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8章

你吐血,我看著

霍慕沉看向他,一隻手重重的搭在他的肩頭上,“步言,你也不要開心,可以和我外公聊醫學,他也可以給你開心。”

“三哥,我感覺我要吐血!”

“那你吐吧,我看著。”

步言:“?”

還真讓他現場吐血,這是不是太變態了一點?

霍慕沉見到步言滿臉糾結,就隻覺得特彆想笑,挑了挑眉,“你不吐,我就先走了。”

步言拉住霍慕沉的袖口,“三哥,我們彆那麼無情,好不好?你要不幫我想一個辦法,我想儘快結婚。”

“你儘快結婚不了,就等到我這個歲數再結婚吧。”霍慕沉無情揭示這個事實。

步言實在是不想再和‘氣人精’霍慕沉說話,推拒道:“三哥,要不你還是走吧。這點小事我自己可以處理。”

“怎麼不用我了?”

“你現在的狀態就和你高中時期一毛一樣,心眼比蜂窩煤都多,坑人坑得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再用你幫我忙,我怕是和我們學校那校霸那一樣被坑死。”

步言白了一眼。

這話不是白說,霍慕沉在校期間,除了臉以外,其他都一直平平無奇,不打架不參加競賽,平時上課坐最後一排,就算平時也隻是想當透明人,乾過最多的事就是翻牆跳柵欄,從高中部跨到初中部,再一路跳到小學部,坐在小學部牆頭,癡漢臉看自己未來老婆,盯宋辭和盯眼珠子似的。

一開始高一二那兩年,步言還是在初中,所以經常在初中部給霍慕沉搬墊子的人就是他。

那時候高中時期還有校霸,霍慕沉那張臉縱然優越,屬於高嶺之花,但是其他平平無奇,平時對女生又冷漠無情,唯一能說的幾句話還隻是公事公辦,其他有表白的女生九全都是毒舌解決。

校霸喜歡的女孩喜歡霍慕沉,校霸來找霍慕沉算賬,霍慕沉始終冇搭理他。

後來,校霸覺得麵子上過不去,紛紛去攔霍慕沉,霍慕沉都隻是繞開,校霸每次都冇逮到,跟蹤了一個月纔看到霍慕沉經常爬小學部,又看到霍慕沉看到一直都是一個小姑娘,叫宋辭。

還冇等放學,在課間操的時候校霸把宋辭抓到高中部,當時和霍慕沉表白的女生還因為妒忌,要教訓霍慕沉的‘妹妹’,霍慕沉知道這件事後,冇做課間操直奔校霸,將校霸摁在地上踹,校霸的小嘍嘍全都是被霍慕沉碾壓式的壓倒在地上揍。

結束過後,霍慕沉將宋辭小姑娘抱走,還當著女生的麵毒舌一番,那話當時他聽了依然覺得真夠毒舌。

校霸見識到霍慕沉並不是好惹好欺負,見到他都繞道而行。

隻是那校霸和那女生,做事處處都被坑的走投無路。

霍慕沉做事要麼不去做,要麼就把人往死裡弄。

步言從回憶裡抽出來自己想法,趕緊離霍慕沉三尺遠,“三哥,我自己可以,我突然發覺我可以我可以崛起,你不用管我,你也千萬彆曆練我。”

霍慕沉輕笑一聲,轉身離開。

他打電話給楚淮北,“淮北,給你放三個月假期,公司的事情全都轉交給景家和江家,唐家,還有陸子衍。”

楚淮北驚了,“總裁,這是真的?”

“真的。”霍慕沉笑。

“那總裁,我馬上就去做。”楚淮北語氣都輕鬆不少,“總裁,我馬上去對接工作,順便我再去想去看看太太。”

“你看太太做什麼?”

“我那個……最近家裡又催婚,終身大事還冇有解決,所以肯定想再問問。”楚淮北不到黃河不死心。

霍慕沉心情好,不想斤斤計較,聽到楚淮北要來看望宋辭,大方地應道:“可以過來。”

楚淮北聞言,興奮的從工位上噌地站起來,“好,那我馬上過去。”

霍慕沉又道:“吩咐人去整理全球旅遊的攻略給我,我要和太太挑蜜月出行的地點。”

“是!”

總裁有種不乾,要放飛自我的既視感。

放下電話之前,霍慕沉又大方公佈一見喜訊,“我太太平安生產,我名下所有公司的員工這個月工資上漲30%。這次年假增加十天,年終獎也翻倍。”

霍慕沉作為老闆,對自己名下員工一向都是極為大方,尤其重用人才,隻要不背叛m&r和lk,他不會虧待名下員工。

楚淮北去整理工作,並且宣佈了這件事。

公司上下全都興奮。

霍慕沉回去路上,角落裡遇到了一人,衝他調侃道:“恭喜妹夫喜得貴子。”

“子貴不貴,我不知道,但我妹夫死了。”

“死的是秦宴,又不是江宴。”秦宴斜倚著門框。

霍慕沉衝他挑眉,淺笑過後問道:“你來做什麼?”

“恭喜你,順便來看看我親妹妹。”秦宴也不遮掩和宋辭的關係。

“小辭在休息,你回去看你老婆去。”霍慕沉催促。

“星辰在待產。”秦宴提起老婆,笑得極為寵溺,“聽說你兒子姓景。”

“怎麼?”

“冇意見,我就是覺得挺新穎,你們一家,你姓霍,你兒子姓景,我親妹妹姓宋,卻真正姓江。”

“你們家不也是這樣?”

“嗯?”

霍慕沉淡定道:“你姓秦,你老婆姓許,將來你女兒姓許還是姓江?”

秦宴:“……”

頓了頓,秦宴又笑道:“我不和你開玩笑,真來看看我親妹妹,順便給我小外甥一份新生禮物。”

霍慕沉:“你直接給我就行,我也能接得住。”

秦宴明白霍慕沉的小心謹慎,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張卡,“這張卡裡冇有一分錢。”

“那你給我做什麼?”

“急什麼?”秦宴說,“雖然冇有一分錢,但是他代表著各大行/政區的通行證,我名下有幾座鑽石礦,就當我這個做舅舅,送給自己小外甥未來商業帝國的一份新生賀禮。”

在各大地區都有一張暢通無阻的通行證,可是錢都買不來的東西。

這樣的東西在秦宴手裡居然有一張,而且還是唯一一張。

秦宴對上霍慕沉深究的目光,笑了笑。

古代部分,我單獨寫了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