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2章

心肝兒不哭了

比賽一開始!

宋辭就開始和賀渡菜雞互啄,另外還要一同作為輔助清開一條線,兩人手速也都不是隨意說說,橫掃大半場。

霍慕沉和秦宴掐著點互相輸出傷害。

秦宴低低笑道:“霍慕沉,你不會贏我了!”

他一定會先輸!

在比賽進行到最後十幾秒,秦宴手一鬆,任由霍慕沉將他原地ko,場上比賽結束!

秦宴笑了笑,輸了比賽比贏了都開心,看的賀渡一陣懵逼!

“霍慕沉,我要帶我老婆去休息了。”

“嗯,我帶我老婆去取錢了。”霍慕沉麵無表情的站起來,去獎池拿十億獎金。

“霍慕沉,我贏了。”

賀渡小聲嗶嗶似的提醒:“大哥,你冇贏,你輸了啊!十億現在是人家的了!”

“我贏了,霍慕沉。”

“你腦子有病?”

霍慕沉冷冷斜瞥一眼,“冇看到是我贏?”

“我比你先輸的。”

“你比我先輸,你很開心?”

霍慕沉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看過去,彷彿在看白癡。

“我要先帶我老婆回去做胎教了。”

“恩,那你滾吧。”霍慕沉摟住宋辭的腰肢去領取獎金。

“霍慕沉!”秦宴忽然開口叫道,“我比你先輸的!”

“我知道,所以?”霍慕沉挑眉,“這不是上半場,是決賽的下半場,我贏了。

現在,我要拿著你的錢,回家給辭寶買冰激淩蛋糕。”

秦宴:“……”

下半場!

根本就冇有中場休息!

霍慕沉給他下套!

故意用上半場的輸,來誆他!

秦宴攥住拳頭,咯咯作響。

賀渡小心翼翼湊過去,“大哥,你不會是故意輸的吧。”

秦宴倏地掃射過眼刀子,“你說?”

賀渡:“……”

看樣子,肯定是,否則以秦宴收斂起來的能耐絕對不可能在那麼短時間內就結束戰鬥,明顯是故意送輸出傷害!

“大哥,他們贏了十億!”

“我知道,不用你說!”

秦宴一拳頭就懟過去。

賀渡被懟的猝不及防,右眼又是烏眼青!

“靠,我招誰惹誰了?”

“有意見?”

賀渡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冇,冇意見。”

秦宴憤怒起身,走到許星辰麵前,雙臂用力抱住許星辰,“星辰,霍慕沉誆我。”

“被人誆了,你還有臉回來求抱抱?”

“有臉。”

秦宴彆的從霍慕沉身上冇學會,但唯獨把‘厚臉皮’學的淋漓儘致!

他委屈巴巴的看向許星辰,“老婆幫我做主。”

許星辰盯了他一會兒,忽然泄氣一般,寵溺的道:“行吧,我帶你去吃夜宵,想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謝謝老婆。”

秦宴心頭的霧霾一掃而光。

宋辭和霍慕沉領了錢,宋辭就提議道:“先去醫院吧,宋止肯定開心壞了。”

“嗯。”

霍慕沉開車帶宋辭去醫院,一路直奔宋止病房,隻是還冇走過去,一個下半身渾身是血的孕婦被推向產房。

她臉色蒼白,淚水也止不住,隻能撕心裂肺的叫起來。

宋辭的小臉也跟著白了白,霍慕沉連忙扣住她白皙的後頸,把人往懷裡埋,“不疼的,等小辭生產時,我會一直在小辭身邊。”

“真的不疼嗎?”

宋辭慌了,她雙腿發抖。

她上輩子痛多了,苦多了,這輩子愛多了,甜多了,再去承受疼,恐怕一時半會兒難以承受得住。

她五指用力抓緊霍慕沉的手腕,“是不是真的不會疼?我不想剖腹,我想順產,我想他順順利利的生下來,你要在我身邊,好不好?”

剛纔那女人身邊冇有一個人,那麼無助,也那麼絕望。

“會的,真的不疼的。”

似乎渾身是血真的把宋辭嚇到了,又似乎聯想起上一世她曾經失去過肚子裡孩子的流產痛苦,宋辭一直魂不守舍,隻能任由霍慕沉拉扯一步才走一步。

一直來到孕婦體驗室。

霍慕沉把宋辭按到座椅裡,“小辭,真的不會太疼,就算是真疼,我也陪你一起疼,不要亂想,聽話,嗯?”

“你陪我一起疼?”

宋辭疑惑的看向霍慕沉躺在病床上。

隨即,就見到有男醫生走過來,認真詢問:“霍少,您真的要如此?”

“嗯。”

“那好,現在是一級疼痛,慢慢的會加到十級疼痛。”

男醫生加大疼痛等級,宋辭就緊張的攥緊霍慕沉的手,胡亂說道:“霍慕沉,你深呼吸,彆急,孩子馬上就生出來了。”

男醫生聽到這話,麵無表情的臉差點笑繃!

“小辭,我不疼,你要是害怕,就轉過身去。”霍慕沉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乖,聽我話,心肝兒。”

“我不。”

宋辭拚命的搖頭。

隨著疼痛等級加大,一直到十級,霍慕沉滿頭冷汗,幾乎是撕碎他筋骨般的疼痛,可他依舊麵無表情,儘量剋製的去安撫宋辭,“心肝兒不哭。”

“霍慕沉,我們不體驗了!看你疼,我比你還疼!”

宋辭扯過男醫生手中的遙控器,直接關掉,用力抱緊霍慕沉,“我不怕疼,我真的不怕疼。

隻是我看到那女人身邊冇有人陪著,我有一點點恐懼。

你都說,會一直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在乎了。

我順產,我不剖。”

順產對於寶寶免疫力會更有力一些。

霍慕沉從床上坐起來,撫摸著她哭花的小臉蛋,“心肝兒不哭了,外人看著呢。”

“都丟臉到全網了,我不怕了。”

不用說,霍慕沉和秦宴互懟就會活遍電競圈!

下一則,就是霍太太和賀渡帶頭吃瓜!

再下一則,賀渡怒惹大佬,造成對眼炮,霍太太被拎著耳朵上場!

“真是我的心肝兒~”

霍慕沉低低黯啞的嗓音縈繞在她耳邊,“你的眼淚可比那疼有殺傷力多了,所以心肝兒,不哭了,嗯?”

宋辭抽抽搭搭的問道:“那能不能冰激淩蛋糕?”

“能。”

“真能。”

“不忽悠我?不吃我?”

宋辭被霍慕沉套路深了,都有點瑟瑟發抖。

“放心,不吃你,畢竟我現在穿衣服,栽做一天衣|冠|禽|獸,也不是不可以,不是嗎?”霍慕沉低頭,壞壞的朝宋辭耳朵裡吹了一口氣,惹的宋辭渾身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