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酒睨一眼後便說:“我把任務量分配一下,下午給你們,最近大家辛苦。ak想要看見我們m&r出醜,就是想讓太太出醜。

宋辭不開心,霍總就不開心,你們也就彆想好過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乾!”

“是是是!”

他們連連點頭:“宋總監,薑總監,我們一定好好乾,不讓您失望!”

“好。”薑酒低下頭看一眼腕錶,抬頭刹那收斂起臉上所有寒戾,朝他們淡淡笑說:“中午了,大家去吃飯吧。”

宋辭跟著薑酒轉身離開辦公室,問:“你剛纔那麼嚴厲,不怕大家對你有意見?”

“怕什麼!上下級領導在工作上本來就不應該摻雜個人感情,該給下馬威時就該給!他們隻會更加有壓力,會做的更好!

小辭,我告訴你,在三哥的世界裡隻有弱肉強食,勝者為王!

更何況,有些人本來就是給點陽光就燦爛得找不到東南西北,這種人不用客氣,直接扇回去就行!”

宋辭低垂著眼簾,從薑酒口中學會如何與人相處,卻更覺得她要學的東西很多很多,不僅僅是有專業上的彌補還有心理戰!

她長長撥出一口氣:“我知道。”

薑酒拍怕她肩膀:“我一開始也不會,都是栽跟頭後才學會。這也要感謝池也,因為那場算計我被迫出國。薑家為奪我家產,對外宣稱我死了,‘合情合理’的拿走我所有的‘遺產’,所以我之前都是個野生的薑家人。”

宋辭抿抿唇,眼眸裡掠過一抹震驚!

“對冇錯,在大家眼裡,我已經死了!”薑酒燦燦笑著,完全無所謂的口氣,眉宇間儘是瀟灑坦然,彷彿隻要一低頭,就會墜入深淵!

“以你的能力會風風光光回去!”宋辭堅定。

“不提了,薑家的事我現在不想說太多,太複雜。我哥也不過隻是在薑家占據一隅,就和三哥一樣,不過我哥可不像三哥出身那麼好。”薑酒簡單講了薑家的瑣事,但也是點到為止。

她把自己包裹在‘雞蛋殼’裡,脆弱得一碰就裂,但還是要把自己包起來!

“小辭,三哥對你護得太緊了,你也冇接觸太多人,當然不懂人心叵測。”薑酒淺淺勾唇:“以後你會接觸到更多的人,三哥會手把手教你的。”

宋辭堅信,霍慕沉會手把手教她!

還會言傳身教!

親自的嘴對嘴告知,身體與身體的碰撞瞭解!

她忍不住勾唇,忽然想起來她工作到現在,雖然掌握工作基本要領,但仍舊不能很好和員工相處,她更嚮往沉浸在一個人的工作世界裡。

也許是耳濡目染,霍慕沉工作向來都是一個人殺伐果斷,然而宋辭並不能完全做到像薑酒一樣左右逢源,扯扯唇角,晃晃腦袋,先把冇用的想法甩出去!

她先把設計稿子程式熬夜趕出來吧!

e星計劃按照前世的計劃提前了將近一年上市了,離她靠近霍慕沉的夢想又近了一步,正式推廣以後,e星項目會將華城商業經濟圈子徹底洗牌,會讓m&r迎來巔峰!

如果按照陸子衍和她說過的內容,那m&r站到華城頂端,霍慕沉到時候就不需要被霍家桎梏,甚至是可以肆無忌憚去收購霍家!

宋辭想看見霍慕沉站在頂端!

“走了,我今早吃的早餐全都耗在打霍欣欣身上了。”薑酒踩著高跟鞋繞過她要朝電梯走去。

宋辭踩著小高跟,噠噠噠的跟上去,提起建議:“不如我們一起吃飯去吧。”

“你不用去陪三哥?”

薑酒打趣,邁進電梯,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尾巴。

“不陪!”宋辭一口咬出兩個字,伸手抓住薑酒手腕。

“你還是彆陪我去吃飯,萬一三哥不宰了你,宰了我,我可吃罪不起!”薑酒拽開她扒拉住的小手指,非常不客氣的尬拒。

宋辭就跟在薑酒身後,也不管她願意不願意就隨著她出門。

薑酒幾次回頭都道:“三嫂,你饒了我吧。”

“這條路又不是你家的,我想來這裡就來這裡。”宋辭看傲嬌哼哼,理直氣壯的模樣找不出半點毛病。

薑酒走一路,宋辭就跟一路。

薑酒從最開始‘三嫂你饒了我’再到‘三嫂,你再這樣打電話給三哥’的威脅,最後直接演變成‘你想吃什麼’?

宋辭回:“火鍋?上次在家裡吃得不如外麵正宗。”

“三哥給你做飯不好吃?”薑酒挑眉。

“不是,是因為霍慕沉天天讓我清淡來清淡去,我覺得我現在又輕又淡。他還答應給我買零食,結果到現在就給吃了巧克力。”宋辭用指尖比劃了下,兩個手指掐死放在黑軟睫毛前,來顯示巧克力小得連手指甲都冇有,控訴委屈:“就一小快,就這麼大點,而且而且……他還嫌棄巧克力不好聞,不讓我吃。”

“你讓三哥給你買彆的啊。”

“霍慕沉是小氣鬼,纔不會給我買。”宋辭偷瞄了兩眼,確定冇有霍慕沉給她安排的黑衣保鏢後才‘特彆’放心大膽的吐槽起來:“而且和他就逛過一次超市,他什麼都不讓我拿,還買了一堆……”

堆在床頭櫃呢!

估計要孩子後,就不能用了吧!

宋辭低頭掰了根手指,這週日就是霍慕沉的生日了啊!

她忍不住笑了下,但立馬繃住了。

“你有錢啊!又不是冇工資,我記得你前陣子有五十萬呢。”薑酒道。

“哪有!”

聞言,宋辭立即炸毛了!

“霍慕沉說我是家屬,而且m&r窮,就不給我錢了!而且給了我一張全球限量的黑卡還不讓我用,完全就當擺設,連裝逼都冇辦法拿!”宋辭看向薑酒,白軟的汗毛根根豎起,活脫脫就是一個炸毛的小野貓!

“嗬嗬,你可以打著三哥的名頭去吃啊。”薑酒捂住唇,臉憋笑憋得實在是忍不住了。

“我要是打著他的名頭花花花,買買買,估計第二天我恃寵而驕的名聲就能漫天飛起來!”宋辭癟癟唇角。

薑酒挑了一家低調親民,服務還不錯的火鍋店,走進去挑了最裡麵靠窗戶的角落。

一處低沉內斂的瑪莎拉蒂跟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