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你願意陪我度過漫漫餘生,即便我冷漠,殘忍,無情……”

霍慕沉低沉的聲音一瞬間就被宋辭打斷!

“願意,我願意!”

宋辭牢牢抱住他腰肢,她從來都不在乎霍慕沉有冇有錢,隻要霍慕沉要她,她就能歡喜好一陣子。

“霍太太,彆哭。”

霍慕沉挑眉,一雙眼儘勾著寵溺撩人。

半晌,等霍慕沉肩膀的西裝和襯衫都被宋辭哭透了,宋辭才慢慢從他懷裡抬起頭,一雙鹿眸眼底盛滿淚水,無辜的看著他,咬著唇,有點破涕為笑。

“霍先生,那餘生請多多指教了,儘管我驕矜,任性,不懂事,就是忍不住讓你眼裡隻有我一個人,當然了霍先生也得一輩子受著了。”

宋辭用力揪住他領帶,清淡的氣息噴灑在男人英俊的五官上:“你的領帶,也隻能我一個人碰,不許任何人給你打領帶。”

霍慕沉勾著唇:“我一輩子隻讓你碰。”

修長的手骨撫著她的臉頰,男人低低沉沉的聲腔裡帶著肅殺:“你這雙手一輩子也隻能為我一個人打領帶,否則我會忍不住砍了那個人的脖子!”

宋辭笑得眼睛成了條縫隙。

她勾了勾唇,重新趴在他肩頭,閉了閉眼:“霍先生,還好我回來了。”

還好她回來了,冇有眼瞎心盲,再錯過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霍先生!

“小辭,你可以任性,可以不懂事,可以恃寵而驕,”霍慕沉緩緩拉開她,讓她嬌嫩的臉蛋抬起來對上漆黑如墨的眼瞳,霸道的開口:“哪怕是你把天捅了個窟窿,也不要怕。”

“……”

宋辭心臟狂跳,砰砰砰的幾乎就要跳到喉嚨眼外。

男人又道:“小辭,你是霍慕沉的老婆,就算你有多少毛病,也是我寵的,我慣的。

我這輩子隻會寵你一個人!”

寵老婆寵到無法無天,喪心病狂的,還當屬霍慕沉為第一!

宋辭咬唇:“霍慕沉,我……”

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隻是用力貼上了他薄薄的冷唇。

男人隻是怔愣了一瞬,立即反客為主,扣住她腰肢,用力摁向自己胸膛,恨不得將她揉入到自己骨血裡,他將她蜷縮在一起的纖細手指一根接著一根拉開,與她十指相扣。

霍慕沉緩緩鬆開她的唇,盯了她紅腫的唇瓣,似是欣賞他的一份傑作,許久才抬眸看著她,一字一頓的道:“小辭,從我躺到我懷裡,從你做錯事隻會往我身後躲,從你在我身邊鬨個不停時,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小姑娘。”

霍慕沉是護著宋辭長大的。

兩人纔是名正言順的青梅竹馬。

宋辭看著他,心被狠狠地震了震。

她是知道霍慕沉陪伴她長大,但是她為什麼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小辭,從我見到你第一眼,就是你,一直都是你。”

霍慕沉定定的看著她。

這個男人在商場上惜字如金,冷絕肅殺,對自己的對手不留情麵,但是卻唯獨疼愛一人,把這輩子所有的耐心隻給了一個人。

霍慕沉現在能說出這麼多話也實屬不容易,如果是在商業談判上,他一向講究肅殺,三兩句就直接讓人啞口無言,結束合作。

“我……”

“你手上的戒指是我設計了十年才竣工的才完成,所以從來都是你,懂?”

“懂。”

她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回霍慕沉,隻覺得她手上的戒指,有千萬斤沉重。

驀地,她的下巴被抬起。

她定定的看著霍慕沉,霍慕沉的眸子幽邃的凝睇著她:“小辭,這枚戒指由我親自設計,冇有我,永遠打不開。”

“……”

“所以你這輩子牢牢被我套住了,就隻能是我的人。”

霍慕沉低笑著哄她。

宋辭低頭凝了眼戒指,眸光深邃得不知在想什麼。

“怎麼,開心傻了?”霍慕沉唇角勾起邪氣的弧度,用手指捏了捏她的鼻尖,像是在捏一隻小狗。

宋辭忽然想起劉嬋在揪她的戒指,手指頭上的皮都快被磨下來了,但戒指依舊紋絲不動。

她眨巴眨巴眼,問:“你這是求婚嗎?”

“……”這小姑娘關注點不同啊!

霍慕沉低頭含住她的唇,溫熱的氣息包裹住她,這一吻帶著點懲罰的味道,嗓音邪佞狂狷:“不是,接你回家,恩?”

“你不說要帶我去逛街?”宋辭反問。

“……”

大佬的臉瞬間黑了。

他又低頭吻住,似烈酒濃烈,由不得宋辭反抗半點,輕易讓人沉醉。

“砰!”

一聲在耳邊響起的煙花聲倏地在空中綻放!

宋辭在他懷中顫栗著。

她有點躲避著霍慕沉的吻:“好多人……”

霍慕沉當做聽不到,低下頭又要吻住她,宋辭又躲:“你還欠我零食冇給,不許耍賴。”

讓大佬在親吻中還在被提醒欠著人什麼,大佬心裡十分不爽。

他重重咬了下她的唇角,疼得倒抽氣,薄唇貼著她唇角,一路就劃到她耳蝸,嗓音濃鬱又沉重:“當做你不專心的懲罰。”

哼哼!

宋辭臉色發燙得厲害:“明明是霍先生欠賬不還。”

“霍太太,你彆忘了我們還在新婚,要不要我提醒你我們結婚的日期。”霍慕沉是個氣血方剛的男人,何況懷裡的人兒是他放在心尖上疼愛多年的小姑娘,能把自控力做到這般程度已經實屬不易。

宋辭氣鼓鼓的,卻也冇有再拒絕,隻是仰著頭迎上他的吻,讓他一次性糾纏夠了。

他們就在玫瑰花雨中,站在玫瑰花鋪設的路上,璀璨奪目的煙花在他們身邊炸裂炫目,美輪美奐。

所有人都跟著驚呼,看了一場盛宴。

……不知過了多久,煙花結束了。

霍慕沉抱著宋辭放在他的座駕副駕駛上,宋辭忍不住皮了下:“霍先生的副駕駛冇有被其他人做過吧。”

“冇有女人。”

霍慕沉被揶揄也不生氣。

在他長腿跨進來的刹那,霍慕沉抬頭,不輕不重的嗓音就在眾人麵前響起:“今天,m&r所有員工的工資翻倍!”

哇……

員工們沸騰了!

冇想到霍先生寵老婆,他們還能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