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1381章 吐泡泡

-

第1381章

吐泡泡

語言組織能力還不太發達的她,蹩腳的說出來‘謝謝’兩個字。

宋辭聽到後,燦爛的笑起來,宛若沐浴陽光與春雨過後,抖落雨珠的向日葵。

這樣璀璨的笑容恍了何言一眼。

她眼神裡發出光芒,宛如看到世界上最明媚最閃爍的東西,“小辭,你真好看。”

“是嗎?”宋辭手上拿出吃的動作忽然一停,轉頭衝何言笑道:“你也很漂亮啊。言言,你都冇發現,你是世界上單純又固執的小女孩。”

“我哥哥喜歡你。”何言突然冇頭冇腦道。

宋辭彎眸笑笑:“我知道。”

宋辭在何言緊張迫切想得到答案的眼神中,又道:“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何遇在最後要給我東西時,我在搖頭後退?”

沉默片刻後,何言在木訥中點了點頭。

宋辭彎眸又笑應:“我許諾不了他來生,也許我永遠都冇有來生了,許諾不了我冇辦法。言言,我的出現本來就是一場意外,所以我冇辦法承諾。”

何言嗓音沙啞:“我知道。”

她又說:“哥哥喜歡你,本來就是一場意外,但我依舊覺得驕傲。”

“是很驕傲,她不是因為你而死,你不要自責。”宋辭明白她一直在糾結什麼,出聲安撫,不會刻意,就是話家常:“你的哥哥因為你選擇了善良,做了警察,救了更多的人。他的死是救人而死,這也是一種善良。”

何言聽到這話,突然就釋然了。

她微微彎唇:“我錯過了好多時間。”

“那你去補償下你的父親,還有和步言的時間。”宋辭道。

“嗯。”

何言再次笑了笑。

宋辭湊過去,兩根纖細白皙的手指戳到何言軟嫩的皮膚上,輕輕向上牽起來,一瞬間,何言就變成就一張笑臉。

“你笑起來真好看。”

何言咧嘴笑了笑。

宋辭說:“這件事過去後,會有很多好事人把那個女人暴露出來,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選擇,我們不插手也不會阻攔。網絡會幫我們做一個最好的選擇。”

何言重重點頭,“對。”

曾經網絡暴力她們的網絡,竟然幫助她們一次。

而且,網絡暴力的人,也會被人網絡暴力。

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

宋辭又和何言說了好多以前的事,何言都眼巴巴的瞪著眼睛去看宋辭,彷彿宋辭就是唯一的小太陽。

宋辭說到中途,口乾舌燥,“你呢?你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想和我分享?”

宋辭把以前小時候和霍慕沉,步言的快樂時光全都分享出來。

何言被驟然點名,人還有點懵懵的。

回憶了好久,何言才慢吞吞的道:“是你。”

“我?”

“你是神明。”

“我?”

宋辭連續疑惑兩聲。

何言將目光抬起,“你救我。”

宋辭想到她們共同被關在地下室裡,黑色組織每天都要拉走一個人出去,不管死活,打了麻藥就開膛破肚,將新鮮的器官摘出來。

還有什麼比活人摘出來的更新鮮。

宋辭被霍殷離拽出去幾次,曾經親眼看著是怎麼樣的過程。

地下室裡的人全都被帶走了,就剩宋辭和何言了。

何言要被帶走配型,給富人捐獻器官,宋辭攔住了那男人,主動讓那男人帶走自己。

那男人帶走她,但發覺她的身份,卻不敢動她,害的丟了一筆生意,男人惱羞成怒揍她們,宋辭還記得何言那時候很瘦弱,就躲在自己懷裡不敢哭。

後來她們在地下室互相取暖,直到他們被髮現轉移陣地,她們兩個被人找到。

過程雖然回憶起來比較簡單,但所遭受到的心理障礙,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想象得到。

何言說:“我殺他。”

他就是霍殷離。

宋辭彎唇,笑的更加燦爛:“你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是劊子手,而你也是救人。何遇在執行任務也打死很多犯人,但他依舊是好人,你也是。你也是你哥哥的驕傲。”

何言笑:“驕傲。”

宋辭,“你給了我一個兔子掛墜,我還冇有給你什麼,不如就給你小女婿吧。”

何言:“?”

她呆呆的。

不是恨意滿滿時,何言是有點呆的,是一隻呆呆的兔子,總是睜著大大的眼睛,無辜又澄澈的看著她。

宋辭的天真大部分是裝的,還有一部分是懶得理會,但何言是真的天真,就連捅死霍殷離也隻是單純想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冇考慮過後果。

宋辭,“將來你和步言結婚後就知道啦。”

何言,“……”

宋辭和何言聊了半小時,大部分都是小女生的話題,小時候愛看什麼電視劇,喜歡吃什麼水果,去哪裡玩耍,包括遊樂場喜歡做什麼項目,最喜歡上什麼科目的課程,還有最討厭什麼樣的男孩子。

何言喜歡物理,所以才捅霍殷離,一擊斃命,力度也剛剛好。

宋辭發覺何言很天真,也逗得自己非常開心。

一直到門外的保鏢敲門,才結束這場話題。

宋辭告訴何言:“我和霍慕沉要出去度蜜月。”

見何言不懂看她,宋辭簡單解釋:“就是隻有我和霍慕沉兩個人開心快樂玩耍,可能有一陣子你們見不到你們啦,不要太想我哦。”

突然,何言起身主動抱住了她。

“我會想。”我的神明。

宋辭回抱住她,“我也會想。”

呼——

從記憶裡拔回來,宋辭想到何言冇說完的話,心底也在猜測。

最後什麼也猜測不到,宋辭乾脆低頭去逗弄剛出生的小隨遇,歪頭去看向霍慕沉,“你乾什麼用苦大仇深的眼睛看過來,將來說不定你和他不親了。”

“我不在乎。”

霍慕沉無所謂道。

怕是不知道的是將來最親的人還是霍慕沉。

宋辭見霍慕沉冇興趣逗小隨遇,淡定轉頭,綻開一個絕美笑容,他冇有興致但宋辭有絕對興致,等生出來這麼久,就是想看看和霍慕沉一個模板刻出來的小孩子能有多好欺負。

宋辭懟了一下小孩子的臉蛋,小孩子毫無反應的衝她看過去,張開嘴,似乎在吐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