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0章

我們回家

霍慕沉回來時,宋辭正趴在床邊玩被角。

見到他推開門,眼神倏地亮了,比小太陽還要明亮,“你回來啦!剛纔外公把小隨遇抱過來啦。外公和我說,小名要我們來起。”

霍慕沉走過來,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外公和你說名字了?”

“說啦,叫景隨遇,名字真好聽。”宋辭說起名字時笑眯眯,彎起來像月牙一樣,彎彎又好看,“那我們給小隨遇起什麼名字?”

“你來定。”霍慕沉溫和從容,俊朗的眉目間都是溢位來的寵溺。

修長白皙的骨節輕輕撫摸起她的臉蛋,“我家小辭起什麼名字,我都喜歡。”

宋辭秀氣的眉毛微微拱成好看的弧形,糾結半天,都冇有想出一個好名字,“我真的想不出來,也不知道小隨遇喜歡什麼名字。”

“他的意見不重要,你的才最重要。”霍慕沉說話直截了當,完全冇把景隨遇考慮在內,眼神裡全都是自然的寵溺。

景隨遇:……

我謝謝你哦!

宋辭被哄得一個鼻涕冒出來兩個泡泡,完全忘記景隨遇喜不喜歡,“那就叫雪糕吧。”

霍慕沉俊朗的容貌上全都是柔和的光芒,剛硬的男人把為數不多的溫柔全都給予宋辭,就靜靜的看向宋辭在思考名字。

宋辭驀地抬頭,看向霍慕沉黑漆漆不見深邃底端的眼底洋溢著寵溺之意,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她忍不住的往霍慕沉懷裡拱去,把他的大手拉過來,墊在自己柔軟的小臉上,像小奶貓一樣,輕輕蹭了蹭,“霍慕沉,要不就叫小隨意也可以。”

“怎麼突然想叫這個名字?”

“因為你隨意起的名字啊,你也是孩子爸爸啊,這名字我也喜歡。”宋辭回過神來去看霍慕沉如神邸般的麵容,“就叫小隨意了,等以後我們再有寶寶再叫小雪糕吧。”

“為什麼還會有?”

霍慕沉眉頭微微蹙起,不想宋辭再承受一次生育的痛苦。

宋辭歪頭想了會兒,隨後咕噥道:“唐家都有兩個,這是傳統。”

“傳統可以用來打破,你隻要乖乖在我身邊,什麼樣的傳統都可以打破。”霍慕沉拍了拍她的腦袋,“彆多想,等會我帶你回家。”

“那小隨意和我們一起回家嗎?”對於突然出現的小萌寶,宋辭比較興奮,抬起頭,目光晶亮看向霍慕沉,“我以前就在電視劇裡見過有人把小孩子撞進籃子裡,拎起籃子就能把人帶走,我們也可以這麼拎嗎?”

“可以,但你要是掄起來拎,討人精受不住。”霍慕沉腦海裡已經自動腦補出宋辭拿起搖籃來回輪著玩耍,就算霍慕沉對討人精冇有過分深刻的愛,但也要保護他安全長大,至少要有人來賺錢養活小辭。

霍慕沉想的很遙遠,如果有一天自己先小辭一步離開,小辭尚且還在人世,討人精就負責賺錢給小辭,讓她花錢。

宋辭歪頭看向霍慕沉,沉浮過後,眼神裡還有懵懂,澄澈。

霍慕沉揉了揉她腦袋上豎起來的胎毛,“我們回家。”

“好,我們回家。”

宋辭認真看過去,眉眼笑得彎彎。

說回家就回家,宋辭來醫院時比較突然,生產又比較順利,所以來去都冇有準備什麼東西,回家收拾得比較快。

等到離開醫院時,步言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跑出來,衝坐在車後座內的宋辭揮起小手絹,“三嫂,你一個月後一定要來經常看我,你不回來我和兔子會很孤單,兔子也會很想你。”

宋辭聽到步言的請求,拿起自己手機上的兔子掛墜,衝步言搖了搖,“步言,我會回來,你告訴兔子,我會回來看她,一定會。”

霍慕沉見他們隔空喊話的心酸,從另一側下車,大步邁過去,一手拎起步言衣領,直到宋辭車門旁邊纔將人放下來,沉聲道:“不用喊話,不是一輩子不見麵。”

步言和宋辭臉上頓時出現尷尬。

步言尷尬的撓撓頭,突然看到了什麼,驚訝道:“三嫂,這是兔子給你做的嗎?她什麼時候去找你,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你隻要知道你和兔子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會親自參加你們的婚禮。”宋辭真誠的祝願,眉眼笑得彎彎,比月牙還要彎,瞳孔比月牙的光還要澄澈。

步言心頓時安下來。

抬起頭對霍慕沉看去,“三哥,這次,我真的可以獨立了。”

霍慕沉用一種鄙夷不屑的眼神看去,是真的鄙夷,“那你在結婚時,彆哭得淚一把哭一把就行。”

步言:“……”

一點點感動的氛圍瞬間就被打破。

等終於敘舊離開,宋辭從後視鏡裡看到從不出現在人群裡的何言,穿著一身筆挺的小黑裙站在人群裡,目送她們離開。

宋辭扭過頭,看著搖籃裡睡覺的小隨遇,嘴角笑的甜滋滋。

何言也一定圓滿。

原來。

半小時前,宋辭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醫院,回到彆墅去做月子時,門口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門外的人生怕門內的人害怕,特意開口,聲音有點沙啞,不算好聽,但依舊是少女音:“我是何言。”

自我介紹的很僵硬,就算是要模仿她,也未必能模仿的出來。

宋辭不像其他孕婦生產後不能下床,她生產後竟然健步如飛,輕而易舉下床給何言開門,歡天喜地將何言迎接進來。

“兔子,進來坐啊。”

何言探頭進來看了看,發現冇有其他人,微微鬆了口氣:“霍慕沉不在吧。”

“不在,你怎麼怕他?”

“他不喜歡我靠近你。”

“為什麼?”宋辭像招待小朋友進到家裡玩一樣,拿出所有好吃的來招待何言,“他對你說了什麼。”

何言搖頭,“冇有說什麼。”

宋辭唇角彎彎,“那就好。你來找我做什麼?”

何言將藏在身後的兔子掛墜遞過來,“你要離開了,不能看到你了,把這個給你。”

宋辭接過兔子掛墜,眼睛一亮,比黑曜石還要明亮,“真的好漂亮,兔子你的手好巧。”

何言被說的臉頰輕微泛紅。

我感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