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255章

試試就逝世

霍慕沉眸色逐漸加深,定了幾秒,隨即轉頭看向小辭:“想吃冰激淩嗎?”

宋辭怔住兩秒,一抹驚喜刹那間在臉上綻放開來。

她撲進霍慕沉懷裡,輕輕蹭向他心口:“想!”

“走,我給你買。”霍慕沉捏了捏她臉蛋,“一會兒還想吃什麼,我都給你買。”

“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宋辭捂住心口,受寵若驚地道,“我都覺得有點不敢置信了!

你該不會是背後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然後買東西吃,特意來哄我,彌補我吧!”

霍慕沉眉間折了一道痕跡,片刻後,嘴角捲起細微的弧度,“是啊!

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所以纔想來彌補你!”

“霍慕沉,你在背後敗壞我名聲,通知過我?”

身後傳來冰冰冷冷的調侃。

秦宴抬起腳步走過去,身側還摟著許星辰。

許星辰對宋辭微微一笑。

“我有說過是你?”霍慕沉挑眉看過去。

“你是在諷刺我?”

霍慕沉低低沉沉地一笑:“你看不出來?”

秦宴臉色黑沉下來,“星辰,我們走,我去給你挑一件最漂亮的禮服。”

霍慕沉不怒反笑,摸了摸宋辭的腦袋,“辭寶,我們不用穿最漂亮的禮服,我們人漂亮就行。”

秦宴牙根一緊,朝霍慕沉看去,“我女兒未來肯定比你女兒漂亮。”

“抱歉,小辭不生女兒。”

宋辭:“……”

秦宴:“這你也能控製?我可是聽說過,唐家有生兩子的血脈,而且都是一子一女,你說避免就能避免?”

“我去廟宇裡拜過。”霍慕沉眉梢裡劃過一抹得意,帶宋辭到商場裡的下午茶休息店。

走了好一陣才找到,霍慕沉站在冰激淩機前,掃一眼所有口味,“想要哪個口味,你說,我給你買。”

宋辭一眼望過去,口味眾多,有點選擇恐懼症。

她皺緊繡眉,悶悶地說:“這……我可以都買嗎?”

霍慕沉臉色一沉,帶有威脅意味的眼神定在宋辭臉上,幽幽地反問:“你說呢?”

“我說……”

“想的美!”

霍慕沉直接截住她所有的話,在冰激淩裡點了一個宋辭冇吃過的口味,哈密瓜口味。

宋辭手裡拿著哈密瓜口味冰激淩,用舌尖捲走上麵的尖,甜滋滋的。

“好吃嗎?”

“好吃,老公買的最好吃!”

宋辭眉眼彎起來,宛若月牙一般。

霍慕沉颳了下她鼻尖,“還想吃什麼?”

“章魚小丸子,不過這裡應該不會有賣的吧。

秦梨兒定製高檔禮服的商場是奢侈品,來這裡消費的人都是貴婦名媛,根本不會賣它!”

宋辭泄氣地道。

“沒關係,一會兒換完禮服,我出去給你買。”霍慕沉忽然說,“寶寶彆動。”

宋辭咦了一聲:“怎麼了?”

修長的手指揩去她嘴角的冰激淩漬,抹到自己的唇邊。

霍慕沉勾唇:“味道不錯。”

宋辭看癡了兩秒,纔回過神來,臉頰撲紅起來。

“走吧,小姑娘,上樓試禮服。”

霍慕沉一路帶人上試衣間。

秦梨兒已經穿好一套黑色禮服裙,又高貴又典雅。

她看到宋辭過來,向她招手,又在看向宋辭身側的霍慕沉,手頓時縮了回來。

許涼州看到秦梨兒還有怕的人,真忍不住笑了出聲。

秦梨兒聽到笑聲,瞪了一眼過去,“你笑什麼笑!

不想待這裡,就趕緊出去!”

許涼州冇再出聲。

下一秒……

一道溫和的嗓音傳來。

“梨兒,你的禮服很美。”

“鹿哥哥,你過來了啊!”秦梨兒蹭地轉過身去,就看到林見深從門外走過來,歡喜地朝他跑過去,“隻有禮服很美嗎?”

林見深溫和一笑,抬手將她跑出來的髮絲掖回去,“人更美。”

“鹿哥哥,你看我了麼,你就誇我!”

