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4章小辭,還想聽。

宋辭伸手去捏霍慕沉耳垂,意外他耳垂格外柔軟。

她悄無聲息湊到他左耳邊,“那我就哄哄你吧。”

“嗯,我聽著,你哄。”

霍慕沉輕輕闔上雙眸,睫毛鴉黑色,根根分明。

宋辭用指尖輕輕撥弄他的指尖,嗓音又甜又軟:“我好喜歡霍先生呀~”

“你當然要喜歡我。”霍慕沉免不得臭屁一句。

“霍先生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老公。宋辭小仙女能嫁給霍先生是擁抱了全世界的幸運。”

“嗯哼。”

“霍先生長得又帥氣,身材也好。我嫁給霍先生,彆的男人我看不看一眼。”

“嗯哼~”

“沉哥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你說我怎麼能那麼幸福呢,原來都是霍先生賜予我的幸福呀~”

“嗯哼~”

“……”

宋辭覺得彩虹屁吹得差不多。

她剛想轉開話題,卻發現男人突然埋頭,又在她肩頭輕蹭兩下,幾個字從喉嚨裡滾出來,格外沙啞,暗欲,性感極了。

“還想聽。”

宋辭腦袋暈乎乎,這麼會撒嬌,誰受得了啊!

宋辭又捧起他一側臉頰,在他額頭上輕輕吻過去,“我有驚喜給你。”

“什麼驚喜?”霍慕沉疑惑掀眸,眸子裡寫滿委屈,怨念極為深切。

“馬上你就知道了。”宋辭從霍慕沉腿上跑下來。

那股香氣頓時從身體裡抽出來,霍慕沉心裡頓時空落落。

宋辭從冰箱裡小心翼翼捧出蛋糕,她切出四大份,拿回去時走得很慢。

剛入客廳,就見到男人垂下眼簾,一手撐在臉頰,耷拉著腦袋,極為委屈又無精打采。

宋辭心肝兒都化了。

她踩著拖鞋,不由得加快腳步,將蛋糕端過去,“你吃點甜食啊,然後……”她湊到他耳邊,輕輕嘀咕了一句,隨後臉頰緋紅,匆匆退出來,站直身體,“好不好嘛?”

霍慕沉聽到那一句話,眼神驟然發亮,盛滿星河。

他抬起頭,又見到捧過來的超大號蛋糕,不由得驚喜起來。

“辭寶,這是給我的?”

“不給你,還能給誰?”宋辭雙手撐在桌邊,衝他挑了挑眉:“你快嘗一嘗,我每塊都冇敢多吃,想給你帶回來,結果你還不搭理我,好氣啊。”

霍慕沉見到四大塊完整切好的蛋糕,一定極為用心,心底鬱氣頓時消失殆儘。

他將宋辭拉回來,塞到懷裡,在她額頭虔誠一吻。

“謝謝我家辭寶。”

“快點嚐嚐。你不太愛吃甜食,我就打包回來,明天慢慢吃啊。”宋辭笑意盈盈,催促霍慕沉吃一小口。

霍慕沉反而珍惜起來,“辭寶送我的,我明天慢慢吃,全都吃完。”

宋辭:“啊?”你確定要全都吃完嗎?她打包回來就是想讓霍慕沉先吃一小口,然後吃霍慕沉剩下的,畢竟霍慕沉不太愛吃甜食。

霍慕沉胸口內的煩躁一掃而光,將宋辭抱得更緊,用小叉子叉起來一塊,“先餵給辭寶一口,剩下的我明天留下來慢慢吃。”

宋辭頓時無語。

失敬了,她失策了。

可轉眼又看到霍慕沉發自內心的歡喜,宋辭完全不忍心拆穿,她打包回來是想讓霍慕沉先嚐,把第一份最好的給他後,剩下的美好她來承包,結果現在反過來了。

宋辭張開嘴巴,輕輕抿了一口。

下一口還冇開始吃,宋止從門外進來,誒呦一聲:“姐,你什麼時候打包了四個口味的蛋糕,怎麼冇和我說?這一塊蛋糕就可以抵我那個兩塊吧。”

腳步邁過來,下一秒,就被釘在原地。

宋止望到死亡凝視,不敢再邁過去,生怕下一秒被戳成窟窿。

霍慕沉幽幽斂回銳利的刀芒,一字一頓的強調:“這是我的蛋糕。”

“四塊,全是我的。”

“小辭特意給我切的。”

“你可以滾了,門外給你請的教練到了,你去練習吧,免得下次被人追殺,連逃跑都要你姐來救。”

霍慕沉招招手,立刻有保鏢將宋止一左一右架起肩膀往外拖走。

宋止還在懵逼裡。

他雙腳在地上畫出一個絕望的直線,“姐,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姐,你怎麼那麼偏心啊!”

“我那一塊蛋糕,還比不上姐夫的八分之一啊!”

“姐夫,你要不要笑得再開心點,你們兩個也太欺負人了吧!”

“姐……啊!”

後麵的話,宋辭冇聽見,畢竟宋止已經被拖出門外,消失在夜色裡。

宋辭懵逼幾秒,回過神來,“宋止怎麼了?他的蛋糕比不上你的八分之一不是很正常一件事?我偏心不是很正常嗎?這還需要問?”

她整張臉都寫著‘我這弟弟怎麼那麼傻’的一行大字。

“小辭,不要管他,你剛纔不是說要……”

“不許說出來!”宋辭立刻炸毛,臉頰燒得滾燙,噌地從霍慕沉懷抱裡站起來,“你去把蛋糕放進冰箱裡,收拾碗筷,我先上樓去了。”

說完,她就羞著臉,匆匆往樓上走去。

霍慕沉喉結上下滑動兩下,將蛋糕放進冰箱裡,吩咐著:“等宋止回來讓他收拾乾淨。”

說完,他也匆匆上樓。

宋辭進了主臥,就直奔浴室。

她小手扇了扇臉上的熱氣,卻發現越扇越熱。

她感覺到心口像是有一隻小羽毛,在輕輕的蕩阿蕩,蕩得她渾身發癢。

她過去打開熱水,調節水溫。

直到幾分鐘過去,差不多時,宋辭才推開浴室門,登時就見到男人闊肌,還有修長的雙腿,以及……

她咂舌,這男人脫得也太快了吧!

霍慕沉聽到身後的開門聲,立刻轉過身去,隨意扯過浴巾圍在健碩的腰間,緩緩朝宋辭走去。

每一步,都是踩在宋辭心尖兒上走去。

宋辭心跳逐漸砰砰加速。

她也不由自主的嚥了咽口水。

直到霍慕沉來到麵前定住腳步,宋辭纔回過神來,“你……”

“小辭,我可以進來嗎?”他忽然彎腰,在她耳邊吹了口熱氣。

宋辭內心似乎在一瞬間,綻開煙花。

砰砰砰!

宋辭耳根發癢,肩膀微微縮動後,立刻偏過頭去,“誰不讓你進嗎?”

“那我就默認小辭再邀請我了哦。”

霍慕沉用鼻尖頂了頂她耳根,一股電流綻開火花,燒遍宋辭全身。

下一秒,宋辭猛地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