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辭,隻和我一人說話,彆和彆人說。”霍慕沉咬著她的耳尖說。

宋辭推了推他的胸膛,隻拉開半指距離就又被霍慕沉抱得緊緊的。

“霍慕沉,你也太粘人了。”

薑酒打趣:“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三哥如此粘人呢!

三哥以前喝醉過,是在gsize的柔軟床墊裡,隨即健碩有力的身姿重重壓來。

宋辭瞪大眼睛,看到霍慕沉又俯身在她耳邊,剮蹭著她耳蝸,一遍又一遍的呢喃:“我愛你,小辭~我隻愛你,我一輩子隻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