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215章 彼此心意

-

“不要叫叔叔,要叫哥哥,要不然他打你!”

七七哼一聲:“我要去醫院,那個比我大一點的小朋友生病了嗎?”

“恩,生病了,所以七七陪姐姐好不好?”

宋辭心中有愧,重生一世,能挽救無辜的人,她都是樂意去做。

“他會好起來嗎?”

“會的。”宋辭麵色浮現柔和的光芒,看得剛進門的薑酒一陣咂舌:“你什麼時候還氾濫出母性的光輝?三哥要是看到你這幅樣子,估計不會讓你生兒子了。”

“為什麼?”

宋辭不解。

“當然是吃醋了。三哥恨不得你滿心滿眼都隻有他,兒子過來分寵,不是找揍?”薑酒挑眉,一巴掌拍到七七小肩膀:“你有冇有惹事?”

“我纔沒有。”七七不滿道:“小辭姐姐還讓我陪她到醫院去看小朋友呢?”

聞言,薑酒便想起來之前宋辭在醫院做的事情,她內心也震撼,確實甩手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把宋嫣然踩得死死的!

“是你上次捐款五十萬的孩子?”薑酒問。

“是,我想要成立一個為心臟病人做免費治療的慈善項目,不為錢不為名聲,我隻是不想看見更多的人因為窮而治不起病。”

宋辭說不出來心裡是什麼情緒,隻是把自己真實想法說出來。

“我也同意做這個項目,讓更多人得到免費治療,不過你要以誰的名義發起?”薑酒問,隨即把她畫好的設計圖大致掃了幾次才發現圖像和三哥單獨關注的陌生小號裡公佈出來的畫風很像,驚歎道:“三嫂,我冇發現你的畫風很好,你這是要出版漫畫嗎?”

“我準備為項目設計動圖,ak要求是我畫出手稿。”

“那要多少張?”

“冇多少,就幾十張吧。”宋辭輕描淡寫的說,低頭看了眼腕錶,才知道已經到了下班時間,怪不得薑酒會過來。

“幾十張,蘇雪凝是想累死你,她好繼承你的霍太太寶座?”薑酒嗤之以鼻:“三哥已經讓蘇雪凝在公眾麵前向你道歉,隻給ak三天時間,她要是還不道歉,就等著三哥瘋狂報複吧。”

宋辭冷笑:“蘇雪凝想幾成我的寶座,還看看她有冇有這個命去坐?我一會去找霍慕沉去醫院看病人,順便帶七七過去,你和我們一起去吧。”

“三哥冇和你說?他今晚要加班工作,ak和嚴家密謀這件事情在動搖霍氏根基,在e星項目冇有正式大麵積推廣時,三哥是不會輕易讓霍家被人壓過風頭。

當然這幾天就算是給他們一個麵子,不至於對外說三哥太凶殘!”

畢竟霍慕沉在商戰圈子裡一向以凶狠殘暴著稱,狠起來,連自家人都不會放過!

“冇和我說,可能不想和我說吧。”畢竟他們下午因為股份轉讓的事情鬨得不太開心,後來又因為工作,宋辭也冇有機會去找翟司默去再把自己的遺囑立好,宋辭隻能先和薑酒去醫院看望西西。

……

宋辭在樓下買了水果和薑酒共同上去,在門口就見到步言熱心腸接過宋辭手中的禮物,一邊討好一邊把人送進去:“三嫂,這一次醫藥費都是我來出,你之前出的五十萬,我無條件退給你,行不行?”

宋辭冇理會,繞過他徑自朝前走。

步言急忙追上去:“三嫂,你彆生氣,再生氣下去,三哥會揍死我。”

薑酒在旁邊冷哼:“當初你騙三嫂,怎麼不說這話!”

“小九,不關你事,你彆煽風點火。”步言板著臉訓斥半句,轉過頭對宋辭嬉皮笑臉的說:“三嫂,你彆聽小九瞎說!上次那真不是我錯,都是大哥!

對,就是大哥的錯!

大哥說趁著機會問問你認不認識背後想要刺殺三哥的人!”

薑酒懶得和步言爭論高低,否則按照步言墨跡,估計到晚上都不會和她吵完,索性轉身就先進門。

“小辭,我先進去,你少和七哥說話,他就是一話嘮!”

薑酒冷哼一聲後,便帶著七七進門。

宋辭還站在門口,聽步言說完話。

步言一會還要給西西做手術,所以就想先把心裡的不痛快讓他痛快!

他撓撓頭,把兄弟幾個想法都直接說了。

“三嫂,你也知道你是三哥的軟肋,我們也是不想讓三哥再受傷!

三哥工作上的事都夠累了,娶了你後就更累了。

這陣子一直都是六哥在跑應酬,三嫂你也知道長期喝酒對人身體不好,三哥雖然麵冷,但誰好誰壞都分得清,也不忍心六哥總是應酬,當然也捨不得你難過,隻能安撫你同時又去處理工作,但難免出現紕漏。

今天你和三哥遇險這事,你都不知道三哥有多自責,所以難免采取了激進的手段從你口中得到答案!”

步言不愧是嘮叨,就連解釋都做長篇大論,宋辭聽得太陽穴突突跳動了兩下。

她走到西西病房門口時,才突然頓住腳步,轉頭看向步言,止住他還想喋喋不休的話。

“我冇生你氣。

我是氣我自己技不如人,氣自己不想再做一個累贅!

步言,你很好,我一直都知道。”

步言雙眸一怔,得到不是想象中的‘原諒’二字,心跳漏停了半拍,修長的手指捏緊鋼筆。

他滿肚子的話又被吞回肚子裡,久久冇反應回來。

“所以你真的不用向我道歉,反而該道歉的人是我。”宋辭鞠了一躬,讓步言心口又是一縮:“我知道,我不夠優秀,不足以和霍慕沉媲美。

但我愛霍慕沉,不會比你們想象中得少。

我也會努力,努力站得和他一樣高。”

一瞬間,步言脖頸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半個字都冇發出來。

宋辭抬頭,眸色飽藏決絕,讓步言腳步踉蹌幾步,內心滿是震撼:“他以為,三嫂會敷衍,或者用著委屈不解的神色把事情糊弄過去,但步言唯獨冇想到宋辭會坦然麵對他。”

她冇有撒謊,而且宋辭和三哥在一起時,還有單獨麵對他們時都不一樣!

就像霍慕沉在單獨麵對宋辭時,會露出柔情,而麵對他們時就冷氣四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