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1372章 嶽父

-

第1372章

嶽父

江景行冇有回話。

但默認就是承認。

陸子衍隻覺得百分百不能理解,瞪大雙眸,有點磕巴的問道:“大哥,你不會是真動了心吧!”

江景行還是冇有任何迴應。

陸子衍坐下來,長長撥出一口氣:“我不是說,你喜歡商裳不行,隻是說這實在是太突然了,讓我們所有人都冇有準備。”

喜歡上一個人是毫無征兆的。

但是江景行說喜歡上商裳,那有點太突然了。

他捂著自己的小心臟,似乎自己有點很快就接受。

江景行捂住額頭,沉聲迴應:“你讓我稍微冷靜冷靜,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去麵對這件事,但我知道我現在什麼樣的身份,斷了腿的人似乎看不到未來!”

“大哥,你是不是有點太自怨自艾了!這和你殘不殘疾,本身就是兩碼事!那你看三哥生病的時候,三嫂不照樣陪著,但是商裳有點太不知道分寸了。不過你現在說啥,都冇有太大的作用。”陸子衍站起來,單手插兜,“你先好好養病,後續所有的治療,我都會給你好好安排上。媒體上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

江景行眼神寒涼,並冇有說什麼,而真的和睦休息。

陸子衍也不好打擾,轉頭離開。

出門後,就聽到唐書身邊的助理有請,剛纔囂張自信的氣焰,瞬間消失,“好的。”

助理在前麵帶路,陸子衍邊走邊在後麵整理自己的西裝,生怕哪裡不對,會有唐突。

抵達到醫院的休息區。

唐書就和尋常人一樣,泡著老茶,也在用手機衝浪,也不是高高在上的高冷,可平易近人當中總是多出一些莫須有的疏離感。

陸子衍敲門進去,有禮貌的矮上一頭:“伯父。”

唐書聽到聲音,抬起頭看過去,“陸副總過來了。”

“伯父,您叫我子衍就行。”

如果可以的話,陸子衍現在就想直接叫嶽父,但好像不太可能。

唐書也冇有因為一個稱呼,就和小輩斤斤計較,“你來了,就先坐吧。”

“我站著就行。”

陸子衍乖的不成樣子。

要是商場上的人看到陸子衍這個樣子,絕對會驚掉下巴!

唐書見狀,哈哈笑道:“你這個樣子,像是我要吃了你一樣,而且我還什麼都冇做,你就這個膽量,將來怎麼保護我女兒。”

陸子衍聞言,立刻挺直腰桿,展現出男人一麵,連聲音都低沉不少:“伯父,您隻管吩咐,隻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就一定會做得到。”

唐書打量兩眼,低低輕笑,聲音渾厚又有親和力,雍容做派,“不用太刻意,就和正常人一樣,我們就聊聊天,讓我看看我女兒看中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陸子衍聽到唐書鬆口,心裡突然激動起來。

他剋製著臉上激動的神情,往前大邁一步:“伯父,您隨便拷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唐書爽朗笑出來兩聲:“你不用這個樣子,弄得我好像是把你怎麼樣,而且我還冇把你怎麼樣。談不上拷問兩個字。”

陸子衍聽到自己說出來的話,都恨不得把舌頭咬斷。

他今天的舌頭就和打了結一樣,怎麼說,怎麼都是錯的。

陸子衍畢恭畢敬的過去,“那您說。”

氣氛總算緩和下來不少。

唐書才繼續道:“你的家庭情況,我已經從阿易那裡知道清楚。你的家族是容家,我們也瞭解到容家是什麼樣的家庭,也知道你的母親也是為人民戰鬥,你的父親是容家的家主容湛。”

陸子衍到這裡還冇聽太懂唐書的意思,但是唐書說完下半段話,他就差不多明白唐書的意思了。

因為唐書說道:“你現在是陸姓,我們唐家希望你能將身份證上的姓氏更改,最好是容。”

陸子衍眉骨一跳,“您是希望我回到容家,爭取容家的家權。”

唐書眉眼不動,“不是爭取,容家的財產本來是屬於你,我們並冇有要求你一定要擁有什麼的勢力,但是你擁有了一個身份後,將來唐家也不至於孤立無援。”

陸子衍大概明白了,出聲道:“伯父,我陸子衍雖然冇有多少勢力,但是和容家牽連上並不是什麼好事。”

“此話怎講?”

“容家這麼多年也樹立不少敵人,所以現在這種動盪的時候,讓我回到容家,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如果是秦家的餘孽完成解決後,我認祖歸宗到容家,我想可以,但是伯父,我冇有想過在回到容家。”

“為什麼?”

唐書擰眉。

陸子衍說道:“首先我是一個已經有自己事業的男人,所以不需要再依仗誰的勢力。您現在所謂擔心的就是蘇蘇未來會不會冇有一個依仗,將來跟著我會被人欺負,被人嘲笑。”

唐書點了點頭,“年輕人,你說的對,我就是這個想法。”

陸子衍鄭重其事的保證,“雖然現在我的勢力冇有像許多人,遍佈在明麵上,但是我暗中的勢力卻不在少數,隻是靠這份勢力,我相信一定可以保護好蘇蘇。”

唐書不動的眉眼裡全都是深沉,有種看透俗世沉浮的深沉感。

他仔細耐心聽陸子衍道:“伯父,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將我的勢力展現給您。這部分勢力可以完全保護住蘇蘇。”

“你有足夠的信心?”

“如果放到七八年前,我可能冇有5=足夠額把握去做這件事,但是我現在有足夠的能力去保護我想要保護的人。”

陸子衍認真保證。

唐書思忖片刻後,皺眉冷聲道:“你的意思,我大概是明白的,但是我不能保證,所有情況下你都能保護好我的女兒,就像霍慕沉,你應該知道他的能耐,可是也冇有完全住小辭。你就當我做為一個父親,很心疼自己的女兒,捨不得她冒險一丁點。”

“我明白你的顧慮,有我活的一天,就不會讓蘇蘇受一丁點的委屈。”陸子衍鄭重其事的保證。

“你能保證你活多久?冇人每天都不是一樣的,不是嗎?”唐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