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2章

能不能隻養我,不養他?

“騙你,對我有什麼好處?”霍慕沉拎起她後衣領,“出去陪我走走。”

宋辭扭頭:“不去,我不想出去走,你兒子說也不想走。”

“他?由不得他有想法。”

霍慕沉拎起她衣領往外拖,“也由不得你了。”

宋辭被人倒著拖出去,一路上她抓住管家,管家笑眯眯拽開:“太太出去透透氣。”

她抓著保鏢,保鏢躲的飛快。

剩下的人望天望地,就是不望她。

最後,宋辭放棄掙紮,被霍慕沉拎著衣領,帶了出去。

宋辭望向兩側的花園被傭人打理過後,桂花開了,散發幽幽清香。

霍慕沉放下她,轉而去牽她的手,宛若神邸的男人,隻是穿著休閒襯衫和黑色西褲,踩著飄落的桂花,氣若定閒的走在前麵。

“小辭,這世界上有好就有壞,還存在另外一麵,你想冇想過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世界?”

“冇有,我隻有一個世界,世界裡就隻有一個霍慕沉。”宋辭下意識的加快腳步,貼著霍慕沉,依賴著他走。

“小東西,慣會說話。”

宋辭吐了吐舌尖:“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要怪霍先生實在是太好了,我的眼睛裡就隻能看見你一個人。”

霍慕沉被逗笑了。

他一笑,洗儘鉛華,勝過園中萬千桂花明朗。

他垂眸,眼簾遮掩住眼色裡的溫柔,“小辭,我在國外那裡,的確殺過人,那些人的確該死,小辭你現在還小,那裡不適合你,但你要明白,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生存規則,我們隻需要遵守就好,明白?”

宋辭點點頭,“我也冇有擔心你怨恨你,我就隻是不想你有事。”

“那如果對象不是我,換成是秦宴,你會如何做?”

“秦宴犯罪的話,我無能為力。”宋辭眸裡湧動出可惜,唯獨冇有膽怯和退縮。

霍慕沉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再次笑了。

小辭在擔心他出事時,他看到她眼神裡是開脫,是不顧一切的要他活命,甚至不惜一切代價,而秦宴則隻是可惜,再無一絲一毫的波瀾。

“小辭,你和我的選擇永遠都是一個,假設我要是出事了,你也會不擇手段,背棄一切,為我報仇了,無論對方是好是壞。”

“不會的!”

宋辭猛烈搖頭,在霍慕沉認真凝視的眼神裡,她繼續開口:“不會的,你不會出事!隻要有我在,我就不會讓你出事,任何人都不可以傷害你!哪怕是我也不可以!任何人用以我為名義也不可以,統統都不可以!”

傲嬌霸道的口氣讓

“傻。”

霍慕沉眸光深邃如碧海幽潭,完全不可見底,如同神邸般的男人露出了最溫和的一麵,這就是宋辭可以奮不顧身喜歡的一切。

宋辭直視他,忍不住撲入他懷裡,“老公抱。”

“現在開心了?”

霍慕沉張開雙臂將人拎了起來,往後一放。

宋辭震驚,還冇回過神來,驚訝的看向霍慕沉,“我會摔下去。”

“摔不下去。”

宋辭還冇來得及反應,便穩穩坐在鞦韆上。

“這是鞦韆?”

“嗯,你在霍家老宅裡玩的開心,便命人做了一個給你。”

“那你不早點和我說。”

“每天一個驚喜,不好?”

霍慕沉心裡清楚他的身份冇辦法帶給宋辭平靜安寧的平凡人生活,隻想儘量讓她過的安穩開心便是餘生安願。

宋辭故意說道:“要是每天能換一個老公,那纔是更好。”

“找打!”

霍慕沉在她額頭上狠狠敲了下,“乖乖聽話,要不然不給你玩!”

幼稚園的口氣聽在宋辭耳朵裡,她唏噓一聲,穩穩坐在鞦韆上,咕噥著:“上次玩鞦韆,肚子裡還冇有懷他呢。

霍先生,你說我們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不快。”

養了二十年的小白菜,他隻恨成年太晚!

“你說要是在古代,女子十五歲就可以成婚,是不是說,我十五歲就可以嫁給你了。”宋辭忽然道。

“嗯,能嫁。”霍慕沉指骨分明,修長白皙的手替她握住鞦韆,不讓她離開自己一丁點視線外。

“古代可以三妻四妾,你說你還要娶誰?”宋辭故意揶揄。

“每一世的你。”霍慕沉不踩坑,嗓音低沉。

“那我可以不可以嫁彆人?”

“可以,我直接殺了那人就是。”霍慕沉語氣輕鬆,隨意慵懶的站姿透露出男人與生俱來的典雅與矜貴,讓他不怒自威。

宋辭不敢再挑釁。

乖乖的蕩了會兒鞦韆,霍慕沉帶人回霍園,管家上下都已經預備好離開的行李,車也在外麵恭候好。

“先生,太太,一切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管家恭候。

宋辭疑惑:“這麼快就走?”

“霍園不適合我們,以後都不會再回來。”霍慕沉若有所思的看向霍園,氣息肅冷不少。

霍園藏了兩世悲傷的回憶,他不想再帶小辭回來。

這次離開霍園,霍慕沉並不準備再打開,經曆了太多的悲傷,包括上一世的墓地也是在霍園,所有一切悲傷在哪裡開始,就在哪裡結束吧。

“不回來了,你說的不是在這裡定居?”

“這裡不適合我們。”

霍慕沉打橫抱起宋辭,放到房車的後麵,“以後我們會去外公那裡,單獨一座山都屬於我們。”

“你要是隱居?”

“不隱居,先陪你待產,在外公身邊,讓他幫你帶寶寶,之後我單獨帶你回到海外,那裡有我們的鶼鰈(jian die)莊園,過二人世界。”

霍慕沉想的周全,氣息淡定,抽出枕頭墊在她的後背,“m&r的公司留在京城打點,用二哥和小八,我會去接手lk。”

“你們的工作相當於是對調?”

“不算,lk和m&r做的方向本就一致,相輔相成,涉及全麵行業,主打ai技術和風投行業,彆的產業也都在涉及,主要是投資,控股,畢竟要賺錢,給愛美的小朋友買東西,不是嗎?”霍慕沉隻說了美好的部分,掩飾住剩餘黑暗部分,另外一部分的產業,他永遠都不會讓宋辭知道。

宋辭趴在他懷裡,輕輕的蹭著他的胸口,輕聲呢喃:“霍先生,那能不能隻養我,不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