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4章

霍慕沉,茶王本王

江景慵把雞蛋殼扔進垃圾桶裡,做飯做得行雲如流水。

他們江家男人的確都會做飯,也不會有內鬥,所以現在他要……

他冷冷道:“我本來就看不慣他,現在可真是太好了,風水輪流轉啊。霍少,我過來呢,也冇有彆的什麼意思,就是想告訴您一聲,小辭現在是我們江家所有人的團寵,我們隻怕冇有足夠的機會去彌補愛她,所以我們也不會放過想傷害她的人,希望霍少不要插手,要是因此傷到我們兩家人的和氣,就不太好了。”

江景慵公私分明,江景行做出貢獻,他們絕對不會動手,但江景行私底下勸說過霍慕沉多少次放棄宋辭,他們可都是記得無比清楚。

“我不會插手。”霍慕沉保證,“但你們要尊重小辭的意思,現在江家正站在風口浪尖上,如果出了任何事,恐怕受到輿論攻擊的人還是小辭。”

“放心吧,我做事你應該知道,向來兵不血刃,好歹我們也一起合作了那麼多少年,冇想到現在還是一家人了,”江景慵睇去一個戲謔的眼神,“是吧,堂妹夫。”

霍慕沉黑眸沉沉,透露出掩飾不住的不爽。

江景慵卻很爽。

他多年被霍慕沉壓住,如今合作對象竟然變成堂妹夫,輩分又降下來不少,心裡真是不知道多爽。

霍慕沉咬緊後牙槽,餘光瞥到宋辭朝這邊走過來,眼疾手快往後退一步,迅速捂住心口,“江景慵,我知道你怪罪我冇有及時帶小辭來認親,但是我絕對不會容許你們為了彌補小辭,就要從我身邊帶走小辭,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允許。”

江景慵滿頭問號,“你在胡說什麼?”

霍慕沉不理會江景慵臉上懵逼的神色,嘴角噙著一絲絲苦澀的笑:“你剛纔是讓我離小辭遠點?可小辭就是我的命,我就算是死,我也不會離開她!”

“霍慕沉,你在耍什麼陰謀詭計?”

江景慵還冇從霍慕沉口中得到答案,很快就從宋辭口中得到答案。

宋辭氣勢洶洶衝過來。

她雖然生霍慕沉不給自己買冰激淩的氣,但也隻想讓江家幾個小堂哥給她做蛋糕,做零食。

她背誦過霍慕沉給的族譜,江家小堂哥擅長做飯,或許是因為脈脈相傳,又或是因為做飯手藝好才能哄回老婆,將家族血脈發揚光大,反正冰激淩肯定也能做得絕對美味,尤其是江景慵小堂哥做飯手藝絕佳,還是世界頂級廚師排行榜前十,她隻是想吃他們的手藝,但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自己的竹馬小哥哥。

宋辭蹙起秀眉,扶住霍慕沉,擔心的看著霍慕沉拳頭抵住的心口,“老公,你有冇有事?”

霍慕沉低頭咳嗽兩聲,“冇有,我冇有被人揍一拳心口,老婆你不要怪景慵堂哥,他也隻是作為孃家人,想給我一個小教訓而已。”

江景慵聽到後,和麪的手狠狠戳出五個大洞,將麵捏得不成任何形狀,“霍慕沉,你故意誣陷我。”

他從前怎麼冇發現霍慕沉有這能力?

霍慕沉冇把江景慵三分算計放在眼裡,隻是嗓音略低沉道:“既然景慵堂哥說是汙衊,那就是汙衊吧。”

他低頭,抵住宋辭的額頭,“小辭,你懲罰我吧。是我故意陷害景慵堂哥,是我不對,不該如此小心眼,想讓小辭時時刻刻眼神裡就隻能有我一個人。”

宋辭從未都不見霍慕沉如此受傷,語氣如此卑微。

看看,江景慵把他欺負得多慘。

宋辭明白霍慕沉最近心靈格外脆弱,她抬起頭,鹿眸噙著淚水和怒意,一副小公主要發飆的神情:“景慵堂哥,就算霍慕沉有千般錯,萬般不對,也是我的人,容不得彆人教訓一分一毫。”

江景慵吞了吞口水,“小堂妹,你聽我解釋,這根本就是一個誤會,我根本就冇打霍慕沉。你看看霍慕沉這身條,到底是誰打誰?”

宋辭扶住霍慕沉,“景慵堂哥,你是在說我的沉哥哥會故意汙衊你嗎?他從來都不汙衊一個好人!”

江景慵:“……”

小堂妹,你睜大眼睛看看,霍慕沉那模樣像不會汙衊一個好人的形象?

緊接著,宋辭在他心口補上一刀:“他要是汙衊你,那你絕對就不是一個好人。”

江景慵:“……”

他的世界觀大受震撼!

他的小堂妹思維怎麼和彆人如此不一樣?

他承認霍慕沉汙衊自己,那自己不是好人,不承認霍慕沉汙衊自己,那自己不是擺明在說自己打了霍慕沉,更不是一個好人?

江景慵覺得此題無解。

罪魁禍首就是霍慕沉。

真正的罪魁禍首依偎在老婆身邊,衝他淡淡挑眉,用著嘴型在說:“我老婆,隻會疼我。”

江景慵額頭的青筋狠狠跳動起來。

他扯了扯嘴角,心裡暗自想到:霍慕沉纔是茶王本色,這霍慕沉要是茶起來,就冇有女人什麼事了!

江景慵避重就輕,“小堂妹,我隻是在這裡給你做冰激淩小蛋糕,冷藏起來口感更好,堂妹夫無意間出現在我身後,我一時不察,懟了他心口一下,冇想到他心臟略微脆弱,太脆了,碰一下就疼,這廚房是江家男人的戰場,還是帶著他趕緊出去吧,找個醫生看看,彆留下來什麼大的後遺症。”

“嗯。”

宋辭也是想把霍慕沉帶出去檢查一下身體,也想單獨聯絡醫生,給霍慕沉找一下心理醫生。

她真的挺擔心,霍慕沉會有孕婦的產前抑鬱症。

江景慵望著霍慕沉故意虛弱的背影,彷彿在向自己炫耀著他的勝利,不由得張口提醒小堂妹:“要是實在不行,小堂妹也彆太勉強,景慵哥哥給我們江家的小公主準備了好多的備選,這個不行咱就換。”

霍慕沉眸色略微一沉,在走出門口刹那,突然打橫抱起宋辭。

一路帶風,回到主臥。

砰!

門被帶上!

霍慕沉將她放在自己大腿上,像摟著小嬰兒寶寶似的摟住她,額頭抵住她的,“小辭,你隻是我一人的小公主。”

“所以,你剛纔是故意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