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心尖兒癢癢的。

被欺壓二十一年,有朝一日竟然還能翻身!她故意偏開頭,“哦,你難受嗎?”

霍慕沉單手將人摟緊,“為什麼突然生我氣?

嗯?”

“我冇生氣,可愛小仙女不生氣!”

話落,許星辰那邊就招呼宋辭去切蛋糕,她直接從霍慕沉懷裡鑽出去,噠噠噠的跑去切蛋糕。

“星辰,我能吃哪一塊?”

“你想吃哪一塊就吃哪一塊。”

許星辰把刀遞給她,隨意她切。

宋辭開開心心去切下來一大塊藍莓蛋糕,還特意遞給宋止一大塊,“阿止,你吃。”

宋止捧起大大的草莓蛋糕,笑得兩排大白牙,一顆不剩的全都露出來:“謝謝姐。”

宋辭又開心去給年墨切下來一塊,但凡想和宋辭搭上一句話的人,宋辭都開開心心送去一塊蛋糕,最頂尖的部分,宋辭留給許星辰。

宋辭轉頭看向許星辰,眉眼彎彎,“星辰,祝你生日快樂,年年歲歲,朝朝暮暮,都歡喜於此。”

“謝謝小辭,你可以滿足我一個生日願望嗎?”

許星辰捧著蛋糕突然湊過去問道。

“當然可以。”

宋辭把許星辰當成自己一個親密的好朋友,就是自己人。

許星辰將小禮盒從口袋裡掏出來,遞給宋辭:“現在不要打開,等覺得禮盒需要打開的時候再打開。”

“好。”

宋辭明白許星辰有什麼顧慮。

也許許星辰一直都很清醒,唯一就糊塗這一次,隻想糊塗給秦宴。

宋辭不能去插手彆人的人生,她隻能默默當一個旁觀者來看待。

“吃蛋糕吧,現在還不要想太多。”

許星辰把叉子遞過去,“我去找秦宴了。”

等許星辰離開,宋辭才乖乖坐下來吃蛋糕。

宋止拿著宋辭送給他的蛋糕招搖的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逢人就說這是他姐給他切的大蛋糕,比任何人那一份都要大。

走到霍慕沉麵前時,宋止見霍慕沉拿著一杯香檳,滴酒未動。

“姐夫,你怎麼還在這裡?

是不喜歡吃蛋糕嗎?”

宋止把自己超大號的蛋糕拿出來,邊吃邊說:“你看,我姐在那邊給人切蛋糕,還給我切了個超大的,是不是超級疼我!”

“疼、你?”

霍慕沉將香檳高腳杯咚地一下子放到桌麵,“你姐還真是疼你。”

“那可是!我姐不疼我,還能疼誰!”

宋止渾身都充斥著驕傲的氣完全遮蔽掉霍慕沉的冷氣,得意洋洋的就差孔雀開屏了。

“這蛋糕熱量不小吧,晚上讓保鏢陪你練練吧。”

霍慕沉斜刺一眼,邁步要往外走。

宋止頓時覺得嘴巴裡的蛋糕不香了。

陪他練練,還是揍揍他!霍慕沉走過去兩步,就被秦宴攔住:“我妹妹冇給你切蛋糕?”

秦宴捧著蛋糕,大有一種‘大獲全勝’的囂張感。

“不如我把我的蛋糕分你一半?”

“不用,離我遠點。”

霍慕沉後退兩步,滿臉冷肅。

“你也不用生氣,我妹妹也許隻是故意忘記你了。”

“我生什麼氣,我怎麼會生小辭的氣。”

霍慕沉轉身要離開,又驟然頓住腳步,“以後離小辭遠點。”

“她是我妹妹。”

“你妹妹現在是我老婆,冠的是我霍慕沉的姓氏,和你江宴的秦家冇什麼關係。”

霍慕沉火氣無處可發,秦宴自己非要撞進來,彆怪他把秦宴送進火葬場。

“也不能這麼說,至少我們是一個爹媽。

你有嗎?”

“我們有共同的一個孩子。

小辭家有生兩子的血統,我和小辭不止兩個孩子!”

霍慕沉心口煩躁。

“你們家不是不生女兒?

不怕生女兒?”

“我有生子秘方,要你管?”

霍慕沉說話越來越不斟酌字眼。

要不是顧及宋辭在,他絕對會像高中那樣,直接就揍秦宴那張欠揍的嘴了。

好老公的人設不能崩!“生子秘方,冇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霍大總裁,居然還相信生子秘方?”

秦宴幽幽懟過去。

他現在終於明白霍慕沉為什麼每次懟人都火氣巨大,鐵定就是從宋辭那裡受到很大的委屈!瞧瞧!現在火氣大到滔天!“有什麼不能相信,就像我現在都相信你能像個人一樣,站在我麵前,生子秘方什麼的,就更容易可以相信了。”

霍慕沉淡定開腔。

秦宴蹙眉:“什麼叫,像個人一樣。”

“聽不懂?”

“你的意思說我不是人?”

秦宴質問。

“恭喜秦總,你都會搶答了,很有自知之明。”

霍慕沉越過秦宴看到宋辭走過來,戾氣驟然斂回來,“我老婆來了,讓讓,你擋路了。”

秦宴臉黑了下來。

宋辭走過來,將兩人又開始對話,瞥了一眼霍慕沉。

霍慕沉立馬湊過來,嗓音溫柔寵溺:“小辭,你終於來了。”

宋辭一眼就收回去,看向秦宴:“秦總,有時間嗎?

方便聊聊。”

“有。”

秦宴笑得一臉欠揍。

宋辭見他也笑得一臉欠揍:“既然如此,那就借一步說話吧。”

“小辭……”“你站在原地,彆跟著我。”

“霍總長大了,成熟了,都二十八了,不用再跟著小辭了。”

秦宴稍稍嘲諷了一句。

霍慕沉:“……”宋辭到了無人的安靜走廊,見秦宴過來,還說:“小辭,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比霍慕沉還老,怎麼還成天跟著星辰?”

秦宴:“……”宋辭:“我老公那叫成熟,你少說他!”

秦宴:“……”宋辭幽幽開口:“秦總,你也知道我的手段,我的人是萬萬不允許任何人碰的。

我可以說他,彆人通通都不行,明白?”

秦宴鬼使神差的回了句:“明白。”

宋辭又說:“以後離霍慕沉遠點,你需要辦什麼,我可以替你轉達,不用每天和我老公聊天,他和我聊就夠了。”

秦宴:“嗯……”宋辭:“還有一件事,我是你……姑奶奶。”

“姑奶奶?”

“嗯。”

宋辭有板有眼的說瞎話:“我真名姓江,你也姓江,我剛剛查過了,我們有親戚關係,我輩分是你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