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1359章 我手小

-

第1359章

我手小

霍慕沉目光全都灌在宋辭精緻蒼白的麵龐,易碎又白皙得如同瓷娃娃,他黑眸深處逐漸滋生出蔓延出來極致危險感,唇角隱約有一些莫名的笑意。

骨節分明的指骨從她小巧光潔的下巴上劃過,霍慕沉扶住她肩頭,將她摁在自己懷裡,拉住被子,兩人躺在床上。

她四周都佈滿了霍慕沉佈下來的天羅地網,整個人都窩在他懷裡,下巴被男人兩根如玉的手指抬起來,隻能對上男人炙熱如火,沉浮如欲的陰鶩雙眸。

宋辭胸口起伏得厲害。

宋辭被撩到心亂。

霍慕沉也亂。

他修長的雙腿斜搭在椅子上,慵懶至極,“小辭,現在冇有礙人的東西,現在我們可以想做就做,嗯?”

宋辭臉頰迅速變成火燒雲色,將自己臉蛋埋在他胸口,“我纔剛生完一天。”

“心肝兒想臟了,不是,嗯?”霍慕沉嗓音低啞,語調很是緩慢,“我想問你去哪裡度蜜月,你該不會是想和我進小黑屋?”

宋辭也鬼使神差的反問半句話:“你有小黑屋,我就進,如何?”

“心肝兒說話可是算話,千萬不要反悔。”霍慕沉語氣中的笑意更加明顯,“心肝兒,辛苦你了。”

宋辭猛然回神!

她怔住!

她在說什麼!

她又答應了什麼!

手心發軟,軟軟趴在霍慕沉胸懷裡,宋辭仰頭看向近在咫尺的霍慕沉,語氣有些無助茫然,聲音很輕很輕:“我……手小。”

“所以?”“捏……”“嗯?”“不住。”

“嗬。”

霍慕沉有意壓低了嗓音,說道:“容得下,他都能容得下,不是嗎?”

宋辭:啊啊啊啊啊!

老天爺啊!

她想倒退下時光進度條!

“你又想歪了不是?”

“啊?”

低沉的嗓音讓她思緒都迷迷糊糊,“我說的是小辭如此瘦小,都能將又胖又醜的討人精容納在子宮裡,還能順利順產下來,你以為是什麼呢?”

“我認為的也是討人精。”宋辭不自然的轉移話題,“霍慕沉,我們該給他起名字,不能總是叫他‘討人精’。

外公之前說過叫‘霍隨遇’,你說叫‘霍隨意’,後來不是決定讓寶寶抓鬮嗎?

還是說家族投票,讓我們問一問大家到底叫什麼?

畢竟我是真的不知道叫什麼,所以他纔會冇名字,隻能叫討人精嗎?”

霍慕沉低頭看向她不自然的閃躲眼神,以及顫抖的呼吸聲。

他是有點越界了。

她現在敏感,禁不住撩的。

“名字再議,不重要。”霍慕沉輕輕拍撫她後背,“你先睡覺,等過幾天在醫院休息完,我們就回到公寓裡住,可以考慮再去度蜜月。”

“恩恩。”

許是霍慕沉的聲音有安眠作用,宋辭冇一會兒就趴在他懷裡睡過去,最後拉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掌心裡把玩。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後,霍慕沉竟然笑得胸腔深處傳來震動感。

他的確想讓小心肝兒看看。

她專屬的小黑屋。

……

……

暗黑地下室內。

琳琅滿目的掛飾在眼前斑駁而過,讓人亂花迷人眼。

而正中央的鍺紅色的質感沙發,全都是金屬光澤,還有上麵的鐐銬,更是散發著誘人的危險光澤。

一幕幕,卻隻是在霍慕沉腦海裡一閃而過。

霍慕沉倏地睜開眼眸,看向旁邊還在熟睡的小辭,眉眼登時溫柔。

這抹氛圍溫柔,如同絲絲縷縷的纏繭湧上來。

這種禁慾感和曖昧氛圍,讓宋辭掛在霍慕沉編織出來的捕夢網裡。

霍慕沉溫柔看上好一會兒後,才輕手輕腳的起身,走出門外。

陸子衍過來,正色道:“三哥,唐家還有江家的人都來了。媒體對外還冇有釋出訊息,有小道訊息傳出去,要是亂傳的人,我也全都製止住。

三嫂產子這件事,對外我們守口如瓶,還是公佈出去。”

“不公佈照片,隻說生產平安,男女都不用說。”霍慕沉右手的指骨隨意搭在自己的鑽戒上,隨意轉了轉,在陽光下折射出冷冽的冷芒。

“三哥這件事你放心,我出麵絕對會混淆媒體們的視線,保證不會讓外人看到我女婿的廬山真麵目。”

“隨你。”霍慕沉不在乎,“最近我要卸任,從總裁變成首席執行官之一即可,讓景女士和你接任,另外我也會給淮北放假。”

“你要卸任,那我可不可以也卸任?”

“不行。”

霍慕沉冷漠無情的拒絕陸子衍的提議,“我和小辭休息期間會和唐家人交涉,給你提親,要是你也卸任,那你冇工作,唐家……”

“三哥!”陸子衍爾康手,“我愛上班!我能為m&r工作是我的驕傲是我的自豪,所以三哥你放心大膽的去休假,公司我保證給你打點上下,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嗯,看著霍董,我不喜歡有人改變我的經營模式。”霍慕沉命令。

“明白,保證完成任務。”陸子衍鄭重點頭,“三哥,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說說。”

“嗯。”

“就是江隊長的事。

我知道是對於三嫂是挺過分,但是江家澄清的實在是太快,已經明確江景行不是江家的子嗣,就算有官方宣佈說江景行不是秦晟的兒子,卻冇有人相信。

現在他在輿論風頭上,尤其是有不少媒體號將三十幾年前的大型人口失蹤案聯合起來,江景行幾乎背鍋,永遠下不來。

前幾日,江景行以身體不良於行遞交辭呈。”

頓了頓,陸子衍立刻表明自己態度,“三哥,我冇有想過要讓三嫂再出麵,我隻是想問問我可以不可以在暗中幫扶一下,也是挺不容易的。

有錯,是真有錯。

但無辜也是有些無辜的。”

霍慕沉冷臉迴應:“你想做什麼是你的事,但是你要考慮唐家。”

陸子衍胸腔裡倒抽一口涼氣:“三哥你是說……唐家也恨不得江景行去死?那江景行真是太慘了。”

“冇人想他死,但冇人想去落井下石。”霍慕沉冷冽開口。

“我明白了。”

陸子衍明白霍慕沉想置若罔聞,他也能清楚在經曆過沉沉浮浮後的跌宕人生,有些過錯是可以避免,但偏偏江景行讓本來順利的一切,再次變得坎坷。

何遇,也許不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