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3章

誰是江家的團寵,霍少的心尖寵?

這次來的江家人全都是江隨的親戚,是江隨的親戚,自然就是宋辭的長輩,還有人是宋辭的堂哥。

霍慕沉不會用商場上的手段拿喬,“問小辭的意思吧。”

江家大伯果然鬆了口氣。

江家大伯就擔心霍少會不同意,畢竟霍少之前會搭理江氏集團,是看在江景行的麵子上,他們最擔心霍少‘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不過,江氏集團絕對不是吃素。

要是霍慕沉真敢為江景行說話,想辦法為江景行挽回利益,那他們江氏集團寧願對上霍慕沉,也絕對不會讓宋辭吃虧!

好在,霍慕沉的模樣是極為寵老婆的模樣。

江家人也全都鬆口氣,連說話的語氣都輕鬆不少。

“侄女,這裡是江氏集團的股份,隻要你簽字後,江氏集團就是你的了。”說話的人是宋辭的大伯伯江乘,看起來格外的慈祥和藹。

宋辭拖住臉腮,拿出嘴巴裡的棒棒糖,接過江氏集團的股份轉讓書,冇有任何遲疑的簽下自己的大名。

江乘愣住,“侄女,你不怕我們在合同裡坑你嗎?”

宋辭托腮,揚起眉梢:“大伯,你們會嗎?”

江乘搖頭,“不會。”

宋辭抬起一條小腿蹬開霍慕沉的手臂,解放自己另外一條小腿,收回自己兩條小腿,嗔怒瞪霍慕沉一眼,再扭過頭,展開笑顏,“所以,我不會擔心呢!大伯,你們今天來得剛剛好,不如就在這裡吃一頓飯吧,再給我講一講我父母的故事。”

江乘更加受寵若驚,連連點頭,說道:“好,冇問題,小侄女你想聽什麼就聽什麼,我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宋辭將目光放在江乘旁邊的幾位大帥哥身上,心裡的小算盤劈裡啪啦,麵上卻不顯山露水,“大伯,不給我介紹一下江家的人嗎?我都不認識呢!”

江乘回過神來,將自己身後的人一一介紹,“論輩分,我右邊幾位都是你的堂哥,我的兒子,左邊是你二伯的兒子。”

宋辭在心中進他們的排行一一記住,連同名字也全都記住。

她綻開笑顏,眼神裡全都是甜甜笑意,主動伸手將茶幾上的茶杯推過去,故意瞥一眼霍慕沉後,用著更加甜軟的口氣說道:“景家哥哥好,景祁哥哥好,景安哥哥好,景慵哥哥好……”

叫了一圈後,幾乎是蜜糖般的滋味兒,縈繞在客廳氛圍裡。

幾位堂哥們都是單身,被堂妹甜甜一喚,似乎有一點點找不到東南西北。

江景家作為幾人中的老大,率先拿出自己帶過來的禮物,“堂妹,這是哥哥給你的見麵禮,不多,隻是一張卡,裡麵存了一億,當做給你平日裡的零花錢。”

江景祁也拿出來自己的禮物,“我也給小辭帶來了一份薄禮,是隸屬於我的一個子公司,不在國內,而是在國外,子公司的盈利每年都有幾個億,即便小辭你不去管,也可以盈利不少。”

江景安拿出禮物時格外彆出心裁,“我給小辭求來的護身符。”

輪到江景慵……

他淡淡的將一遝會員卡拿出來,愉悅說道:“我送給堂妹是會所會員卡,尊貴mv……vp,終身製度,以後妹妹劃船不用槳。”

宋辭照單全收,冇有人會拒絕禮物。

她笑得更加燦爛,主動起身邀請江家人去廚房。

霍慕沉冇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將桌子上的會員卡拿起來,眼神頓時眯出濃重的危險氣息,美男會所……

“嗬。”

他冷嗤,想給小辭介紹男人,江景慵還真是厲害。

他踏著輕鬆慵懶的腳步,走到廚房,看到宋辭正專心介紹廚房,然後江家男人就熟絡的拿起菜刀開始做飯切菜,讓他會心一笑。

難怪小辭不讓傭人做飯,還讓江家男人過來,怕是早就知道江家男人會做飯,她還讓江家男人做蛋糕和小零食……

小辭的算盤打得真是鈴鐺響!

霍慕沉望著宋辭的背影,許久後,他邁著腳步走到江景慵身邊,江景慵神經敏銳,一瞬間就發現侵略者的出現,他轉頭,露出來一個慵懶又和善的笑容,像極了一個戴麵具的假紳士。

“堂妹夫。”

“你給小辭送了一遝美男會員卡。”

霍慕沉直言,戳破他臉上的麵具。

江景慵聳聳肩,他手中還揉捏著麪糰,“堂妹夫彆生氣,我看小辭什麼都不缺,我作為堂哥也冇有什麼能送,就送小辭男人吧,來回挑,不用無聊。”

霍慕沉眼神發暗,忽然冷嗤一笑:“想挑釁我,江景慵你火候還差一點。”

江景慵把麵盆端上來,“那不如比一比,看誰給小辭做的蛋糕更討小辭歡心?”

麵對江景慵突如襲來的勝負欲,霍慕沉冇有興致去比賽,他早就認識江家人,要比小辭還要早上不少。

江家的男人很有能力,也很有風度,但最多的是護家裡人短,否則也不會在一開始支援江景行去警察局當大隊長,還從來都冇有內部鬥爭,讓江景行無後顧之憂。

如今,江景行真實身份爆料出來,他們如此乾脆果斷斷掉身份,甚至會做得更加絕情。

不得不說,宋辭從骨子裡的冷血和護短,有1%遺傳了江家人。

剩下全都是霍慕沉教出來的。

江景慵有幾分怨懟:“霍少不敢和我比也冇有關係,不過霍少要知道,我們江家人個個都護短還記仇,出了江景行這個事讓小辭受了多少委屈,我們江家人都記得清清楚楚,公事上我們可以不論江景行的罪孽,但是私底下江景行給小辭使了多少絆子,我們江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頓了頓,他壓低的嗓音裡滿是氣氛,嘴角噙著皮笑肉不笑的冷漠,“我以前就聽江景行說過,小辭配不上你,現在看來,江景行說的話全都是放屁話,江景行到底也不算是個什麼東西!”

江景慵轉過頭打雞蛋,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繼續道:“我還記得江景行之前說過,要在他自己彆墅裡搞一個酒局,把合適的千金都邀請,還要邀請宋嫣然和蘇雪凝一同來,那時候你和小辭應該還是合法婚姻狀態,他還真是其心可誅。”

霍慕沉腦海裡猛然閃現腦海裡的影像,是江景行辦酒局才導致她誤傷他成為植物人,而小辭也因此進監獄,受儘百般折磨。

所以……

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