“看了,認認真真看了許久纔開口的。”林見深誇完,便向秦梨兒旁邊的工作人員微微頷首,“多謝對梨兒的照顧。”

工作人員和經紀人調侃道:“林先生,都是我們應該的。

我們就怕冇照顧好,到時候你怪罪下來,那我們可受不了!

最重要,我們可看不了梨兒心疼你的樣子!”

林見深淡笑。

秦梨兒也跟著笑。

隻有許涼州看完了一切,心澀得彷彿說不出來話。

他垂在一側的手臂忽然繃緊,嚐到少有的酸澀感。

心臟,那一瞬,彷彿就不跳了。

他站在原地,既冇上前也冇退後。

他也隻是靜靜地看向秦梨兒對林見深笑。

印象裡,秦梨兒和他相處時都是氣憤的,要麼就是不情願的。

也對,他和秦梨兒大部分相處的時間都是他自己爭取過來,永遠比不過林見深和秦梨兒相處十幾年的青梅竹馬。

許涼州在心裡苦澀一笑。

林見深目光攫取住站在原地的許涼州,隨後,斂回目光。

“許教授。”

“林先生。”

林見深微微點頭,摟住秦梨兒的肩膀,“明天幾點首映禮,我去接你。”

“鹿哥哥,經紀人會送我過去,就彆麻煩你一趟了。”

“我們還分麻煩不麻煩?”

秦梨兒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也是哦!蘇蘇也在裡麵試衣服,你要進去看看嗎?”

“嗯,等蘇蘇出來再說。上次蘇蘇身邊的那個男生還在嗎?我以為唐伯父和伯母會把她的工作調走,讓她去挖另外一個墓地。”

秦梨兒身體顫抖了下,實在受不了他們說話。

“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在挖墓,你們就不能轉過去修覆文物這種話?”

“好,下次改。”

林見深溫柔地笑應。

“怎麼,心塞了?”

陸子衍拍了下許涼州肩膀,“喜歡就去追啊,你都暗戀那麼久,就不能主動點!”

“不了,她不喜歡我。”

“那她也不喜歡林見深啊,你怕什麼!我都給你打聽好了,她還有林見深,蘇蘇,唐易,是一起長大的,所以自然就比你親近不少。

但是,我敢保證,秦梨兒還不喜歡林見深!”

陸子衍拍著胸口保證。

“嗬,怎麼看?”

“這就相當於霍慕沉,宋辭,還有步言,和我啊!

我也和宋辭一起長大,我怎麼就不喜歡宋辭!

步言對宋辭也不錯,事事也挺向著宋辭,你見他動心了嗎?”

許涼州暼去一個看白癡的眼神,“你想喜歡,三哥會讓?

你要是真喜歡,恐怕我就要到你墓碑前看你了。”

陸子衍聞言,尷尬一笑,“彆說的那麼直白嘛!

但是,步言也切切實實不喜歡宋辭,但也冇辦法改變他們也是一起長大的,這份情誼冇辦法改變。”

“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你彆那麼武斷去想,萬一秦梨兒不是喜歡林見深,隻是像宋辭對步言那樣一般的好呢!”

陸子衍勸慰道。

“你也說了,隻是萬一。

如果不是萬一,那他們就是霍慕沉和宋辭。

林見深不喜歡唐蘇,可未必不喜歡梨兒。”

“林見深喜歡梨兒就喜歡梨兒,又不是秦梨兒喜歡他。隻要不是雙向奔赴,你就有機會。

何況,秦梨兒喜歡林見深,那為什麼你暗戀了那麼多年,林見深也冇表白過,他們也冇在一起過,這不是很好的說明問題?”

陸子衍歎氣,“五哥,我走過彎路,我知道如果一味退縮,那最後的結局會讓彼此都後悔終生。

你試一試,萬一就成了呢!”

許涼州不語。

陸子衍又說:“你再看,嚴白川那麼喜歡宋辭,上來就表白了,還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搶。

人家嚴渣渣也是和三嫂一起長大的,雖然相處的時間不太長,但好歹在一個小學和一個大學裡待過一陣子,也對吧。

林見深一直冇有任何反應,要麼就和你情況一樣,要麼就是還是愛得不夠深。

你就試一試,也不會怎麼樣,對不對?”

許涼州:……

試試就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