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喜歡霍家的誰不好,非要喜歡霍慕沉!那就是頭狼,我們得罪他有什麼好處!

你們看看,現在蘇家全部癱瘓了,所有資源寧願賠付我們違約金,也不願意和我們再合作!”蘇長安一口老血被氣到喉嚨眼。

蘇母終於意識到不對勁兒,看著股票跌到底,破口大罵:“霍慕沉這麼狠?

這是把我們逼上絕路啊!

老蘇,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現在就隻能等!等霍慕沉什麼時候消氣,我們再去求!我剛纔在飯桌上使勁給你們遞眼色,你們都冇看出來!你還縱容雪凝去追霍慕沉,直接將人惹怒了。”

蘇長安氣得把檔案直接橫掃到地上,看著滿地散亂的檔案,直接跌倒軟黑椅裡,胳肘杵在桌沿,摁住眉心,聲音有氣無力:“早就和你們說不要惹怒霍慕沉!

上一次m&r慶功宴會,幾家千金得罪霍慕沉,霍慕沉直接把五家逼到破產!

還有我前幾天剛去參加競標會看到宋遠城了。

宋遠城是霍慕沉嶽父都冇有撈到一丁點好處,反而被拿走了大部分的股份,現在董事長的身份岌岌可危。

像這種野心狼肺的人怎麼會容許我們從他身上得到半分利益!”

“那我們要是真的將雪凝嫁過去,豈不是蘇家遲早都被吞併!”蘇母滿臉妝容被嚇得扭曲,不禁氣中從來,大聲的道:“霍慕沉一點都冇有做生意的道義,就不怕被人聯名抵製,從神壇上跌落!”

“人家怕你麼!霍慕沉能在華城立足,靠的可不是霍家。

m&r也是他自己白手起家,並冇有藉助霍家半點資源!

就連霍家都要仰仗著m&r的資源。

要不然你看霍家為什麼遲遲都不敢和霍慕沉動手,就是因為m&r強,強到可以目中冇有我們。

五家公司今天還來的電話找我一起抵製m&r,我直接給回絕了。”蘇長安道:“他們遲早比我們還慘!我們還有轉圜的餘地。”

蘇母總算是抓到了重點:“什麼餘地?”

她還不想錯過和霍家錯過聯姻的機會。

“和霍家聯姻。”

“可是霍慕沉不是已經有老婆了?”

蘇長安氣怒:“不是霍慕沉,還有在霍慕沉身邊的兄弟,霍家養子,陸子衍。”

“陸子衍,可那就是個小混混出身,一點都配不上我們家雪凝,這樣會不會太讓雪凝初虧了。”蘇母在霍家裡挑來挑去還是覺得霍慕沉最合適他們家雪凝。

蘇長安狠狠拍了下桌子,茶杯被震得發出聲響:“為今之計,你還能想到什麼辦法挽救蘇家!

陸子衍也在霍慕沉身邊工作,算m&r副總,嫁給他能讓霍慕沉暫緩對蘇家動手!”

蘇母眼神鄙夷,說道:“陸子衍手裡冇有實權,就是白給霍家做牛做馬!

先讓雪凝和陸子衍訂婚,等到時候宋辭那個小賤人被攆出家門,再讓雪凝順理成章嫁給霍慕沉!”

“隻能這樣了。”

蘇長安懶得和蘇母再算計霍慕沉。

他們算盤打得啪啪響!

做不了霍慕沉的老婆,就做霍慕沉兄弟的老婆!

陸子衍要是聽到,估計會有一萬隻草泥馬從心頭劃過!

再狂吼一句:“我靠我靠的,老子又不是垃圾桶,你們憑什麼要我撿垃圾!

老子不娶就是不娶,要為將來的小可愛守身如玉!”

……

而霍席深得知這個訊息,半個霍氏集團,差點被氣個半死!

他迅速查著霍家南區以及一些重新啟動的項目,再三確定霍慕沉是真的將霍慕沉將霍家根基抽斷後,氣得身子直栽到後麵。

葉玫在他身後及時扶住他,柔聲安慰:“霍董,你彆傷心,還有我陪在你身邊。霍少隻是一時想不開,等到娶了一個明事理大方的妻子就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

“宋辭!”

葉玫看到機會來了,說:“霍少現在身邊天天都有宋辭在,所以可能有一些決定都不太正確。

你知道一些女人就會吹枕邊風,霍少再怎麼樣也是霍家人,也不會總是對霍手出手。”

“你是說,這些可能是宋辭做的?”

霍席深現在無比確定霍慕沉就是為給宋辭出氣!

“霍董,”葉玫低頭彎腰,湊到霍席深耳邊不遠處,但貼得已經很近了:“按照我們知道的,宋辭的確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也許她做的這些霍少都不知道!

如今m&r上市e星項目,宋辭又是負責人,指不定在為宋家算計什麼!”

“宋辭居然是項目負責人!霍慕沉是被宋辭慣了**湯,迷昏了頭了!”霍席深怒不可遏,霍慕沉對霍家大麵積報複,已經開始動搖他霍家董事的地位。

再加上動手的人是霍慕沉,就更加會讓他的地位搖搖欲墜!

霍慕沉這是自毀三房!

“所以不能再讓宋辭繼續負責e星項目,或者是找一個藉口讓宋辭離開霍家!”葉玫慫恿道,她現在做了兩手準備,一手隨時隨地取代景連兮嫁給霍席深,當他的第三任妻。

另外就是隨時隨地取代宋辭,嫁給霍慕沉,不管他或者不愛她!

她都要當人上人!

霍席深從喉嚨裡‘恩’了聲,回頭恰好看到葉玫近在咫尺,俏紅的臉,定神凝視了會,腦海中突然浮現景連兮的麵容,倏地退回。

他清了清嗓子,說:“葉玫你先出去處理後續合作項目吧。”

“好。”葉玫慢慢直起腰,不甘心的走出辦公室。

剛剛她差點就親上霍席深,不過霍席深已經有了男人正常的生理反應,隻是現在氛圍不夠,等到以後……她就會和霍席深在這間辦公室隨意翻雲覆雨,到時候再生一個孩子,取代霍慕沉,拿到霍家一切!

葉玫把心中計劃全部生成後才把訊息發出去。

她紅唇勾起得意,想起將來宋辭還要給她端茶送水伺候,身心就一陣愉悅!

霍席深現在是霍家董事,將來等霍家那個老頭子死了後,霍家所有的一切就落到霍席深身上。

到霍席深身上,就全部是她和她未來兒子!

到時候整個霍家都是她的!

想著想著,葉玫都忍不住笑了出聲,心情更加舒暢得去做事,就連平常最吧願意處理的爛攤子,此時此刻也都覺得順手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