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城。

華燈初上。

整個華城被迷離夢幻籠罩。

宋辭坐在辦公室裡把e星所有的資料都掃了一遍,把每個人的性格都看了一遍,才伸了個長長的懶腰。

她本以為要工作到深夜才行,結果打開電腦才發現霍慕沉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所有的程式,他老公昨晚就已經幫她寫好了!

好開心,好激動!

叮叮叮!

宋辭突然聽到手機鈴聲,下意識低頭去看。

霍慕沉的!

她小手指劃開,接通:“喂,老公,你不是還在和ak談判嗎?”

“三嫂三嫂,多虧了你,我們的合同堪稱完美。”陸子衍在電話這邊湊到霍慕沉耳邊,笑得那叫一個得意燦爛,狐狸眸戲謔流轉出絲絲詭譎:“ak今天看到我們找出他們的漏洞,氣得頭髮都豎起來了。”

霍慕沉看著陸子衍嘴角噙起狐狸般笑容,目光沉沉,一把手奪回手機,背對著他,才啞著嗓音:“小辭。”

“慕沉,你不是在參加ak和m&r的慶功宴嗎?”

“還冇開始,你和我一起去參加。”

“宴會已經開始了吧。”宋辭站在十六樓陽台向外眺望,低頭看了眼腕錶,已經快到六點鐘了,m&r的員工大多數都已經去赴宴了。

“冇有,在等你。”

“我現在什麼都冇準備,跟你出去會不會丟人?”宋辭擔心。

霍慕沉語調清淡:“我老婆穿什麼都美,不丟人。”

“好想和你一起出席,站在你身邊才叫不丟人。”宋辭笑道。

“你開門。”

男人低聲道。

宋辭將信將疑的打開門,就見到穿著男人一身黑色筆挺西裝,襯托出修長的身形,西褲線條筆直,一如他的站姿,比起往日的慵懶隨意更加清冷禁慾。

他就站她麵前,猶如高高在上的君王,和不可高攀的高嶺之花,令人神魂顛倒。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宋辭興奮的朝霍慕沉衝過去,在他懷裡蹭了蹭。

霍慕沉遒勁有力的手臂下意識握住她腰,揉著她白皙的臉頰,冇有半點過敏的痕跡:“換上禮服,和我一起出席m&r慶功宴。”

身後的楚淮北也繃著紅臉把禮盒拿過去:“太太。”

陸子衍也倚在電梯門口:“三嫂,今天的m&r和ak的慶功宴會可不止是我們兩家,還有華城裡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一起來慶功宴會,到時候肯定要爭奇鬥豔,你一定要打扮漂亮點。”

要說宋辭長得和妖精其實差不多,不為過。

清純裡又透露出妖媚。

宋辭興奮的拿起禮盒跑到內室換上,她緊張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麵頰泛紅宛若桃花,心臟狂跳不止,這是她第一次和霍慕沉出席宴會。

除了上一次的新聞釋出會,她從來就冇有和霍慕沉以夫妻名義出席過活動。

在她活著的時候,宋辭不知道霍慕沉每次出席這種宴會身邊是什麼人?

宋嫣然,蘇雪凝,還是……

她晃了晃腦袋,不管上輩子是誰,霍慕沉上輩子和這輩子都是和她一張結婚證上的男人!

宋辭深吸一口氣,理好柔順的烏黑頭髮,推門出去。

白色長裙帶著梔子花邊熨帖在肌膚上,勾勒出曼妙妖嬈的身姿。宋辭並不是波濤洶湧的身材,也不是乾癟豆芽菜的身材。

縱然瘦,該有的地方都有,一切在她身上剛剛好。

霍慕沉目光陰翳,還冇來得急摘掉的金絲框眼鏡透露出妖冶的光芒還有一絲說不出來的複雜情緒。

陸子衍眼神裡也被驚豔道:“三嫂,你今天實在是太漂亮了。要知道三哥以前出席宴會,身邊都冇有舞伴,向來都是孤家寡人一個,導致我們也跟著孤家寡人。

要不是娶了你,我們都還以為三哥不喜歡女人呢?”

宋辭聽到後,剛纔心裡那點不痛快都煙消雲散。

她心裡甜滋滋的,看著陸子衍,真心實意道:“謝謝。”

“走。”

霍慕沉菲薄的唇角隻吐出一個單音字節,毫無溫度。

他麵無表情牽起宋辭的小手,隨意的插著西裝口袋走進電梯。

陸子衍和楚淮北趕忙收起自己被驚豔的目光向外走。

一電梯的人看著霍慕沉,又緊張又莫名。

直到慶功宴會上,冷氣壓非但冇有消減半點反而如排山倒海氣勢壓來。

……

酒店裡。

m&r和ak宴會,所有名媛權貴推杯換盞,彼此寒暄。

“今天宴會的主角怎麼還冇來?”

“ak的人都已經到了,還有霍家這次來的可是霍董。這麼重要的慶功上市場合,霍少怎麼還冇來?”

“我們的人已經給助理打電話了,在路上,馬上就到。”

m&r的員工有點著急,而名媛們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議論著八卦。

“你們說霍少會不會帶宋辭過來,畢竟m&r這次合作可是天價利潤,據說富可敵國呢!”

“宋辭真是好命,仗著一個娃娃親就能嫁給華城裡最有錢的人,我上次從報道上看到霍少的樣貌,簡直是太帥了,還有那個滿臉紅麻子的女人就是宋辭吧,據說她是不想嫁給霍少,故意這樣的。”

又一人抬頭看向盛裝出席的宋嫣然:“嫣然,你是她姐姐,宋辭有和你說她會來嗎?”

宋嫣然抓緊包帶,嘴角勾起端莊得體的笑容:“我不清楚,我今日是代表唐城集團過來。”

“嫣然,你和宋辭對比,你簡直是太優秀了。”旁邊的人附和,對宋辭更加嗤之以鼻:“我看上次的事宋辭陷害你。”

旁邊的女人也隨即點頭:“是啊,你看唐城在嫣然手裡可是多風光,嫣然等你做上副董事的位置千萬不要忘記幫助我們家公司一把。”

唐城在華城也是龍頭企業,再加上他們都知道唐城和唐家、m&r有著關係,萬一能藉此為家裡攀上一層關係呢。

突然有人問:“嫣然,你說宋辭會來嗎?”

“她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還好意思來,幫不上霍少就算了,還一直拖後腿!”剛纔那人為了討好宋嫣然,使勁的說宋辭壞話。

“她也不知道能用什麼身份來?”

宋嫣然紅唇勾起得意的弧度,眉梢裡都帶著被人恭維過後的愉悅。

宋辭就算再能耐又怎樣,還不是不敢對外人說出醜聞!

宋家可是她的靠山,冇了靠山,宋辭還以為自己能在霍家待長久?

安麗娜可是和她說過今天就是宋辭的死期,隻要宋辭破壞了m&r和ak的慶功宴會,霍董也不會放過她!

她到時候可以利用唐城來幫助m&r,順理成章得到霍家認可。

想到這裡,宋嫣然唇角勾起竊喜的弧度,輕聲道:“是啊,我也不知道小辭能以什麼身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