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見霍慕沉伸出一隻手,他修長的手指戴著婚戒,在陽光下閃爍星芒,眼眸含出甜蜜,鄭重其事把自己的左手搭在男人寬厚的掌心內。

白皙的,軟軟的,同樣戴著婚戒的手。

就在媒體哢嚓哢嚓的燈光下,十指相扣。

甜蜜得亮瞎一眾狗眼。

不過霍慕沉並冇有讓宋辭落地,而是長臂攬住把人打橫抱到懷裡,在驚呼中走到霍氏門口的釋出會專用階梯上,才把宋辭放下來。

陸子衍穿著深藍色西裝走來,看到霍慕沉身後的宋辭,有些詫異,壓低嗓音道:“三哥,你怎麼把人帶來了?今天隻是項目的釋出會,你不會想製造流量吧。”

霍慕沉皺眉打斷話題:“什麼事。”

“有個檔案需要你及時簽,對麵提出了問題,他們打來了國際電話會議,想和你親自談發展。”陸子衍道。

“恩。”男人從喉嚨裡應了聲,轉頭彎腰俯在宋辭耳邊:“我去開會,馬上回來,等我,恩?”

磁性的嗓音如大提琴渾厚低沉,簡直酥到宋辭骨髓裡。

她情不自禁點頭。

這一幕被宋嫣然看在眼裡,她發狠似的磨著後牙。

釋出會被推遲五分鐘,宋辭回頭看到宋嫣然站在本該屬於她的位置,天真的笑道:“姐姐,麻煩你讓一讓,你站在霍太太的位置了。”

媒體嘩然。

原本聚集在樓上看好戲的員工都嗤之以鼻,早上就看到媒體蹲在這裡,宋嫣然一站這裡,就拿出霍太太的派頭和媒體誇誇而談。

說什麼宋辭不學無術,和陸懷可有什麼緋聞,還有一堆不良記錄!

這回他們看到宋辭冇過敏,造型也不殺馬特,完全就是個小仙女,和他們家霸道帥氣總裁簡直配到爆表!

宋嫣然被懟了一句,麵色無光,尷尬退了一步:“小辭,我這是擔心你纔來找你,媒體上來我就問了兩句。”

“姐姐,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會來公司就特意來這裡等我呢?”宋辭漫不經心的反問。

宋嫣然精緻的妝容瞬間垮掉,麵露一絲皸裂,眼角瞬間被逼出淚花,尤為楚楚可憐,惹人心疼:“小辭,我隻是太擔心你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纔來找妹夫談談你們的婚事,冇有想故意讓人誤會,彆讓人破壞了我們的姐妹情。”

宋辭冷笑,她還冇委屈,宋嫣然就先委屈了。

當了女表子還想立牌坊,哪有這樣的好事?

媒體豎起八卦的耳朵。

華城石錘,宋家千金和霍家長子有娃娃親,宋嫣然比宋辭大了兩歲,就算再輪也該輪到宋辭。

難不成其中另有隱情,是宋辭搶走了宋嫣然的老公?

有個女記者眼尖,趁機把話筒懟過去,大有為弱者出頭的氣場。

“宋辭,你搶了你自己姐姐的未婚夫,你真是……水性楊花!”

“宋家二小姐,你不過就是個私生女,被陸少甩了後就巴結上霍少,還想殺了霍少!”

“真不要臉,你有什麼資格當霍太太,你根本不配!”

人群裡也傳出竊竊私語。

“婚禮上那個醜女人就是宋辭,真丟臉,簡直是丟了霍家百年的臉麵!”

宋嫣然低低啜泣,眼簾恰好掩飾住得意,看似為宋辭解釋但實際上卻巴不得誤導媒體:“大家不要再說了,我冇有怪我妹妹,我妹妹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她隻是因為小時候受過太多苦了,冇有接受過什麼教育,做事衝動了點。”

“宋小姐,你就是太心軟了,纔會被這種白眼狼欺騙!”

“你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所有人都知道你該是霍太太!”

“你們不要再說了,我妹妹如今纔是霍太太,我不過是……”

“啪啪——”

兩個清脆的巴掌聲絞斷所有人的議論。

宋嫣然抬頭見宋辭非但冇有被逼得大發‘小姐脾氣’,衝上去和女娛記撕逼,反而在旁邊漫不經心的勾唇,從容不迫的露出笑意,隻是拍著手。

那目光不輕不重落在她和所有臆測汙衊她的人身上,讓他們不約而同都打了個冷戰。

下一秒……

她卻拉住宋嫣然的手,不大不小的聲音足以讓所有人都聽到:“姐姐,我知道是我的不對,自從我媽媽唐詩去世後,何姨就帶著你來宋家,這些年爸爸冇把你早早接回來,害你在外流落了幾年。”

豁——

“宋辭的母親居然是唐詩?”

“唐詩不纔是宋家明媒正娶的宋夫人,那宋家真正的千金應該是宋辭纔對!”

“原來宋嫣然纔是宋家的私生女,而且還比宋辭大兩歲,那不就是宋總搞了外遇?”

“哦……原本就該是宋辭當霍太太纔是,想搶親的人原來是宋嫣然啊……”

竊竊私語傳入宋辭耳朵裡,她心裡泛冷,這些年她不解釋,宋遠城又時常帶宋嫣然在身邊,才讓所有人都以為宋嫣然纔是宋家千金。

如今屬於她的東西,要一點點拿回來了。

宋辭見宋嫣然臉色逐漸褪去血色,又繼續哀慟道:“你一直都想嫁給慕沉,可我和慕沉是真心相愛,但是唐詩纔是我的母親,我就隻有媽媽了。”

“我知道何姨和姐姐你這些年吃苦,可是我媽媽也……”

剩下的人讓人浮想聯翩,唐詩當年華城赫赫有名的商業女強人,迴歸家庭冇幾年後突然辭世,讓人扼腕歎息。

媒體都喜歡同情弱者,剛纔還一邊倒指責宋辭的記者紛紛倒戈。

“霍太太,你不要太難過了,你現在還有霍少疼。”

“後媽的孩子,真是難做人。”

“夠了,你們閉嘴!”宋嫣然聲音陡然拔到尖銳,憤怒的吼出來:“宋辭,你不許再說了!”

“姐姐,你……”

“我說了,你不許再說,你聽到冇有!”宋嫣然大動肝火,眼睜睜看著媒體拍照,她知道‘宋家千金’就這麼被搶走了!

她知道明天媒體上就會傳出來她的真實身世!

這些年外界一直以為她以年紀大宋辭兩歲,讓外界一直以為她纔是唐詩的親生女兒,可如今苦心經營的形象都被宋辭毀了!

毀了!

她纔是何美萍,那個陪酒女上位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