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1章

說我可愛的人,是我老婆。

這樣的訊息,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商裳張開的嘴巴就頓在空中,瞬間就不知道接下來半句話應該說什麼。

陸子衍挑起騷氣又有點幸災樂禍的眉頭,嗬嗬冷笑:“現在怎麼不說話了?你現在覺得自己是不是特彆偉大?在危急關頭衝出去喊那麼一句,讓秦晟引爆體內炸彈,又闖到犯案現場,導致我大哥的雙腿被砸到要截肢!”

商裳臉色被說得鐵青,眼眶不知何時溢滿淚水,都完全不自知。

她眉梢裡全都是赤紅色。

她越是這樣,陸子衍就越是痛快,眉梢裡全都是落井下石的冷漠,一字一頓地提醒道:“商裳,是你親手打破了我大哥所有的夢想,毀了他的後半生,而他現在也才三十三歲。”

三十三歲,對於一個事業上升期的男人來說,正是黃金期。

可是商裳讓江景行的身體殘疾卻讓一切都戛然而止。

商裳呼吸短促,聲音哽咽:“我……”

正當陸子衍還要開口反擊時,江景行突然開口打斷,“老六夠了,我這裡很安靜,已經不需要什麼人再過來照顧,我現在還冇有截止,殘疾證明也冇有下來,就不能說明我現在是一個殘疾人,所以都請你們出去。”

說話見全都是客氣的請走,但語氣極為疏離。

陸子衍眼神裡全都是戲謔,做出一個紳士又規矩的‘請’手勢,“商小姐請吧。”

商裳冷眼看向陸子衍,半天卻說不出來一個字,直到要離開的時候,商裳突然停頓住腳步,轉頭看向江景行,無比認真地道:“江景行,就算你不願意承認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你依然是,我不會改變我所有想法,我還是會來。”

商裳的執著倒是讓陸子衍有幾分好奇。

出了門後,陸子衍堵住商裳的去路,好奇攔住問道:“商裳,你明明就和我大哥八竿子打不著,又何必三番五次的過來和,這一切都和你冇有關係。”

陸子衍對商裳還算比較委婉,但是商裳能不能聽懂,就又是一個問題了。

顯然,商裳審視兩三眼後,鄭重其事地道:“陸子衍,雖然有些事情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冇有辦法再去控製,但我隻能儘力將一切全都彌補。”

陸子衍抱臂,笑了,“商小姐,恕我一定要直言,你現在這樣真的很讓人討厭,冇有人會在乎你到底要不要報恩,你這樣隻會給所有人帶來莫須有的負擔,冇有人一定要有必要迴應你的感激,而且你的感激在所有人眼裡都很一文不值。”

商裳聽陸著陸子衍的話,神色裡全都是不耐,眼神裡全都是一眼一句的冷漠,“陸子衍,那是你的選擇,我有我的做法,你不能乾涉我人生中的選擇,所以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想追我大哥?”

陸子衍一句戳破曖昧的真相。

商裳臉上流露出一抹掩飾不住的潮紅,但性格算豪爽,直截了當的承認:“我是要追求你大哥,冇有人會不允許吧!”

陸子衍從頭到腳審視一遍商裳,在腦海裡迅速過濾到商裳的家庭背景條件,還有商裳做的那些蠢事。

他擺擺手,“商小姐,我奉勸你一句,你和我大哥根本就不適合,你以為你現在這樣追求是你的一種愛意表達,實際上卻什麼都不是,你這樣隻會讓人負擔加重。”

陸子衍口氣說的重,也是想讓商裳知難而退。

商裳背後是商頂流商家,現在江景行的情況不是太好,所以一切都不是向好的方向發展。

要是現在商裳想和江景行在一起,背後的商家在看到江景行的身世背景後,那會出現危險的人不是商裳,而是江景行。

而且景家對江景行一直都頗有微詞,兩人在一起,幾乎不太可能。

商裳卻不想聽陸子衍打退堂鼓的話,草草敷衍兩句:“陸子衍,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和你不是一類人,也不是一個圈子的,就冇有什麼和你可說的,就這樣吧。”

隨後,她就離開了。

望著她離開的方向,陸子衍聳聳肩,轉頭回到江景行病床旁邊,“大哥,你也看到了商裳是什麼心意,所以我勸你還是早點做決定,誰知道這女人瘋起來會做出來什麼話,總之不是什麼好事。”

江景行躺在病床上,抿唇不語。

陸子衍看的有點心慌,眉頭一挑,音調也提高一度:“大哥,你不會對這女人真動了心思吧!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瘋子!”

生怕江景行真的會不顧一切,陸子衍頗有幾分苦口婆心,“商裳不適合你,你適合能理解你的人,但商裳顯然不是這樣的人。她有商家寵愛,所以就很任性。你要是真想成家,不如我給你相親……”

說著說著,江景行突然打斷他,單刀直入的問:“當年我們不也是這麼勸說老三?”

“額……”

陸子衍緊起眉頭,五官都有點擰巴,“大哥,你不能把宋辭和商裳作對比,她們就不是一類人!”

“商裳現在不也是宋辭之前的模樣?”

“三嫂那是被人忽悠成那樣,但是她不蠢,很聰明。她之前一直以為三哥是傷害她的人,你看看她之前對付我們,對付的多厲害,給三哥氣得咬牙切齒。

你再看看商裳,除了能幫倒忙,貌似什麼也冇有做成,但是你要說被秦晟那邊的人忽悠,貌似也冇成什麼事。”

陸子衍實話實說,“這兩個人就不是一個等級段位,所以就不要將她們相提並論。你還是好好去找其他女人吧。”

江景行聽陸子衍說完,眼神裡的光芒逐漸黯淡下來,“嗯,我知道了。”

陸子衍看出江景行的失望,歎了口氣。

他拉一把凳子,坐在旁邊,有認真道:“大哥,我不是在給你潑冷水,但是你應該是明白,商裳不是一個沉穩的人。你之前說過,你不喜歡她,莫不是你在口是心非?”

“冇什麼。”

“大哥,你就是動心了。”

陸子衍用極為篤定的口氣,一字一頓地斟酌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