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5章

霍隨意還是霍隨遇?(1)

霍慕沉彷彿失而複得般,扣住她的後腦,修長勁瘦的指骨穿過她烏黑髮絲裡,指尖的灼熱一路從她後腦到她纖細脖頸後。

外麵水深火熱,卻阻擋不住車內溫情襲來,如同乾涸撞擊上甘霖。

霍慕沉顧不得多少深情大義,隻想擁有宋辭。

他發覺自己冇有宋辭想象中的理智,反而是宋辭包容了他的崩潰。

溫情不知過多久,湖水裡的碰撞逐漸風平浪靜,熱風也在兩人中間席捲成漩渦,將兩人包圍其中。

一遍又一遍的吻了過去。

彆再吻了!

聽到不合時宜的‘咕嚕’聲,霍慕沉才鬆開紅腫的唇瓣,看向軟成一尾魚的宋辭,“餓了?”

他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額頭,“老公帶你回家吃飯。”

宋辭貼到他胸膛,聆聽顫動的心跳聲,有幾分虛弱無力:“要老公抱抱。”

“好,老公抱抱。”

霍慕沉張開雙臂,將人放到後車座後方,副駕駛不太安全。

宋辭躺在後車座裡,力氣明顯被抽乾後渾身疲倦,枕在休息軟枕裡,累得睜不開眼皮,安心地蓋著霍慕沉的風衣,嗅著熟悉的沉木清冽氣息睡了過去。

霍慕沉的大掌安撫著她的小腦瓜,“睡吧,我守著你。”

宋辭入眠得極快,霍慕沉開著低調內奢的邁巴赫,冇有帶宋辭去朝暮居,而是去了一處繁華清幽的倚辭單居。

霍慕沉買的是大平層,在頂樓,所有配置也全都是彆墅設置。

他打過電話要所有醫生在門口候著,連朝暮居裡的管家也都挪了過來。

霍慕沉擔心秦晟在朝暮居裡也暗中放了炸彈,他的房地產很多,但這裡是他二十歲那年離開華國時單獨購買,公寓住所不大,容納人也不多,但冇有任何人知道,也最安全,他一直都冇告訴每個人,就是在等今天。

抵達到地下車庫,霍慕沉打橫抱起熟睡未醒的宋辭徑直走近電梯,直達頂層。

剛一進去,醫生便拿著儀器嚴陣以待,戰戰兢兢地檢查。

出來後,醫生纔敢喘口涼氣,說道:“霍少不用太擔心,霍太太是孕晚期,疲倦特彆困都是正常現象。加上霍太太身形偏瘦,所以羊水和身體帶來的水腫讓霍太太負擔起來會比較重,但是最近兩個星期內都是臨盆預產期,要注意孕婦的情緒。”

頓了頓,醫生瞥了眼霍少逐漸好轉臉色,纔敢喘第二口氣,“霍太太肚子裡的寶寶目前看是健康,步主任也和我們講了霍太太的情況,我們做了排畸,寶寶是冇有任何問題,而且已經到了臨盆期也是足月,心肺功能應該發育得都不錯,唯一有可能影響的副作用就是神經係統,這個我們要出來才能知道下決定。”

霍慕沉心理有承受能力,可是到現在,他竟然接受不了一絲一毫的動盪。

“不管用什麼辦法,保證我太太安全。”

“我們一定會做到,霍少您放心。”

“麻煩了。”

醫生聽到這話震驚了下,神色裡全都是訝然。

霍少哪裡有網絡上傳出來的不近人情,心狠手辣,明明就極為紳士有禮貌啊!

比他之前見到那種一來就牛逼轟轟,恨不得懟天懟地的總裁好太多了!

霍慕沉讓管家帶他們離開,轉而坐在床邊,深眸凝視地宋辭白皙微淡的臉頰,充斥著心疼,“小辭,這回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再有一次,真想把你和我都囚禁在小黑屋裡,這輩子都不要出來好了。”

呢喃了好一會兒,宋辭都冇有轉醒後,反而一直睡到了半夜。

‘幼兒園事件’也處理得差不多。

深夜三點鐘,陸子衍打來了電話。

霍慕沉走到陽台接起來:“喂。”

嗓音低沉,帶著熬夜過後的沙啞。

陸子衍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三哥,你現在有空不?來一下醫院可以不?”

“什麼事?”

男人問。

“就是,大哥的腿恐怕保不住了。當時炸彈離他們太近了,秦晟的生命線一停,紅外線炸彈最多也就十幾秒,他屍體一下子炸開了,大哥本來還有機會逃出去,但是商裳那邊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去,就……結果現在就是商裳冇什麼大事,一點皮外傷和腦震盪,但是……”

頓了頓,陸子衍於心不忍,“大哥的腿被壓到了。”

“叫我做什麼?”

霍慕沉凝睇向遠方,窗外廣袤天空裡夜色黑,一寸寸被他眼底的暗黑逐漸吞噬,消散在他內心的黑暗漩渦。

陸子衍:“大哥現在和江隨也不是親子關係,江家人全都拒絕給他簽字。我支付了醫藥費,但是要人來簽字。”

也不能怪罪江家人狠心。

江家人本就恨不得啖秦晟肉,喝秦晟血,現在通知江家人,他們培養了三十年的江氏繼承人是仇人的兒子,他們怎麼會去簽字!

江家人現在隻想把宋辭接回來。

他們甚至在得到訊息的一瞬間,就開始著手控告江景行,準備將江景行名下的所有財產還有整個江氏送給江氏本來的小公主——宋辭。

“你讓我簽字?”

“可以簽嗎?”陸子衍問,“要不然我聯絡一下秦家人?”

隻是在外麵就隻剩下秦梨兒一家了!

但是秦梨兒因為這件事,星途估計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要不然許涼州也不會到現在都不出現。

“你簽吧,小辭現在冇安全感,我陪著她。”

實際上,冇安全感的人是他。

陸子衍那邊默了默,隨後道:“行。三哥,你不用為難,我知道你是外冷內熱類型,否則按照你得知真相的那一刻起,早就開始報複大哥了。不過這一切早就在預料當中,大哥躲不掉。”

隻是宋辭能隱忍到今天才爆發,一擊擊殺,簡直是太出人意料!

陸子衍忽然發現,冇有人能惹到宋辭還能全身而退。

從頭到尾都冇有!

霍慕沉冇聽陸子衍後麵的話,隻是回到客臥裡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上了管家備好的絲綢質地睡衣,剛一掀開被子,就感覺到一雙小手摸了過來。

而且摸在了……

他迅速捕捉到她小手,按在自己腹部上,在她耳根輕輕咬著,“小辭,現在不許再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