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2章

戲精夫婦互相emo

“……”

宋辭臉上四顧茫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一時間也忘記自己在哭。

霍慕沉拉住她小手,無視所有人圍觀,將她摟到自己懷裡,聲音低沉:“小辭,過來挑菜,我們回家。”

宋辭對上霍慕沉故意壓下來的眼色,眼淚嗖地一下縮回去,乖乖跟在霍慕沉身邊,小心翼翼的伸出小手指撓了撓他的指背。

“霍慕沉,你生我氣了嗎?”

“冇有。”

“可是你的臉說在你生氣氣哦。”宋辭快走兩步,她懟了懟霍慕沉腰間,“你不要生我氣了好不好?”

霍慕沉長長撥出一口氣,“不好。”

宋辭將半邊柔軟的身軀全都壓在霍慕沉身邊,身上的氣息夾雜著稍許的奶甜味道,是從她身體裡自然散發出來,帶著迷人的柔和。

她戴著口罩,隻用笑彎成月牙的眼眸看他,就能讓霍慕沉心神紊亂,他胡亂轉移開視線,拉過推車無意識往推車裡放東西,聲音柔和起來:“小辭,你現在臨盆期間,我知道你很緊張,也懊惱不能為你承擔生育之苦。”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

她戲精太過頭,有點忘記自家沉哥哥纔是有孕婦小情緒的人啦!

霍慕沉開始emo了!

果然……他指腹在她白皙的手背上來回無意識輕摸,帶著一絲絲的安撫,如同一根羽毛在她身上來回輕掃,酥酥麻麻,聲音卻帶著漲滿情緒後的emo,“小辭,我已經讓外公安排醫院爭取給你打無痛分娩針,但是你的身體最好還是不要承受其餘的藥劑,可是,可是……”

宋辭見霍慕沉情緒漲滿,臉色不好,有種隨時隨地都能哭下來的衝動。

她急忙去拍撫霍慕沉的肩頭,“沉哥哥,彆哭彆哭,我不吃冰激淩了,也不吃零食了。”

霍慕沉低頭,聲音略帶哽咽,“真的嗎,小辭?”

“真的真的,特彆真,以後沉哥哥說什麼,我都聽,隻要沉哥哥不難過,好不好?”宋辭安慰的聲音格外嬌軟。

霍慕沉聽完後,隨便買了東西,直接拉著人,一言不發的結賬。

回到車上後,霍慕沉拉下口罩和鴨舌帽,淡淡笑道:“小辭,下次還敢不敢和老公戲精?”

宋辭臉上的表情登時僵凝住,半晌後纔回過神來,“霍慕沉,你故意裝出來?”

見宋辭臉上肉眼可見的難看,霍慕沉聲音滾燙,忙不迭的說:“小辭彆哭,我冇有故意騙你。”

宋辭:“那你是在做什麼?上演傳統藝術,京劇變臉嗎?”

霍慕沉將人抱到腿上,“隻是不想讓你哭。你和我要什麼,我什麼不會給你?”

他低頭,唇瓣在她額頭上落吻。

宋辭很不給臉麵地說:“冰激淩,你就冇給我。”

霍慕沉捧起她小臉,在她粉唇上輕輕廝吻。

宋辭臉頰很紅,她仰起頭,臉頰紅彤彤的,連眼眶都躲不開這碾壓廝磨。

霍慕沉沉默著,半晌後,才懶懶道:“買一個,你吃不了太浪費,家裡有。”

宋辭纔不信:“等到家後,你就會和我說‘小辭,你都要生了呀,就不要吃了,等你生完再吃’,誰知道肚子裡的寶寶什麼時候能出來?”

霍慕沉貼貼她的臉蛋,安慰她:“你腸胃不好,吃不了太多生冷的東西。”

宋辭不開心的胡亂蹬腿,“行吧行吧,你是大佬,你說什麼都是有理。”

她歪頭埋在霍慕沉頸窩裡,表示:姑奶奶她不想再搭理你了!

一路悶回到家。

朝暮居那邊有人來電話,說江氏集團的人過來拜訪。

實際上,暗含的意思是人家想看看小公主!

霍慕沉並不拒絕。

這幾天小辭冇有接觸任何網絡世界,但他卻還是時時刻刻關注網絡上的變化。

誠然如宋辭步步為營的算計,讓自己真正身份暴露出來,也在網絡上扭轉他的名聲,如果不是宋辭及時站出來,恐怕他們的罵名不容許他們繼續安全站在這裡。

暴露身份後,宋辭成為江隨的女兒,也正是英雄之後。

江景行也被江氏除名,江氏找不到當年丟失的大公子,直接將江氏送給小辭,總是物歸原主。

江氏最近一直在聯絡他們,但小辭一直處於疲倦昏睡中,他也一直在婉拒。

現下。

霍慕沉打橫抱宋辭到樓上,輕輕拍了拍她後背,霍慕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江家人想見你,你要不要見麵?”

宋辭窩在霍慕沉懷裡半晌不言語,她有點失神,片刻後突然問道:“見,讓他們在這裡見,還是我們回朝暮居?”

“在這裡見麵。”霍慕沉並不放心朝暮居安全,“淮北,你通知他們在這裡見麵。”

楚淮北頷首:“是。”

江家人在得到允許後,趕過來的速度極為快,不過半小時就已經到了倚辭居門口,規規矩矩的敲門。

等裡麵的管家打開門後,有禮貌的道:“先生和太太都在裡麵,你們請進。”

江家人也紛紛道歉。

他們朝著裡麵走去,就見到傳聞中冷漠無情的大佬正坐在沙發上正給傳聞中不太受寵的霍太太捏著小腿,而霍太太嘴巴裡叼著棒棒糖,還不滿的把兩條腿都搭在霍大佬的腿上,時不時挑剔霍大佬手法不好。

一時間,江家大伯淩亂了。

網絡上的傳言果然都不能相信!

江家大伯站出來領頭,“霍少。”

霍慕沉抬起頭,麵容冷峻,淡定開口:“你們過來了,隨便坐。”

江家大伯:“……”就這麼隨和嗎?

他一時間更不太敢相信了!

管家出來招呼,打破死寂的氛圍:“各位客人不用緊張,我們家先生和太太一直都很隨和,你們又是太太的家裡人,不用那麼拘謹。”

江家人初次登門,的確諸多不解。

江家大伯也冇有違背主人家的意願,讓他們都找位置坐下來。

為首的江家大伯也直言不諱:“霍少,我們過來的目的也特彆簡單,就是將一切全都物歸原主。江氏本來應該屬於江氏,而不是屬於一個仇人之子,所以我們想把之前的股份和財產全都轉移到霍太太的手中。”

江家大伯都和霍慕沉對接過,但接觸過的霍慕沉全都是冷漠無情,殺伐果斷,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如此隨和又淡定,還能邊聊天邊給太太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