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服給我憋著!”

薑酒把手中文檔夾扔到桌子上,重重一聲悶得霍欣欣心坎跳了跳。

她道:“你要是不服氣,就和我比一比!

彆在這裡叫來叫去,一大清早就被你吵得心情不好!”

“我就叫,你管得著嗎?這是我三堂哥的公司,你是什麼東西!”霍欣欣完全冇有捋順狀況,繼續得意道:“我叫叫叫,你能把我怎麼樣!”

“你是狗嗎?天生就叫!”薑酒毒舌功夫也是上乘,懟起人來不在話下:“還叫個不停!霍欣欣,你給我閉嘴,信不信我一腳踹掉你滿口狗牙!”

霍欣欣氣得麵色發漲發紅:“你……我看你這樣,天生就是給人當小三的料吧。”

霍欣欣深刻覺得麵前的女人就是照片裡的小賤人!

怪不得三堂哥會維護她!

她倒是想看看小三和正室到底怎麼撕逼!

“我告訴你!”薑酒一步跨出去,拽住她衣領,硬生生將霍欣欣揪到麵前:“我天生就是揍人的料!你再多廢話一句,我不介意去找個裁縫去把你嘴巴封住了!”

“……”

有些人就是欺軟怕硬,霍欣欣就是這種典型,見薑酒氣場淩厲,滿臉寫著‘我不好惹,你再惹怒老孃,老孃揍得你親媽都不認識’這一行字,她立即就慫了。

薑酒見她老實,很公正說道:“不過我也不會仗著自己資曆老,就欺負新人!你說不公平,那我們就比試比試,隻要你贏了,我就把e星副總監的位置讓給你來坐,怎麼樣?”

霍欣欣聞言得意一笑:“那你一會不要輸得太慘。”

“我怕你輸得哭鼻子。”薑酒道:“我們一問一答,由我這麼多人都做公正,誰先回答不出來或者回答錯了,就認定為輸。”

“我怎麼知道他們說得都是對的,萬一你事先買通他們來幫你,我豈不是很吃虧?”霍欣欣腦子難得靈通,隻可惜對上的對手是薑酒。

薑酒笑:“那就讓霍總幫我們判定,他是霍家人,也和我無關。”

“怎麼和你無關,你不就是照片裡的……”

“我來公正。”

霍慕沉出口的聲線淩厲刺骨,不給霍欣欣半點拒絕的機會。

“麻煩霍總了。”

薑酒禮貌頷首。

宋辭卻有點擔心,用食指指背蹭了蹭霍慕沉的掌心:“我擔心小九……”

無論小九怎麼贏,都會被霍欣欣誣陷是錯的。

更讓宋辭冷意侵心的是,霍欣欣一而再再而三認定薑酒就是照片裡的女人,本來這個帖子都快消失在大眾視線裡,淹冇得無影無蹤,偏偏每次她和霍慕沉一頭上頭條,或者是報道她為m&r做了什麼時,這個帖子都會蹭著流量藉著爬上來,分明就是背後有人不想讓她過得身心舒坦!

宋辭沉目,臉上的情緒異常平靜,望著霍欣欣的鹿眸被冷霾沾滿,思忖著想:“霍欣欣一進門就再三提起,她比任何人都瞭解帖子,那她就是……嗬嗬,好好好!麻煩不找她,不要命的小賤人偏偏總是送上門,伸出臉等著她打!”

霍慕沉凝眸,微彎著脊背,壓低聲腔,隻用他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小九在生意場上向來霸道,這是她做商戰的手段!

不用擔心,她比你厲害多了。”

薑酒前二十年活得太苦了,練就一身本領,渾身帶刺,現在自然冇幾個人能讓她受委屈!

宋辭偷偷翻了個白眼。

霍慕沉,您還真是時時刻刻不忘記貶一下老婆?

她似乎想到,等到他們七老八十了,一人坐一個搖椅,躺著曬太陽。

他白髮蒼蒼還要懟著她這個小老太太!

呸呸呸!

她是最美的,絕對不能變老!

霍慕沉比她大七歲,但是……他長相簡直人神共憤,即便是年邁到老,也會很帥的吧。

好氣啊,有木有?

霍慕沉揉了揉她腦袋,把她哼哼唧唧的小不滿收入眼底,抬頭道:“開始吧。”

薑酒點頭,率先問:“如果公司讓你割讓股份,而且理由讓你無法反駁,你該怎麼辦?”

“我是霍家千金,誰敢讓我割讓股份!”霍欣欣理所當然。

薑酒抽了抽嘴角:“即便是霍家在商場上也會有你死我活,我該說你天真,還是愚蠢呢!不如讓霍總來評判下?”

“生意場上隻有利益,冇有親情。”霍慕沉麵無表情道。

“可是……”

“冇可是,你已經輸了,凡事講究個願賭服輸。”薑酒輕抿的唇角揚起,溢位諷刺的笑容,看了眼腫成豬頭還一臉醬紫色的霍欣欣,讓她立馬想起一道菜‘紅燒豬蹄’!

“你得意什麼,我還冇問你問題,你要是輸了,我們才一比一扯平!”霍欣欣道。

“好啊,你問,我等著。”薑酒一隻手癱了下,讓她說。

霍欣欣思忖一分鐘,鋌而走險道:“你說有些女人要是做了人家小三,還妄想走後門進來,正室會怎麼和小三相處?”

這是尼瑪問題??

這和商戰有毛線關係??

話裡冷嘲熱諷對向宋辭和薑酒。

薑酒笑,笑得格外假:“霍欣欣,這和生意場上冇什麼關係。你問這個問題是安有所指啊。”

“哼!不管我問什麼,你都要回答!”霍欣欣認定她是理虧說不出理由,更加傲氣。

“好好好,我滿足賤人的想法唄,還能怎麼辦?”薑酒想起池也和嚴家訂婚的事,霍欣欣是知道她身份,特意挑中她痛處直直戳中她!

“你倒是說啊!”霍欣欣想薑酒是霍慕沉見不得光的女人,所以回答這個答案會無比的尷尬

可薑酒隻是笑笑,理所當然道:“我不要的東西當二手貨甩給其他女人,彆的女人吃剩下的,就像是吞了蒼蠅一樣,難受的是她又不是我!”

末了,她又道:“霍欣欣,你這麼想知道小三和正室會不會撕破臉,你是不是有這個想法,所以不好意思開口向我來討教怎麼做小三的經驗呢?

不過真不好意思,我隻有手撕小賤人的經驗,教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