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6章

你纔是小朋友

他在靠近的時候,呼吸也在不斷放輕,連語氣也在不斷放低,“你是小辭?”

宋辭吐出舌尖,用舌尖抵了抵他遞過來的水杯,“你是媽媽的哥哥嗎?”

唐書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是。”

宋辭神色裡全都是歡喜,並冇有任何隔閡,眉眼彎彎,笑著道:“那我應該叫您舅舅。”

唐書突然感動的用力點頭,“是這樣,小辭你還願意認我這個長輩,我真是無比開心。”

“您無比何時過來,都是我母親的哥哥,我不會有任何怨言。”宋辭認真的解釋。

唐書破涕為笑,“小辭,生產一定很累,你和霍少最近不用太顧及公司上的事情,剩餘的事情就讓阿易去幫你們做吧,反正他單身,不用人陪,一天休閒的時間有一大把。”

唐易:“……”

唐易:“父親,我們公司也有很多業務和項目要發展,平日裡我工作就已經很忙碌,我實在是冇有時間再來顧及另外一個大集團。”

“你有。你一定有。”唐書強勢的口氣,讓唐易頓時無語。

正當唐易想要辯駁一瞬間的時候,唐書驟然道:“你冇有拒絕的權利。”

唐易再次無話可說,“我出去冷靜一下。”

“那你出去吧。”

唐書毫不猶豫地攆走人。

等到唐易加快腳步離開後,唐書轉過頭,原本溫潤又嚴肅的麵孔,頓時變得溫柔又平易近人,“小辭,你現在可以放心休假了,以後有什麼需要麻煩的地方,你就儘量麻煩你表哥。”

宋辭眨巴眨眼睛,故意道:“舅舅,那會不會麻煩表哥啊。”

“表哥就是用來麻煩的,否則要表哥也冇有什麼用處,是不是?”

唐書對待宋辭極為溫柔,彷彿要把對待唐詩的那一份溫柔,全都投注在宋辭身上,就能彌補回來,過往那些年錯過的記憶。

宋辭歡喜的同時,言語當中又有幾分酸楚,吸了吸鼻尖,“舅舅,謝謝您。”

唐書慈愛的從懷裡拿出一張卡,輕輕遞到宋辭的手中,“你們結婚,我冇有到現場,現在你生產,我作為長輩,不會再缺席,這是我的一丁點心意。不要不接受,就當做我給小朋友未來成長的基金。”

宋辭隻有從霍慕沉手中拿過錢,從母親去世後就再也冇有感受過血緣親人對自己的關愛,這是第一次接到從血緣親人手中遞給的心意。

她抽了抽鼻尖,聲音裡帶著一絲絲細弱的哭腔,一字一頓地道:“舅舅,我也是一個小朋友,你能不能給我啊。”

唐書唇角忍不住勾起,“本來就是給你,你在我眼裡,纔是小朋友。”

宋辭笑得嘴角合攏不下。

唐書眼神也充滿關愛。

唯獨還忘記旁邊還有一個端著碗筷的男人——霍慕沉。

霍慕沉臉色越來越陰沉,看著他們兩人互相聊天,完全都不顧及旁人,神色瞬間陰沉得見不到任何神色。

他聲音低沉,出聲打斷:“小辭,快來吃飯,免得一會兒又鬨。”

唐書聽到低沉帶著危險的暗腔,驀地纔回過神來,對上霍慕沉神色陰沉的俊容,一瞬間就明白霍慕沉是在吃醋,但是他卻宛若冇有看見一般,伸手將菜品端起來,輕輕舀起來一勺後遞到宋辭嘴邊。

霍慕沉直接黑臉:“舅舅,這點小事,就由我來幫吧!小辭平時最依賴我,如果不是我喂下去的飯菜,恐怕連吃都不會吃。”

宋辭張口嗚地一下就吃了下去。

霍慕沉一瞬間就發覺自己的臉被狠狠打了下去!

他黑眸沉沉,直勾勾的盯向宋辭,“小、辭。”

宋辭小眼神瞥向霍慕沉,不自覺地咬住嘴唇,神色裡全都是怯縮,還有一絲絲挑釁後的調皮,“沉哥哥餵過來的,我也吃!”

霍慕沉看過去,唇角微扯:“哦,是嗎?”

他的聲音不自覺的上挑,帶著拉長後的尾音,就有一種濃濃的危險感瀰漫在周圍。

麵對霍慕沉如此危險的逼問,宋辭嚇得立刻含胸,露出‘宋辭牌’的招牌微笑,笑嘻嘻地道:最喜歡吃沉哥哥給的,老公你看我眼神裡多真誠,你還不相信我嗎?”

霍慕沉望向她故意眨巴的雙眸,半晌過後,才微微起身,將飯菜遞到她嘴邊,“下不為例。”

宋辭乖乖張嘴吃飯。

唐書突然有種自己被餵了狗糧一般的既視感。

等到宋辭吃過飯菜後,唐書單獨將霍慕沉叫出來,低聲囑咐:“霍慕沉,我以宋辭長輩的身份來和你交流,宋辭亦是我們唐家的掌上明珠,我們也不容得她受一丁點委屈。往後餘生,但凡我們唐家接到小辭對我們控訴委屈,我們唐家也會傾儘全力,絕對不會放過。”

這一句話,說得鏗鏘有力,又擲地有聲。

唐書又冇有避開責任,“過去我們也有關注小辭,但是唐詩留下來的遺言,特彆交代我們不許插手,所以我們不會動手,但現在一切塵埃落定。等到法庭開庭後,秦家所造成的罪孽就會公佈於衆,小辭到時候會受到來自多方的輿論,我想你不會不知道。”

霍慕沉神色陰鶩,直截了當:“您想說什麼?”

唐書道:“網絡暴力是多可怕一件事,我想你先前的舉動就已經知道,我們唐家也會積極維護公關上的部分,確保小辭不會被網絡暴力影響心情。”

霍慕沉齒尖咬住腮肉,幾秒過後,眼神清明地保證道:“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小辭身上,也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唐書滿意的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

等到離開前,他又補充起來那封信的交代,“那封信是唐詩送給你們,也是她留給我最後一樣的東西,你們看完能否把她送給我。”

霍慕沉剛蹙起眉頭,唐書就立刻解釋,“唐詩當年為了脫離和家裡的關係,所以就將自己的東西還有所有可以想得到的蛛絲馬跡都和唐家斷離,連她的身份都和唐家分開,外人並不知道她還是唐家大小姐,所以這份遺物,是為數不多的存在。”

霍慕沉想了想,做了一個比較果斷的決定,點頭道:“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