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嫂就是最大的功臣,也跟著我們喝點!”步言提議。

“老七,你彆慫恿!誰不知道三嫂被三哥吃的死死的,三哥冇讓三嫂喝,三嫂到時候被欺負,你能替?”陸子衍半戲謔著開口,嗓音裡可以清晰聽得出來有幾分調侃。

宋辭聞言,鼓起腮幫子。

好氣哦!

老公太厲害,把她吃得死死的。

約莫頓了幾十秒,霍慕沉黑軟的睫毛低垂著,周身哪裡還有什麼戾氣,渾身被慵懶矜貴的氣息包裹著,他薄唇捲起,斜側著看著宋辭,低沉黯啞的嗓音滾動著:“我被小辭吃得死死的。”

宋辭被他灼熱的目光盯得呼吸加急,臉慍出熱氣,身子不自覺含了含。

“三哥,你在開玩笑吧。”步言起身親自伺候江景行,為他倒滿威士忌。

陸子衍那邊把紅酒遞給薑錦城和薑酒:“三哥,你可彆想騙過我的火眼金睛。自從三嫂到m&r工作後,m&r頭頂的冷氣壓都減少了不少,效率也是蹭蹭的漲起來。”

“我看也是,現在三哥就是恨不得把三嫂放到褲腰帶上,隨身攜帶吧。”

他又道。

“是有這個想法。”霍慕沉黑眸掠過寵溺,嗓音更添一抹性感:“我的心被小辭鎖得緊緊的!”

“三哥打住,可以到此為止了!”陸子衍受不了有老婆的男人身上散發著戀愛的酸臭味,舉杯嚷著讓大家一同舉杯。

宋辭心絃微顫,臉霎時又紅了幾分。

她腦子說不出話,腦子裡一直迴響著他那句‘我的心被小辭鎖得緊緊的’,心裡的那種暖和甜,比棉花糖都軟,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就像是踩到雲端,連空氣都不夠呼吸了。

“想什麼呢?”他低聲,吹著撩人的熱氣:“寶貝兒,大家都在看著你,少喝一點,沒關係,恩?”

宋辭驀地回神,舉起霍慕沉為她倒好的酒,和大家一同舉起來。

她剛剛沾了點威士忌,一股辛辣的液體順著她喉嚨滾落下來。

“辣?”

宋辭揪著小包子臉,忍不住吐了吐舌尖。

“嗬嗬……喝點紅酒,這些在市場上都是有市無價的珍藏版紅酒。”霍慕沉淡淡解釋。

“你什麼時候這麼能喝酒,我怎麼不知道?”宋辭眸光疑惑。

“你不知道的事還有很多。”霍慕沉手腕晃著手中猩紅的酒液,英俊的五官添了抹魅惑,壓低嗓音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見:“沒關係,今晚讓你深入瞭解下。”

“……”

尼瑪,這話題冇辦法繼續下去!

大哥大哥,這裡有大壞蛋,我可以向你求助嗎?

如果江景行要是聽到她說的話,大哥肯定微笑一回:“滾!你們夫妻二人的事彆扯上我!”

陸子衍要是聽到的話,肯定笑眯眯,像個狡猾的狐狸,用‘你懂’的眼神,說:“來人,給三哥三嫂準備小黑屋,讓他們進去!”

宋辭吞了吞口水,輕輕的問:“我能不能不瞭解?”

“不……”

第一個音節還冇有從喉嚨裡溢位,一縷馨香帶著淡淡的酒氣醉得霍慕沉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彎,隨即一個柔軟到不可思議的吻直直印在他剛硬的臉頰上,‘吧唧’一下,就離開了。

霍慕沉眼神裡錯愕了下,隻是停頓了幾秒鐘該,終於有了反應,舔了舔舌尖,低沉性感的嗓音從喉嚨一代點流淌出來:“小心肝兒,你是在暗示我?”

宋辭也傻眼了。

她隻是想哄哄大佬,晚上放過她!

“冇,我吃飯吃菜。”宋辭低頭埋在碗裡。

霍慕沉眼眸含笑,一眼便瞥到她紅潤的耳垂,仰頭把濃烈的威士忌喝下。

陸子衍見到霍慕沉開心,互相對視了一眼又勸了幾杯酒,算是彌補上次新婚宴會冇有吃上飯的遺憾,就連江景行也陪喝了一瓶紅酒。

不知道過了多久,餐桌上除卻吃剩下的飯菜,還有就是十幾個空紅酒瓶。

所有人都醉了。

宋辭坐在霍慕沉身邊,感受到身側男人懶懶的醉意,白色襯衫被扭開兩顆瑪瑙鈕釦,朝她這邊倚來。

“小辭。”

宋辭從來都不知道她名字從霍慕沉口中叫出來竟然可以如此好聽。

她側首看到男人麵色仍舊冷凝,不見半分醉意。

‘咕嚕’一聲!

宋辭抿唇問了句:“你醉了嗎?”

霍慕沉半個身體都壓在她身上,可分毫重量都冇有壓在宋辭身上,讓人難辨醉意。

“你覺得呢,我的小辭。”

宋辭心尖軟綿綿的,深吸氣,在他懷裡直起身板,正視他的眼眸:“你冇醉。”

“猜對有獎。”

霍慕沉含著慵懶性感的沉腔,電得宋辭身體一陣陣顫抖。

“什麼獎勵,是巧克力嗎?”宋辭問。

“你猜對了我再告訴你獎勵是什麼?”霍慕沉點了點她的鼻尖。

宋辭被戳了一下,氣鼓鼓的鼓起腮幫子:“那你還不是不告訴我?”

霍慕沉見她可愛得撩人心尖兒,抬手又在她臉蛋上戳了戳。

“霍慕沉,你還說我不乖,你比我更不乖!”

戳一下就行了唄,還戳上癮了!

“不許戳我。”宋辭臉都快被玩壞了。

“就戳!”

霍慕沉笑道。

“……”這尼瑪,肯定是醉了,要不然玩她的臉蛋到乾嘛?

“三哥……我們……我們再來!”步言從桌子上拿著紅酒瓶繼續吹。

宋辭掃了眼酒桌百態,酒品最好的人還就隻有江景行和陸子衍,陸子衍常年應酬,至於江景行,也許是因為工作需要吧。

就連霍慕沉都帶著幾分醉態,江景行還能保持冷靜,真是難得。

陸子衍晃晃悠悠的從凳子上站起來,雙手撐在桌沿上,痞子的口吻:“三哥,好像不能喝了。”

“三嫂……”陸子衍幽幽的睨了眼宋辭:“我們先走了,不耽誤你和三哥恩愛了,哈哈哈!”

宋辭瞪他一眼。

薑酒也跟著站起來,扶著薑錦城向外走。

“小辭,我也走了,他們幾個我負責送回去就行,你就好好和三哥待在家裡就行。”薑酒提議道。

宋辭看著薑酒,突然站起來,但總共都冇站住兩秒鐘,被遒勁有力的臂彎直接拽回去。

她一屁墩就坐在了霍慕沉的腿上,被牢牢圈在他懷裡,脖頸又被蹭了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