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1369章

辭寶,我不可愛

那紅色如同潑墨般灑了進來,穿過紅蓋頭的並不是美嬌娘,而是一滴接一滴的鮮血,用鮮血鋪設出來的一條血路。

千軍萬馬,馬踏鐵騎。

兩軍對陣。

一位穿著紅嫁衣的女子蒙著白紗,站在千軍萬馬前,步伐踉蹌。

霍慕沉聽不到任何人的聲音,目光隻能越過不少人,直接奔到穿著紅嫁衣的女子身上,女子看不清麵容,卻依稀能感覺到她的氣息。

她什麼都冇有說,什麼都冇有做,隻是在空中比了一下又一下的手勢,到最後也冇有看到女子的音容,女子便如同化散一般,全都消散在空中。

霍慕沉瞪大雙眸,漫天的紅色雪花消散在空中,隻能看著女子一寸寸消散。

最後,也不等他能抓得住,便在大廳內突然出現一具棺木,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也讓霍慕沉心臟急劇加速,幾乎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間,就一躍出胸膛,直接懸墜在喉嚨眼裡。

霍慕沉感覺到自己的喉嚨被完全遏製住,甚至是無法呼吸,隻能極儘全力去抓住棺木的邊緣,想要再見紅衣女子最後一麵,最後卻什麼都見不到。

就隻有滿堂鮮血。

……

呼——

“霍慕沉,你醒醒!”

“霍慕沉!”

“你魘夢了!”

“……”

霍慕沉倏地睜開冷厲的雙眸,幾乎全身都是冷汗,汗水幾乎浸濕他貼在脊背上的襯衫,大口喘著呼吸。

他淩厲的眼神陡然對上坐在床邊的宋辭,伸出手,用力將人攬入自己懷中,才覺得心從喉嚨跌回自己的胸膛裡,“小辭,我想你。”

宋辭聽到突然表白的溫柔情話,眉目間也生出絲絲縷縷的溫柔,“我也想霍先生啊。”

霍慕沉心情稍霽,“小辭,我睡了多久?”

宋辭摸到他口袋裡的手機,“現在都是晚上七八點鐘了,你睡了五個小時了。”

她摸到他的額頭,一手冷汗,擔心道:“霍慕沉,你做噩夢了?”

霍慕沉已經不能說那是噩夢,因為實在是太過真實,真實到彷彿他和小辭的上一世就真是那樣渡過。

“冇有。”

“你撒謊!你臉上的慌張,明明就有!”宋辭撅起嘴巴,眼神裡全都是濃烈的擔心,神色裡全都是探究。

霍慕沉見到鮮活靈動的宋辭,心情就止不住變好,一顆心才落回到自己的胸膛裡,緊緊扣住宋辭的十指,“小辭,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外。”

“霍慕沉,你是夢到很恐怖的事情了嗎?”

“冇有。”

霍慕沉回答得極為低沉,眼神裡全都是不安動盪的神色,幾乎半步不離開宋辭,也不讓宋辭離開自己半步。

宋辭並不知道霍慕沉在夢見夢見了什麼,隻是覺得一定會很恐怖。

正當宋辭想要說話安撫霍慕沉時,那邊就傳來敲門聲,“霍總。”

“誰?”

“是您安排的月子中心,負責給太太調理身體。”門外的人恭敬道。

霍慕沉撐住自己的額頭,身體就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樣,連靈魂也一起抽空。

門外的聲音驟然打斷他所有思緒。

霍慕沉回過神來後,才慢慢道:“五分鐘後進來。”

門外人道:“是。”

霍慕沉掀開被子,從病床邊緩緩放下長腿,僵持著一個姿勢實在是太勞累,以至於他下床的時候,有幾分軟麻,險些踉蹌栽在地上。

宋辭急忙拽住,“霍慕沉,你到底怎麼了?”

霍慕沉神色迷惘,“不知道,彷彿我穿越了另外一個時空。”

宋辭奇怪,“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霍慕沉思緒微微飄散在空中。

他鼻尖發酸,聲音略帶哽咽:“小辭,你也相信這世界上是有前世今生,是不是。我們會不會一直都是一對。”

“會啊,我們的每一世都會是在一起,會一直幸福美滿。就算前世有很多坎坷,但是今生我們還是會幸福在一起,我相信我們是會苦儘甘來。”

宋辭抱住霍慕沉的脖頸,“你看我們現在這一世不也是一直都在一起,從來都冇有分開過。”

霍慕沉笑了笑,唇角止不住揚起的弧度散發出甜蜜的滋味兒。

宋辭突然眯眸湊過去,發現霍慕沉的嘴角竟然揚起不可置信的弧度,以前霍慕沉總是抿唇淡笑,現在竟然笑得更加燦爛,而且還滿是甜蜜的滋味兒。

她嘴角合不攏,滿是甜蜜的弧度,“霍慕沉,我發現了一件事。”

霍慕沉眉眼微垂:“嗯?”

“我發現,”宋辭故意賣起關子,尾調微微拖長,眼神裡滿是寵溺和依賴感,還有就是驚喜,她嗯出長聲後道:“你變奶了。”

“嗯?”

“你自己冇發現,我發現你比以前愛撒嬌了,真的超級可愛了。”宋辭從霍慕沉身上慢慢發現不同的變化,都覺得無比驚喜。

霍慕沉挑起眉頭,“我撒過嬌?

“冇有嗎?”

“有嗎?何時何地?”

“每天都會很撒嬌啊,剛纔你起床的時候,眼眶微紅,還抓住我的手不放開,看我的眼神就像是怕被丟棄的小狗狗,簡直就是人間大可愛啊。”

小辭擠了擠霍慕沉臉上的肉肉,雖然不多,但是擠出來,就覺得真的是超級可愛。

這是什麼人間理想!

霍慕沉擰起眉頭,卻被宋辭指著道:“霍慕沉,你看看你現在,嘴巴都不自覺嘟了起來,真的好可愛啊。”

“我不可愛。”霍慕沉一本正經地強調。

“你就可愛,你是大可愛。”宋辭聲音堅定又乾脆。

霍慕沉又輕俯下身,聲音帶著幾分賭氣的成分在,認真道:“辭寶,我不可愛。”

“你可愛可愛就可愛!”

“不可愛。”

兩個人就因為這件事而互相揪扯五分鐘後,霍慕沉才黑著臉拉開門,讓月嫂進去,身後全都是宋辭坐在床上開心清脆的笑聲。

月嫂有幾分怔住,不能明白霍總黑著臉,霍太太卻能笑得一臉燦爛。

進去時,宋辭臉頰上泛著一層緋紅,完全不像是一個剛生完孩子的人,倒像是一個剛出生的小姑娘,皮膚白皙軟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