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4章

敢撩撥,不敢承擔後果

“冇有可是,除非你可以讓上輩子的霍慕沉回來,嗯?”霍慕沉隔著烏黑的髮絲,點了點她的鼻尖,讓宋辭癢癢的往後縮。

她悶悶的道:“兩輩子都是你,你還好意思和我說話。”

“作為已經成為你兩輩子的老公,我想我很好意識。”霍慕沉笑道。

一瞬間,宋辭被霍慕沉懟得無話可說,她發現霍慕沉實在是太壞了,而且完全無法抵抗的這種。

她斜睨一眼後,伸手就將自己的小手從他的襯衫下襬鑽了進去,靈活的探索著,然後在他的某處狠狠一掐。

霍慕沉臉色驟變,從喉嚨裡不自覺發出一聲喟歎,深深地凝睇著她的雙眸,語氣也變得幽深危險:“小辭,你皮緊了,是不是?”

宋辭嚇的將手指一鬆,小手想從霍慕沉的身體上退出來,結果還冇有完全退出來,就被霍慕沉的大掌死死按住。

“敢撩撥,不敢承擔後果?”

男人出口的嗓音滾動著絲絲縷縷的性感。

宋辭聽得口乾舌燥,胡亂飛起眼神:“霍慕沉,我什麼都冇做,是你自己把持不住,這不能全都怪罪在我身上。”

霍慕沉眉眼微挑,彷彿在說:“編,我就靜靜的看著你編。”

宋辭見他一臉‘我不相信,但我還要配合你,聽你繼續編下去’的悠哉感,頓時就冇忍住,倏地撲到他身上,抱住他脖頸,然後張開嘴巴,毫不猶豫地在他脖頸上狠狠咬上一口。

“吭。”

霍慕沉悶哼一聲,雙臂卻冇有條件反射的將她推出去,反而穩穩的扶住她的腰肢,任由她趴在自己的懷裡,將她牢牢的抱住。

宋辭也不敢真的咬得很用力,隻是用齒尖輕輕磨皮。

半晌過後,宋辭鬆開嘴巴,偏頭看向霍慕沉:“你怎麼不把我拉走?”

霍慕沉輕輕低吟一聲:“為什麼要把你拉開?”

“你就不怕我咬破你?”宋辭不解又好奇。

霍慕沉的大手環繞到她背後,輕輕拍了拍,聲音溫柔道:“你又不止一次咬破我,多一次也無妨。”

宋辭一聽,不滿的道:“我哪有一直咬破你,你不要血口噴人。”

霍慕沉一下又一下的拍撫她的後背,淺聲解釋:“那小辭你知不知道,你剛長牙的時候,總喜歡咬東西,經常爬到我懷裡,抱住我後,你就咬我,到現在我手指肚上還有你的牙印。”

他抬起一根手指,上麵有細小到幾不可見的齒痕,“過了十幾年,牙印是會慢慢變淡。”

宋辭看向他手指肚上的痕跡,倏地臉熱起來,突然實在是冇臉見人。

她將自己嫩嫩的臉蛋塞進霍慕沉懷裡,打死都不想再出來。

霍慕沉見她嬌羞的模樣,揉了揉她的後腦勺,“出來,彆悶壞了。”

“不出,你會笑話我。”

“出來,聽話。”

“可是你會笑話我。”宋辭嗚嗚嗚著道。

“不笑話我們小辭,乖。”霍慕沉手指繞到她脖頸後,微微用力,就將宋辭像拎一隻小奶貓似的,從他懷裡拽出來。

宋辭眼圈紅紅的,看向他,“真不笑話我嗎?”

“不笑話。”霍慕沉貼近她耳垂,低低沉沉說著:“我求之不得。”

宋辭聽到這話,才喜笑顏開。

霍慕沉看到她綻開笑顏,也跟著勾起唇角:“小辭,你乖點,剛生完寶寶,不許胡鬨。”

宋辭聽霍慕沉這樣說話,才猛地想起來自己剛生完寶寶。

她摸了摸自己憋下去的肚肚,“這裡突然空了下來,我皮膚不會鬆弛吧。”

“不會,我們轉到月子中心。”霍慕沉輕聲紓出她的隱憂,“不會讓你長一根妊娠紋,也不會讓你恢複不了先前的身材。”

“那我可以讓某處更豐滿嗎?”宋辭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句。

霍慕沉忍俊不禁,眉目裡全都是溫柔,“可以。”

宋辭見他眼神裡的壞笑,突然炸毛:“你這是什麼眼神,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也是受益者呢!”

“對對對,我們小辭說什麼都對,隻要是小辭說的,都是對的。”霍慕沉無下限的縱容著自己的小妻子,“還困嗎?”

宋辭搖搖頭:“不困了,就是身體冇那麼多力氣。生寶寶的時候還是很累的,但是我看見你哭的比我還慘,我就不累了。”

霍慕沉臉色發黑:“你想的還真是挺多的。”

宋辭嘟起嘴巴,“我還讓你剪斷臍帶呢。”

“我替你清理廢物,你也應該感謝我纔對。”霍慕沉語氣裡全都是理直氣壯,全都是肆無忌憚的寵溺。

“你在說你兒子是廢物!霍慕沉,你是不是想要嫌棄我生的寶寶?”宋辭作起妖來,連霍慕沉都不得不服軟。

霍慕沉揉著她的腹部,“他被外公抱走,現在名字還冇有,你想好取什麼名字了嗎?”

宋辭揉得舒服的眯眯眼,“霍隨意嗎?還是霍隨遇?名字的問題,讓外公去定就好了,我的名字不也是你和媽媽兩個人隨便一定嗎?”

霍慕沉擰眉,堅決不承認,“這件事,不是我做的。”

“那是誰?”

“景女士。”

霍慕沉一口咬定。

宋辭挑眉,纔不相信霍慕沉的話,但是她麵色上絲毫不顯,完全就是‘隨你怎麼說,我都會這樣想’的狀態。

霍慕沉見她還滿臉不信,大掌輕輕伸過去,探到宋辭的腋下,輕輕撓了撓。

宋辭冇忍住,不斷往後退,笑個不停:“霍慕沉,你不要太過分,哈哈哈,我剛生完,你就欺負我……哈哈哈,你鬆開我……”

“小辭,你的精力完全不像是剛生完。”霍慕沉越發隨意道。

“哈哈哈,我要是你的話……絕對不會欺負自己老婆。”宋辭笑得岔氣。

霍慕沉垂眸,看到她額頭上滿是熱汗,臉頰泛出紅暈的潮紅色,洇暈出粉嫩嫩的可愛,忍不住牽起唇角,“不逗你了。”

他將自己的手抽走,見到宋辭毫無力氣的跌在枕頭上,才放過她。

“我先讓人送飯菜過來。”

霍慕沉掀開被角,確保宋辭不會著涼,走到門口讓人放飯菜進來。

隻是剛推開門,門口的人便提著飯盒走過來,“我們叨擾嗎?”

霍慕沉挑眉,“不叨擾,把飯給我,人離開就行。”

唐易:“……”

唐書:“……”

他們是眼睛瞎纔會覺得霍慕沉紳士又有禮貌。

霍慕沉修長的手臂伸過去,輕而易舉的就將唐易手中的餐盒取過來,轉身就要關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