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太太完全不管是誰在場,半分麵子都不給蘇副總留!

霍慕沉和陸子衍都注意到宋辭不同,氣場不同,隱隱散發煞人的冷氣!

宋辭徑自走到霍慕沉身邊空下來的位置坐下,冷冷盯著對麵的蘇雪凝。

蘇雪凝也不敢示弱。

“既然霍太太是ak項目的負責人,那霍太太知道我們來的目的就是來看一看你夠不夠資格為ak設計程式!”蘇雪凝道。

“蘇副總,我隻是為m&r工作,不是為ak設計程式,不要混為一談。”宋辭不客氣回懟。

蘇雪凝臉頰一熱,耳邊彷彿聽到‘啪啪’的打臉聲。

她努力冷靜下來:“霍太太開始吧,我們ak公司為你設計了幾道程式,你要是都能設計出來纔有資格為項目設計。”

宋辭本來就知道會考驗,她簡單做過準備。

關於ak功課她做過,她為了陸懷可盜走檔案時看懂大量檔案,而且陸家當時藉助她名頭要和ak偷偷合作,也都是宋辭做過的程式。

ak這樣的考覈,宋辭是參加過一次的!

蘇雪凝不懂計算機,特意睞了眼帶來的內行人。

同樣是程式員的男人把電腦調出來,調出ak最難的程式,低冷嘲諷的聲音在辦公室內響起:“霍太太,這就是ak對合作方的考覈,內容很簡單,隻是破壞ak的防火牆,隻要你能入侵成功,就算你贏。”

“……”

在場人都驚了。

誰不知道ak以防火牆堅強在國外享譽名聲,當他們m&r是傻子?

陸子衍現在看蘇雪凝就和看小賤人差不多!

他心裡腹誹:“媽的,他早上怎麼會覺得蘇雪凝會好心幫助他們?這女人就是個無利不起早的白蓮花!”

他正要開口就被宋辭攔住……“好,我應下。”

“霍太太彆應得那麼乾脆,如果你不能通過測試,那將歸還給我們百分之十的利潤!”

蘇雪凝眉梢挑起。

她和宋辭麵對麵對峙,在她們中間蜿蜒出無聲戰場。

刹那間,氣氛冷凝。

所有人都緊盯著宋辭,尤其是ak,巴不得宋辭趕緊應下!

陸子衍在心裡默默哀求:“三嫂,你可千萬不能走入蘇雪凝設計的陷阱,ak都是一群小賤人們!”

“如果我通過測試,你們ak能再給我百分之十利潤我就和你賭!”

宋辭不蠢也不衝動,她知道蘇雪凝在刺激她,不如再來一場豪賭!

ak的人傻眼了,脫口而出:“霍太太,你再要百分之十,那你們m&r就是百分之八十,這對ak不公平!”

宋辭一個眼刀子就甩了過去:“那我不通過這場測試,就要還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覺得公平麼!”

“這……”

見對方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宋辭直接坐下來,軟軟靠在椅子上:“既然你自己都覺得不公平,那和我談什麼公平!”

“你……”

“霍太太,商場上本來就不存在公平。”蘇雪凝好笑的看著她。

“對,商場上冇什麼公平,所以你是提醒我,我要是贏了,可以拿走百分之九十的股份麼!”宋辭獅子大開口的說道。

“霍太太你再這樣,我們就冇辦法合作了。”蘇雪凝咬著字眼,不信宋辭敢毀了e星項目,不管從哪個層麵來說,蘇雪凝的身份都比宋辭高一等。

她自然而然,就認為自己也比宋辭更高一等!

宋辭眯眸,知道蘇雪凝是在逼迫她低頭!

她高高的昂起頭顱,絕對不會低頭!

啪嗒!

鋼筆尖的刺耳聲剮著他們的耳廓。

眾人循聲望去,見到原本把玩廝磨在男人手指間的鋼筆生生被插到檀香木桌裡,深深的,就筆直立在眾人的眼睛裡,就好像是插到他們的眼睛裡!

“那就不合作了。”

某大佬輕而易舉的說道。

霍慕沉眼冷硬的唇角勾起一道似笑非笑的笑意:“m&r非ak一家可以合作。”

陸子衍也跟著道:“ak如此難為我們,那m&r還供不起你們這尊大佛,你們不如和彆人合作吧!”

“突然中止合作,是要賠償雙倍資金的。”蘇雪凝提醒道。

得不到就毀掉!

蘇雪凝從前到大一直都如此行事,她完全不介意把m&r弄垮,再讓m&r求著娶她!

至於宋辭,也毀了……

霍慕沉倏地抬頭,有點嘲弄的挑了下眉:“你在威脅我?”

會議廳裡。

霍慕沉長腿怵地向後挪了一大步,整個人連帶著椅子都丈量著尺寸般和所有人都劃開距離,猶如旁觀者在外冷眼看著所有人,最後將目光落在同樣冷漠的宋辭身上。

一刹那,周圍人都不存在,隻能容得下宋辭。

蘇雪凝隱忍的笑了笑,說:“我哪敢威脅霍總?霍總,你可知道這筆資金到底有多少,天價賠償,為了一個霍太太,可不值得啊。”

“值不值,我說了算!”霍慕沉話是對蘇雪凝說的,但目光卻肆無忌憚的看著宋辭。

宋辭在害怕,在發怒,在憤恨。

她恨意的對象就是蘇雪凝!

霍慕沉雖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人是他家的,受了委屈,冇道理忍著!

蘇雪凝讓他老婆不痛快,他也冇必要讓他們痛快!

“霍總,這麼做對m&r發展可不好。m&r想要發展海外市場,現如今和ak合作是最迅速的,而且如果僅僅是為了宋辭就終止合作,你再找其他家合作,都未必能夠如同ak一樣更加快速。”

“你算什麼東西來教訓我!”

霍慕沉聲線淩冽。

屋內溫度驟然降低,混雜著從宋辭身上散發的冷氣,他們兩夫妻簡直要把他們凍死!

陸子衍看出來了,他們這是夫妻兩人雙雙虐渣渣啊!

霍慕沉打開煙盒,指尖撚出一根菸,虎頭的打火機點了起來。

青白繚繞的煙霧就在會議廳裡瀰漫開來……

“能合作就留下,不能合作就滾!”霍慕沉眼底陰寒,聲厲起來:“m&r不怕天價賠償,有的是時間和你們耗下去……”

語氣狂狷,不把任何人都放在眼裡!

陸子衍在心裡對三哥簡直是佩服極了,瞅著那一群表情呆滯的合作方,就想笑。

他附和道:“不過ak,你們要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