了好半晌,宋辭卻覺得霍慕沉正把目光都聚在她身上,讓人無法忽視他深沉的眸光。

宋辭被盯得心臟砰砰跳,眼神有些閃動,本來想說些什麼來打破尷尬的氣氛,可卻尷尬得動彈不了。

她喉嚨眼莫名乾燥,深吸了一口,大概是找了個不錯的幾口,朝媒體抖了個機靈:“我老公的生日,纔不告訴你們呢?要是那些女粉絲都來為我老公慶生,我豈不是要吃醋了?”

一眾媒體:“……”

他們被撒狗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