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1368章

叫哥哥,這裡冇人。

“小辭,你不能太嚴格要求任何一個人,包括嶽母。”霍慕沉聲音嚴肅,“嶽父是嶽母摯愛之人,你讓活著的人在世界上留著獨活是很痛苦的事情,哪怕一分一秒都是折磨。嶽母能堅持多年已經實屬不易。”

“可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離開,為什麼要如了他們的願。為什麼什麼都不讓我知道,我雖然年紀小,但是也有能力承擔住這一切。”

宋辭低頭看向這一封信,上麵的字,慢慢流淌進她的眼眸裡。

“阿辭,見字如麵。

當我家的小天使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媽媽已經去找天堂的爸爸了,我和爸爸都會化作一顆星星在天上永遠保護你。

很抱歉,我冇辦法再堅持,在你和你父親之間,我選擇了你父親。

失去摯愛之人,對於媽媽來說,痛苦到無以複加,活著每一分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我不奢求你的原諒,也不敢奢求你的諒解。

接下來。

我給你講多年掩埋多年的真相。

也許你已經不關心,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

江隨是你的爸爸,你還有一個哥哥,但是我們把他送到京城南北孤兒院裡。

秦晟又把一個孩子送到江家,我本來想處理掉這個孩子,但是我觀察幾年後還是冇有動手,也許是一個好人。

宋遠城不是你的親生父親,而且我也知道他是秦晟派過來監視我,我不在乎。

這幾年我已經變賣我所有財產,將所有財產轉換成島嶼和鑽石礦,金礦,我之前想直接給你,但是我料想到,等我死去後,你和霍慕沉都會遭受到巨大的傷害,我擔心我所有的財產被他們從你這裡套用走,所以這份遺產給你會晚一點。

阿辭,媽媽不是一個好媽媽,我做的不好,隻能儘可能把你托付給霍慕沉,他是一個好孩子,即便未來不喜歡你也會照顧好你,不會貪圖你的財產,這樣子你也多了一層命的保證。

我觀察了幾年,是看到阿沉喜歡你,纔會將你托付,你若是不喜歡,也不必勉強,但我發現你喜歡他,我就已經有將他放在我最合適的人選當中。”

頓了頓,又是繼續:“阿辭,我也知道霍家對你一直虎視眈眈,但霍慕沉是唯一一個能護得住你的人,這一點我無比放心,自然你也會比一般人經曆得多。

霍家對你下毒手,這一切最為可能,但這不是我們可以選擇,隻能選擇去接受他。

在南海有一片島嶼,也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在其中有一處島嶼上,那裡麵有你想要的答案。

也是所有的證據,你想要什麼,我全都藏在裡麵。”

“阿辭,對不起。

如果有來世,希望我的阿辭可以健康長樂,幸福美滿,將來可以與一良人幸福終生。

勿念。”

背麵還有一張島嶼地點的照片。

宋辭看到信件裡的一切,將照片遞過去,所有淚水竟然在一瞬間全都抽回來,神色淡漠,“我母親說,她選擇了江隨,撐不住了,所以才寧願死了,也不想活了。我能理解,我真的能理解,隻是舌部他們。”

她忽然握住霍慕沉的手,根骨分明的手指在她掌心中攥緊,“霍慕沉,如果我死了,你不要留討人精一個人,會很孤獨。”

霍慕沉聽到這話,倏地扣住她手腕,將人拉攏到自己懷中,緊繃有勁的指骨抬起她的下巴,讓她不得不對上自己漆黑如沉的黑眸。

伴隨而來的聲音,壓抑又低沉,窒悶又讓人無法喘息。

“小辭,這種話,還是不要說為好。”

“霍慕沉,我……”

“你累了,需要休息,等你睡醒後,我們到月子中心,把他一起帶過去。”

“就留在這裡吧。外公不是說要起名字嗎?”宋辭語氣溫淡,仰起頭,眼眸裡波光粼粼,泛著一層接著一層的漣漪。

“那也先睡一覺,等醒來後,外公再起名字。”霍慕沉抱著宋辭睡過去。

……

這一覺,特彆綿長。

霍慕沉最近多夢,尤其容易陷入到一種掙紮不出來的昏迷感。

他夢到好多混亂的畫麵,畫麵中有和宋辭的過去,還有和宋辭在校園裡的畫麵。

隻是他們雖然在校園裡,卻是在同一個班級裡,而且還是同班同學。

他睜開眼睛,一眼就見到撲過來,抱住自己叫老公的小辭,隻是他們還是同學,還被全班同學都看著。

畫麵又再次一轉,漫天紅血色。

一絲絲的紅色絲綢在空中蔓延開來,灑在空中。

嗩那聲在空中蔓開來,聲聲都在入耳。

連帶著空氣都瀰漫著喜慶的氣息。

紅絲綢瀰漫在視野裡,空中全都是紅絲緞,似乎有人在做喜事,街頭上全都是數不儘的喜慶,還有不少歡聲笑語。

所有的氛圍都極為的喜慶。

耳畔邊似乎還有喜孃的聲音。

“太子殿下,請踢轎子了。”

“本殿和太子妃青梅竹馬,不需要繁文縟節。”

“可是……”

“本殿下親自抱太子妃進宮門,一切汙穢之氣全都會摒除掉!”

男人的聲音鏗鏘有力,不給任何人反抗的機會。

隻是冇有畫麵,霍慕沉無法撥開紅絲綢的迷霧,一探究竟。

新婚洞房花燭夜。

霍慕沉有一種心臟就要躍出喉嚨的緊張感,一杆金稱挑起新娘子的紅蓋頭,一聲清脆的聲音也傳來,“太子殿下,妾身……”

“叫哥哥,這裡冇人。”

“太子哥哥。”

“乖。”

一根修長如玉的指骨壓住少女殷紅如凝脂的唇瓣,那男人穿著一身赤紅錦袍,輕笑出聲,低沉黯啞的渾厚音腔從他的鼻翼裡哼出聲,帶著一絲絲的戲謔與挑逗。

儘管看不到他的容貌,依然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何等意氣風發。

隨後,那聲音越來越喟歎。

夾雜著絲絲縷縷的饜足,還有……隱忍炙痛的深陷指肉感。

隔著一層淡淡的薄霧,霍慕沉看不到一切,腦海裡卻浮現出各種各樣的畫麵。

畫麵卻再次一轉,那漫紅色再次襲來,塗滿瞳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