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6章

喜喪(2)

過去了好久好久……

久到霍慕沉整個人靈魂都被抽出來了,無力壓在宋辭肩頭。

霍慕沉一言不發,隻能埋在宋辭肩頭,依靠她還在自己懷裡才能站穩。

他挺直的腰弓下來太多,掌心貼在她的肚子上。

這都讓宋辭冇辦法再去想其他一切。

霍慕沉為她賭上了一切……她又怎麼狠心讓他輸?

……

幼兒園處。

一片混亂,全都是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地上還趴著幾個小孩子,他們的衣服臟了,他們的臉也臟了,他們再也不能開口了。

場麵令人駭然,簡直慘無人寰。

秦晟指著男孩子的腦袋,拿起望遠鏡看向對麵拉長額警戒線,對警方說:“江警官,你們不用和我談那麼多的條件,我就要宋辭出現!”

秦晟嘴角勾起一抹瘋狂的嗜血笑意,他看向對準自己腦袋的玩意兒,冷笑。

他把華國所有上位者和家主玩弄在股掌之中,就連鼎鼎大名的容湛和江隨都死在他的算計裡,竟然能被一個小丫頭逼到走投無路,一切都冇了!

他就說,秦宴宣佈死亡,他接手後警方那麼快就來查,一切都是設好的圈套!

要不是警方那麼快查,他還想不明白這一切圈套,真就著了宋辭的道!

江隨的女兒還真是狡猾,和她母親一樣狡詐!

江景行臉色冷冰,嚴肅無情的道:“秦晟,你已經被警方包圍了,繳槍投降,或許還可以得到上頭寬大處理,再繼續頑強抵抗,你隻會受到更強烈的製裁!”

秦晟嗤笑:“你們能查到我,那就知道我做了什麼生意,殺過不少人。你們以為我會相信你們警察的那一套說辭,都是當麵一套背後一套!我就要宋辭過來,我給她一小時時間,她晚來一分鐘,我就殺一個孩子,晚來兩分鐘,我就殺掉兩個。”

江景行:“混蛋!”

秦晟:“我混蛋,那你不也是?”

他眼底全都是瘋狂,“我就要宋辭過來,隻要宋辭過來,我可以大方仁慈的放過這些孩子,畢竟他們可都是祖國的花朵,是不是?”

江景行:“……”

他臉色鐵青到已經說不出來一個字。

秦晟:“現在開始計時,要是晚了,我可就不客氣了!”

江景行頂了頂腮幫,“秦晟,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等到時間一過,我們會對你采取強製措施。”

秦晟嗬笑兩聲後,緩緩道:“江警官,你和我不客氣,你有這個資本嗎?現在全京城的人,全華國的人都能看到我,是吧。”

他讓自己的手下把攝像頭對向自己。

下一刹那,所有人的電視畫麵全都直播這一殘忍現場。

秦晟道:“這世界上的規則,本來就是人定出來的。

我為什麼生來就要遵守你們的規則,而不是去製定我的規則!

我要不能製定這個世界的規則,那這個世界也就冇存在的必要了。”

所有人摒住呼吸。

秦晟繼續說下去,“我在華國各地都埋了炸彈,要是我死了,這炸彈也就一起炸了,砰砰砰!就和西瓜炸裂一樣,是不是很刺激!”

這話一出,全民恐慌。

秦晟瘋狂的笑起來,似乎已經能看到了所有人因為自己而恐慌,那這個世界就還是他的。

“我隻要宋辭過來!她要是不過來,我就開始殺人了,現在開始了,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噠噠噠……”

一秒一秒鐘的過去,將宋辭推向風口**。

幼兒園的家長們先一步崩潰起來,衝到江景行麵前,“你們是警察,為什麼不去救我的孩子!去把那個宋辭帶過來,就可以換我孩子的一條命!”

“我的孩子也在其中,一個宋辭就可以換那麼多條命,為什麼她不可以去死!”

“你們快去出警把宋辭抓過來!”

“這個恐怖分子隻要宋辭,那宋辭肯定也有罪,她要是不救我們的孩子,這麼多人死了,都是因為她一個人!”

“……”

越來越多的討伐聲衝向宋辭!

何遇聽得心煩意亂,他真想說‘臥槽’一句,“警方救人,是我們的職責所在,但我們是為人民奉獻,而不是用一個無辜的人去換另外一個無辜人的性命!”

“你怎麼能那麼說話,用一個宋辭去換那麼多人的命,她死得其所!”

“她不救人,就是冇有道德心,我孩子要是死了,我絕對不會放過她,一定要讓她償命!”

“你們再不去抓宋辭,我們就對你們先不客氣了!”

一群人突然衝了上來,何遇擺手,命令:“先攔住他們!”

他轉頭問:“江隊,怎麼辦?”

江景行眉色擰緊,無奈歎氣:“先給宋辭或者霍慕沉打個電話吧!”

他掏出手機,何遇卻攔住他,“我們剛纔就有人打過電話了,宋辭的手機關機,霍慕沉的手機也關機,似乎冇有人能找到他們。”

“……”

“江隊,不如讓我先帶一小分隊偷偷潛過去,我保證會安全完成任務,把所有人質全都安全歸來!”

“再等一等,去派人聯絡宋辭和霍慕沉,他們出現可以穩住秦晟的情緒。”

是他們太著急了,打草驚蛇了!

宋辭和霍慕沉一直不交證據,也是想慢慢瓦解秦晟身邊的勢力,等秦晟孤立無援時,拿捏他易如反掌。

可是讓秦晟察覺了,他手底下的勢力再次集結了。

江景行想,也許宋辭有辦法,或者宋辭或許會願意出麵。

他是江隨的兒子,絕對不會給江隨丟臉。

電話一通接一通的打電話,時間一點點過去。

等到半小時後,全網都在討伐宋辭,讓宋辭出麵救人。

宋辭卻完全不知道,她隻是安靜的被霍慕沉抱在懷裡。

也隻被他一個人抱在懷裡。

霍慕沉把她帶到婚紗店的一個地下室角落裡,和宋辭緊緊抱著。

他們躲著。

宋辭的心卻異常平靜。

她能想象到,外麵的世界有多混亂,多少人想讓她去送死。

江景行估計也在找她吧。

她內心冷笑,所有人都在想她死,而隻有霍慕沉想讓她活!

所有人讓她大度一點,隻有霍慕沉讓她自私一點!

他為了自己,抵抗了全世界!

宋辭心漸漸冰冷下來。

她慢慢閉上眼睛,想讓自己慢慢放空,腦海裡卻漫出一大片紅色的血跡。

上一世,她是怎麼死的?

好像也是所有人都希望她去死,她承擔了所有罪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