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看著霍總帶著霍太太開車離去瞬間都是激動的!

人群裡隻有一個人壓著眉眼,她滿心滿眼都隻剩下憤怒,半點都冇有開心,整個人都被熊熊怒火燃燒了!

霍慕沉能為宋辭做到這種地步,也能為她做到那種地步!

她剛表明心意,霍慕沉就示愛宋辭,這分明就是……打她的臉!

霍慕沉對她厭惡得連看她一眼都覺得噁心,多說一個字都嫌棄,卻抱著宋辭,說著數不清的情話。

霍慕沉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哪點比不上宋辭!

她微微眯眸,唇角緩緩勾起,心裡冷笑:“沒關係,宋辭上次誤食了不能懷孕的藥,她一輩子都不能懷孕。

在霍家這種大家族裡一個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就算是再優秀,背景再雄厚,也隻能讓道!”

蘇雪凝嘴角癲狂的笑了下,狠狠用高跟鞋碾著腳下的玫瑰花瓣,直到玫瑰花瓣都看不出原來的模樣,潔白的地麵被染紅了,纔不甘心的離開了。

……

可蘇雪凝的陰謀並冇有得逞,卻還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霍慕沉帶著宋辭離開。

宋辭坐在副駕駛上,側首看到男人不苟言笑的唇角都翹著一絲淺淺的弧度,讓他冷肅的麵龐多了抹柔和:“老公,我們一會去哪裡?”

“回家。”

“回家做什麼?”宋辭眼皮跳了跳,心裡揣測:“霍慕沉不會把超市搬回家了吧,如果真的要是這樣的話,會不會有很多零食可以吃。”

她想著想著唇角都翹得高高,和男人的隱忍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霍慕沉餘光掃了眼,出口的嗓音帶著冷氣:“你不用想了,我不會把超市搬回家。”

“霍慕沉,我怎麼想什麼你都知道,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宋辭哼了聲,傲嬌的扭頭。

“生氣了?”

“你說過要帶我去買零食的,你這個大騙紙!”宋辭緊緊鼻子,衝霍慕沉做了個鬼臉。

單獨和霍慕沉在一起的宋辭,就像是個孩子,無所顧忌。

“一包零食值得我去陪你逛街?”霍慕沉道。

“一包?你不說十包?”宋辭瞪大眼睛,言語裡都是孩子氣的稚嫩。

“剛纔接吻不專心,冇了。”

霍慕沉看著她,低聲道。

宋辭啊了一聲:“霍慕沉,你老欺負你老婆,你兄弟知道嗎?他們肯定都不欺負老婆的。”

“嗬嗬。”

“你笑什麼?”

“我笑我的小辭太天真了。”霍慕沉勾了勾唇角,打了個方向盤,讓邁巴赫入車庫,穩穩停下車子,解開安全帶,側肘隨意搭在她的後腦座椅上。

“為什麼?”

宋辭回頭剛好對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

“因為他們都冇老婆。”

宋辭:“……”

尼瑪,這是什麼藉口!

宋辭無法反駁,她哪裡知道霍慕沉排行老三,卻是最先娶老婆的一個人!

“這不公平!那一包零食在哪裡?”宋辭攤開小手,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霍慕沉都被逗笑了,看著這團白白的小奶貓,從車盒裡慢慢拿出一盒巧克力,心形的。

宋辭眼神立即就亮了,舔舔唇瓣:“這是要給我一盒巧克力?”

“恩,小辭你告訴我,你討厭死我了?”霍慕沉緩緩扯開絲帶,一整盒巧克力完完整整在他修長的指尖顯現著。

宋辭心疼的蹙起秀眉,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似的:“冇冇冇,我家老公最好了,我愛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討厭你呢?”

“哦。”霍慕沉淡定的回了句:“是誰在日記上封麵上寫著討厭我的話。”

宋辭一噎:“可是……等一下,你是怎麼看到我日記的?”

“用了我生日做密碼,還以為我不知道?”霍慕沉嗬嗬笑了出來,帶著感染力。

宋辭臉‘唰’地一紅:“你還看到上麵的內容了?”

她用霍慕沉生日做密碼?

霍慕沉的生日,還是她後來自己偷偷查的啊!

“恩,傻兮兮的。”霍慕沉不客氣的給了個評價。

“當時年少不懂事,寫出來的都是瞎說的,你就當做冇看見哦。”說著說著,宋辭就把小爪子伸向巧克力,被一巴掌拍掉了,疼得她痛乎乎的,收回自己的手,揉了揉紅紅的手背,哀怨的看著霍慕沉:“我自己都不記得我當時寫了什麼,老公你就不要和我斤斤計較嘛,我很委屈的。”

“真不記得裡麵寫了什麼?”霍慕沉反問。

宋辭猛點頭。

霍慕沉挑了眉頭,小辭果然不記得日記裡寫了什麼。

“老公求放過。”

“嗬嗬。”霍慕沉冷笑一聲,卻也隻是把其中一塊巧克力遞給宋辭,剩下的又扔回抽屜盒裡。

宋辭目光呆滯了兩秒,眼睜睜的看著手中隻有一塊巧克力,乾巴巴的躺在她手心,她是吃呢,還是不吃呢?

“老公,就一塊??”

大佬,你是認真的嗎?

“恩,吃多了,對牙齒不好。”

“我是大人了,不至於吃快巧克力就把蛀牙了吧,而且我也可以刷牙啊。”宋辭抗議,伸手又去抓巧克力卻發現抽屜盒被上了鎖,氣得瞪霍慕沉:“霍慕沉,你也太摳門了,你老婆就要一塊巧克力都不給!”

“我不喜歡這個味道。”霍慕沉如實道。

“你不喜歡,為什麼不讓我吃?”宋辭眼角抽搐了兩下。

霍慕沉似笑非笑的眼眸夾帶絲隱匿翹起的弧度,長臂忽然勾住她脖頸,把人拉到麵前,在她軟軟的唇瓣上親了一口。

“吻你的時候會有巧克力味。”霍慕沉低沉道:“我不喜歡吃甜食。”

宋辭太陽穴突突的跳動了兩下,竟無言以對。

她內心狂嚎:“我用你吻了嗎?用你吻了嗎?”

“你的表情讓我看起來你對我很不滿,那你這塊巧克力也不用要了。”霍慕沉伸手就要拿走她手中所剩無幾的‘倖存者’,嚇得宋辭連忙包開包裝紙直接把巧克力扔到喉嚨裡,但還冇來得及好好感受巧克力的味道,刹那間就滑到了喉嚨裡。

她一怔,小臉一垮!

“嗬嗬,傻姑娘。”霍慕沉又輕問:“小辭,你告訴我一件事,我就再給你一塊巧克力。”

事出反常必有蹊蹺!

平常嚴格控製宋辭吃零食的霍慕沉突然大發善心同意給她吃,這不是陷阱是什麼?

“你彆問,我大不了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