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欣欣看霍慕沉如同看魔鬼,唇瓣被咬得泛白,但她內心還堅信,三堂哥會幫她,宋辭會得到教訓!

她一會一定要用高跟鞋狠狠踩宋辭的臉!

從小在上流社會中,因為宋辭和她年齡相仿,又是霍慕沉未婚妻,所有人都將她們作對比!

宋辭母親是唐詩,名動委婉的唐家千金,宋辭也繼承她所有美貌,甚至更加靈動!

而她母親是徐麗,二房從來又都不是最得寵的,向來都是三房的霍慕沉最得寵,所以徐麗從小就教導她要和三房親近。

霍慕沉性格寡淡,不近人色,尤其是對女孩子最討厭。

霍欣欣根本就冇辦法接近,她隻能去接近宋辭,討好宋辭。

她以為她放在霍家千金的身段去討好宋辭,宋辭就能乖乖的任由她擺佈,在她屁股後麵當一個跟屁蟲,可是……宋辭脾氣比她還大,比她還公主病!

霍欣欣到後來乾脆不討好了,反正她也發現有人比她更不想霍慕沉和她在一起,陸懷可就是宋嫣然特意安排在宋辭身邊,宋辭果然乖乖上鉤了,隻是冇想到霍慕沉居然還能忍……忍著去娶一個不愛他的女人!

霍慕沉微俯,脊背仍舊崩得直直的:“還敢挖我妻子眼睛?”

霍欣欣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嘴唇哆嗦著:“不了不了,我不敢了。”

“道歉。”

男人霸道命令。

霍欣欣抬頭看向她:“道歉?”讓她去向宋辭道歉?

“還想要眼睛就道歉!”霍慕沉麵無表情命令道。

“三堂哥,我……”霍欣欣對上霍慕沉不可違抗的眉眼,從地上爬起來,被壓著頭朝宋辭低聲嘟囔了句:“對不起。”

聞言,坐在凳子裡的宋辭唇角揚起諷刺弧度,又掏了掏耳朵:“聽不見啊,我的堂妹。”

“對不起,行了吧!”

霍欣欣不情不願大聲道歉。

宋辭將脊背拔直,從凳子上起身,走到霍慕沉身邊,伸手直接扣住霍慕沉大掌,懶懶歪頭貼到他肩膀,仰頭嘟著嘴巴:“老公,欣欣在和誰道歉呢,我怎麼聽不見呢?”

霍慕沉驀地鬆開她的手,看得霍欣欣眉開眼笑。

可下一秒……

男人蹙緊眉頭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消毒濕巾,細細為宋辭擦拭指縫,淡聲指責:“下次碰了臟東西的手彆拉我!”

宋辭尷尬的抽搐著嘴角,立馬就知道這廝潔癖症犯了!

她吐了吐舌尖:“知道了,老公!”

霍欣欣臉火辣辣的疼,眼火辣辣的紅。

她的臉就那麼……臟?

霍慕沉一向有潔癖,那剛纔為什麼抱宋辭就理所當然,冇有露出嫌惡感!

宋辭要是聽到霍欣欣內心委屈,一定不客氣的反諷回去:“我老公就喜歡抱我,你管得著?”

霍慕沉聽到後也一定會霸氣回懟:“抱我老婆要什麼原則?我巴不得把老婆抱成負距離!”

“恩,一會帶你消毒。”

“我明白了,老公我下次一定不會亂碰了。”宋辭說話時,眉梢染笑,斜睨著宋辭。

“宋辭,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羞辱我,對你有什麼好處!”霍欣欣咬牙切齒,她還想要再說什麼,可全都被霍慕沉犀利的眼鋒嚇得吞回喉嚨。

“霍欣欣,我隻是在教你怎麼做人,畢竟我們一家人!你也是霍家人,彆做了彆人手中的棋子,被人賣了還要幫人家數錢!”宋辭‘好心’提醒兩句。

“用不到你好心。”

霍欣欣冷哼。

宋辭難得好心對霍欣欣善勸一句,那是因為她不想多一個敵人,既然霍欣欣不領情,那她也麼必要用熱乎的鞋底去貼她的臉。

她還怕臟了鞋子呢?

“不用我好心,那你道歉吧,我聽著呢。”宋辭懶得和她廢話,她早會還冇開呢。

“宋辭。”霍欣欣深吸氣,從喉嚨裡擠出幾個字:“對不起。”

“叫聲三堂嫂聽聽?”宋辭忍不住調侃。

霍欣欣縱然心裡再不情不願,也隻能頂著兩道淩遲目光,對宋辭道:“三堂嫂。”

聞言,宋辭微微一笑:“真好聽,下次我回霍家,記得你也這麼叫!

我原諒你上次大鬨我婚禮的事了,往後我們還好好的是一家人!”

“誰和你是一家人!”霍欣欣挑眸,視線如火燒般暗瞪宋辭:“我冇鬨你婚禮,你再撒謊……”

霍欣欣突然感受到脖頸涼嗖嗖的,不敢再指責宋辭,轉頭對霍慕沉說道:“三堂哥,我已經對……三堂嫂道歉了,現在我可以當e星副總監了吧。”

宋辭默了下。

一個道歉就想換進入m&r的機會,臭美吧!

霍欣欣真是異想天開!

冇等她開足火力懟回去,一道英氣十足的話隨著身影一同穿透進來!

“我還真不知道一大清早,我不過是吃個早飯就有人敢搶我的位置!”

薑酒穿著一身黑白色精英職業裝,踩著黑高跟,氣場開足了一米八,咚咚咚踩著大理石地麵,走向混亂的戰場!

霍欣欣蹙眉:“你是誰!”

“e星的副總監!”薑酒極為霸氣的回道。

她抬頭睞了眼宋辭,遞給霍慕沉一個討好的笑容,轉而又遊移著視線看向宋辭,眼神裡寫滿張揚,好似在說:“不要怕,姐罩著你。”

宋辭看著麵前禦姐範十足的薑酒,內心賣力點頭:“小九好霸氣!”

“你憑什麼當e星副總監?”霍欣欣早就盯好那個位置,自然不能讓給其他人!

“因為那個位置本來就屬於我!”薑酒霸氣應,對霍欣欣這種初出茅廬,冇有半點工作經驗的萌新以單方麵碾壓氣場,直接將人拍在沙灘上。

在這一刹那,宋辭幾乎看到薑酒身上渾身散發著光芒,讓人不忍移目!

“你……我不服!三堂哥,這女人哪裡來的,憑什麼冇經過考覈就進m&r!”霍欣欣腦子不思考,開口時就已經給自己挖坑了:“m&r一向都不走後門,三哥你和這女人是什麼關係,憑什麼不讓她進行考覈就直接空降!我不服氣!”

末了,霍欣欣又諷道:“你是不是照片裡的女人才讓三堂哥對你這樣!我不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