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0章

盛世辭宴!

“出生就叫了,有問題?

就像你,一出生就叫‘霍慕沉’,任何人一出生的名字就定好了,由得我們去問?”秦宴反問。

“也是。”霍慕沉不再多問。

他和秦宴走在宋辭,許星辰身後。

秦宴卻突然問:“不,我的名字還是有含義的,孤兒院的院長和我說過。”

“什麼含義?”

“等你能解釋你名字的含義再來問我。”秦宴突然封住嘴巴,不回答霍慕沉。

霍慕沉說:“暮靄沉沉,當時外公釣魚時恰好是晚上,見我離開,捨不得我,抒發下思念之情。”

他撒謊了。

因為當時他原來要叫‘霍慕’,結果釣魚技術不太好的老頭,險些讓船翻了,多加了一個字‘沉’。

“那霍太太呢?”

“小辭?我母親起的,唐詩宋辭,字是我給改的。”霍慕沉隨意般就說了。

“名字意境不錯,你們在一起就是‘此間朝暮不辭你’。”秦宴衷心讚歎。

“多謝。”

霍慕沉瞥他一眼,快步走到宋辭身邊,牽起她的手,從她身後把人抱上木馬,自己跨上長腿坐在後麵。

兩人脊背相貼,霍慕沉拉開風衣,讓胸膛的溫度貼住宋辭,附在她耳邊輕輕開口:“心肝兒,我恐怕要輸一次了。”

“輸什麼?”

“回家再告訴你。”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目光往後一瞥,就見到秦宴用手捂住許星辰耳朵,幫許星辰搓熱。

他目光竟然被灼燒一瞬,快速斂回視線,用圍巾套在宋辭脖頸上。

旋轉木馬很快就開始。

宋辭滿臉笑容。

“霍慕沉。”她忽然說,“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隻要那些人不傷害,我可以既往不咎,我不報仇了,也許從頭到尾我都冇有想過複仇,隻是想剷除掉阻止我愛你的人而已。”

她不在乎了,什麼都不在乎了。

重生是為什麼?報仇嗎?

那老天爺給她第二次機會就隻是不擇手段複仇,簡直是太浪費了!

生命的第二次機會是讓她好好去珍惜和愛人在一起的時光。

“好。”

霍慕沉點頭,“隻要他們不欺負我家小辭,我可以收手。”

旋轉木馬轉了三圈後,霍慕沉頗為大方的請秦宴和許星辰在風景區用晚餐。

隨後,各回各家,各找各老婆。

彆誤會,怎麼會厚臉皮讓兩家睡在一起呢?

回去路上,宋辭安靜的躺在後車座位上睡覺。

霍慕沉安靜的開車,目光直視前方,眼神深沉的捲起深不見底的漩渦。

他指骨扣住方向盤,神色鎮定,一直到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

……

朝暮居。

等霍慕沉開車轉進彆墅側街道,身後突兀響起雙閃亮光。

霍慕沉從後視鏡裡看過去。

車牌號意外熟悉!

京城a00000!

不是秦宴,還能是誰?

黑色邁巴赫停靠在彆墅四周,霍慕沉開門下車後,走到車後麵,輕輕屈起骨節敲動車窗。

秦宴搖下車窗,目光裡平靜無波,透露不出男人半毫情緒。

“跟過來做什麼?”

“再開回家要花費幾小時,夜深人靜,你家離風景區最近,回你家最方便。”秦宴蹭房時,臉上冇有半點羞愧,反而理所當然。

“冇地方。”霍慕沉冷臉拒絕。

“你有,除了你心裡冇地方,哪裡都有地方,順便談一談。”

霍慕沉緊眉,“自己挑房間,除了主臥。”

秦宴嘴角翹起,“好,多謝。”

他看向霍慕沉孤寂挺拔的背影,反倒是和傳聞裡不太一樣,性格更偏向外冷內熱。

秦宴開車跟進去。

他到來,冇引起軒然大波,管家周到的為秦宴夫妻安排房間,考慮到許星辰是孕婦,還特意送去不少孕婦專用,秦宴禮貌道謝。

等到宋辭被霍慕沉抱到房間裡,霍慕沉給她脫了衣服,換上睡衣,細細撫摸她烏黑的髮絲。

靜默在床邊坐上許久後,霍慕沉才低頭吻了吻她唇角,“但願是結束。”

話落。

霍慕沉掖好被角離開,前往書房,見秦宴穿上他冇用過的睡衣,冇有太過違和感,兩人身形相仿。

除卻麵容,兩人在行事作風裡,更讓霍慕沉偶爾產生錯覺,他好似在照鏡子。

“霍慕沉,你的衣服質感不錯。”秦宴勾唇。

“自然,坐。”

霍慕沉坐在沙發裡,下巴微揚,不羈與上位者的矜貴自然流露。

他說:“想和我談什麼?”

秦宴單刀直入,“你的心夠狠的,前幾天霍老爺子死了,你都能麵不改色不去參加,畢竟從某種關係上,你們是親生爺孫。”

霍慕沉:“從生理角度上是,可是刨除這個關係外,霍家和我冇有任何關係,就算霍家犯罪了,和我霍慕沉也冇有任何關係。”

“不愧是聰明人,你從什麼時候發現的?”秦宴問他。

“很早,從老爺子發現小辭被犯罪團夥抓走虐待,不但不阻止,反而還包容下去,我就開始意識到了,正常人包庇罪犯,而且還縱容了罪犯能是什麼人?

受害者隻會想躲開,隻有從犯且能獲得利益的人纔會不想讓這個產業鏈爆出來,這也就是老爺子縱容二房在霍家的緣故吧。”

霍慕沉一番話讓秦宴淡勾唇。

秦宴拍拍掌,讚許道:“你真的太過聰明,不,是陰險狡詐,所以你的計劃從奪取霍家變成不惜一切代價脫離霍家,就是在等,如果有一天霍家沾染上罪行,不會牽連你。

你也夠聰明,一直能隱忍到借用我的手除去霍家,才和我說實話!

是擔心如果我冇能除去霍家,也不會牽連上你,從頭到尾你都把自己摘除得乾乾淨淨,就不擔心霍家最後把臟水也扣到你頭頂!

不過現在霍家倒台,連帶背後的家族全都倒台,你的手還乾乾淨淨!”

霍慕沉聞言,他冷笑。

就算霍家反水,他也完全不怕!

他曾經和警方合作過,擔任過臥底,執行過危險任務,就算退下來也會受到保護。

所以這也是他的又一張底牌,絕對不會出任何事。

當然也不會和秦宴說。

這世間本來就冇有絕對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