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1365章 被催婚

-

第1365章

被催婚

唐易及時出手,將及時關上的門攔截住,臉色發冷的看過去,“霍少,你現在就這樣,我表妹知道嗎?”

霍慕沉俊挺的臉麵無表情,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愧疚神色,聲音平靜道:“知道。”

唐易頓時無語,幾秒後,壓低嗓音說道:“我父親連夜做飛機過來看看錶妹,舟車勞頓許久,讓我父親失望而歸,恐怕不太好。”

霍慕沉臉色冰冷,不鹹不淡的道:“小辭也隻是剛剛生完不過二十四小時,還是很疲憊,如果你們想要去看小辭,可以稍微等一等。”

霍慕沉的委婉表達,唐書也能聽得懂,“小辭的母親現在在哪裡?”

“在她該在的地方。”霍慕沉低聲迴應。

唐書從懷中拿出一封信,上麵的痕跡微微泛黃,一看就是經常被人撫摸過後留下來的痕跡。

他略帶沙啞的低沉嗓音,緩緩開口:“這是小辭母親詩詩讓我轉交給你。”

霍慕沉低頭睨一眼,並冇有去接。

唐書淡淡解釋:“我和詩詩並不是多年一丁點都不聯絡,她郵寄過給我小辭還有你的照片,很早就說過,把小辭托付給你是她做過人生當中最正確的選擇。這封信也是她讓我送給你和小辭。抱歉,時隔多年才送給你們。”

霍慕沉鄭重其事的將信封接過來,有禮貌的紳士問道:“請問,為何會時隔多年才送過來?”

唐書聽他恭敬裡帶著請教的謙虛口氣,滿意的勾了勾唇:“她說過,如果小辭活不到這一天,那就讓這一封信長埋地下,但是活到了今天,那就讓這封信重新見到天日,完完全全的送給你們。”

霍慕沉聽到始由,菲薄的唇角微微向下抿,“麻煩您了。”

唐書微微搖頭,“那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們先去酒店下榻去住,過幾天再來看望小辭。”

眼見唐書要和唐易轉身離開,霍慕沉突然開口叫住,“小辭就在裡麵,我去為她整理下儀容,稍後請二位進去。”

唐書微笑:“好,那有勞了。”

等霍慕沉進去後,唐易溫潤如玉的麵孔浮現出一絲絲詫異:“父親,您什麼時候如此好說話?”

外人也許不知道,但是唐易卻知道父親是不會輕易妥協一件認可的事情,就如當初姑姑要脫離唐家,唐家上下都不支援,但隻有父親希望鼓鼓去追求屬於自己所愛,力排眾議放棄自己的夢想去成全姑姑的夢想。

一開始唐書的夢想是成為一位畫家,姑姑熱衷於唐家的事業,但是姑姑卻把自己的公司和唐家所有的產業全都分開,是為唐家避開許多災禍,但是也將所有一切全都放開,隻能讓父親去承擔唐家所有的產業,但父親卻做到了。

放棄自己的夢想,去成全另外一個人。

唐書斜睨一眼唐易,意味深長地道:“現在不也進去了?”

唐易溫潤的瞳孔裡出現一絲絲皸裂,“父親,您……”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姑姑給我的東西,我也想藉此交給他們,二來我也好久冇有看到小辭了,隻是通過視頻見過為數不多的幾次。”唐書說明來意後,見到從門口傳來一波又一波想要來見小朋友的人群,漫不經心的打趣:“阿易,你看到了嗎?”

唐易順著唐書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

“那你明白了嗎?”唐書向來深不可測,此刻卻用著慈祥的目光看過去。

“明白了。”

“說一說。”

唐易低聲恭敬回答:“隻有站得更高,才能保護到以後想保護的人。”

唐書臉色驟冷,冷眼望過去,“榆木不可雕也。”

唐易思來想去,並冇有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父親,那是哪裡有問題?”

唐書定了定心神,語氣陰沉:“我想說的是,你的表妹孩子都生了,你的妹妹連男朋友都有了,還有比你年紀小的霍慕沉都已經有孩子了,你身邊連女性朋友都冇有。縱然我們家冇有皇位要繼承,但是也有億萬資產要繼承,你就不能稍微上上心,不要總是一副孤獨終老的模樣?”

唐易驟然被催婚,饒是再淡定的深色,也有種說不出來的尷尬。

……

那邊。

霍慕沉回到房間裡,見到宋辭正靠在床頭一側,正低頭玩一根發繩,男人冰冷的眉眼瞬間變得溫柔。

走過去,大手不自覺抬起,在宋辭的頭頂輕輕揉了揉,溫柔寵溺的嗓音也從頭頂落下來。

“真是個小朋友。”

宋辭見到霍慕沉回來,眉眼彎起來,“你怎麼那麼快就能回來,我還以為你拿飯菜回來也要好久。”

霍慕沉寵溺的輕輕搖頭,神色裡全都是少見的溫柔,將小桌板拿過來,擺放好飯菜,貼心拿過紙巾,墊在宋辭的脖頸下,如同照顧一個剛會吃飯的小朋友。

宋辭見霍慕沉裡裡外外給自己準備好,不太開心的嘟囔道:“我又不是小朋友,不要總是用小朋友的口氣對我說話。”

“是是是,我們家的小心肝兒現在當了媽媽,不再是小朋友了,變成了大朋友。”霍慕沉語氣縱容,特彆願意哄著宋辭。

宋辭眼神裡全都是笑意,見他要站起來,往外走,“你要去哪裡?”

“去外麵,讓你表哥和你表舅進來。”霍慕沉簡單講了唐書和唐易過來的事。

“你的飯菜……”

“他們買過來,我們家頗窮,要借用彆人家的飯菜。”霍慕沉逗了逗她,“你先吃,我一會兒回來餵你,乖。”

霍慕沉闊腿走到門外,打開門,讓門外的人進來。

“您請進。”

“謝謝。”

唐書走進來,見到宋辭被安置得極好,就坐在床上,一點又一點的小口喝雞湯。

宋辭似乎也覺察到有人過來,目光不自覺的望過去。

這一眼,兩人的目光都有些怔住。

唐書呼吸也淩亂幾分,因為像,實在是太像了。

太像唐詩了。

都說女兒像父親,但是到了宋辭這裡,她眉眼間額無辜和堅韌卻極致像到唐詩八分相似,難怪宋辭養在宋家,冇有人懷疑她是江家的千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