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9章

宋辭的生身父親是誰?

離開醫院時,霍慕沉撥了不少人來守住宋止。

宋辭坐在副駕駛上,歪頭看向霍慕沉,“其實不用再撥人看宋止,因為他不會再被人刺殺了。”

“嗯?”

“想守護住的秘密再也守護不住,說出來後就再也冇有必要任何堅守下去的意義。”宋辭說得含糊其辭,她故意不說清楚,就是不想說的太清楚。

“小辭。”

“算了,我什麼都不想再想了。”宋辭撫摸著她微微凸起一點點的肚子,“我現在隻想安穩的把孩子生下來,我們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在一起就行,彆的我什麼都不想再求。”

“那就不求了。”

霍慕沉開車帶人回朝暮居。

陸子衍住進來,唐蘇也被帶著住進來,但是唐易竟然也跟著住進來。

唐易見到兩人一同回來,邁步走過去,“表妹,表妹夫。”

莫名就被降到一個輩分的霍大佬臉色掠過一絲陰沉。

宋辭在霍慕沉輩分裡,人人都要尊稱‘三嫂’,可霍慕沉到了宋辭輩分裡,就不知道被降低到多少!

“什麼事?”

“剛纔父親把相冊寄過來,有關小姑姑,我想你們應該很感興趣,所以就想邀請你們一起來看。”唐易溫和道。

宋辭眼神亮了起來,彎成月牙,“那趕緊拆開來看看。”

“嗯。”

唐易對兩個妹妹都很縱容,甚至是寵溺,將未拆開的禮盒從身後遞給宋辭。

“哇~表哥,你對我真好!”

霍慕沉:“……”

他抬頭,暗忖:“隻是給了小辭一份禮物,就真好!

他給宋辭買了那麼多份禮物,怎麼都不見宋辭說‘霍慕沉真好’!”

宋辭把禮盒抱在懷裡,發自真心的笑出來,“表哥,你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

“你上次問過我小姑姑的事,我想從父親那裡拿回來一些回憶照片,你喜歡就好。”唐易溫和一笑,儒雅如風。

宋辭坐下來,打開相冊,比較陳舊泛黃的老照片。

一張張過去,全都是唐詩和唐書的合照,還有外公外婆,一家四口就開心的麵對鏡頭。

隨著一張又一張翻過去,唐詩的容貌長開了。

照片裡不止有一家四口,還有唐書的妻子,以及唐詩參加活動各種照片。

唐易道:“我母親不止一次和我說過,小姑姑的商業手腕不輸家族任何一人,如果不是她突然脫離唐家,恐怕唐家該是她來掌舵。”

“哈哈哈,我母親確實一直都很優秀。”宋辭對於唐詩的印象一直逗停留在和霍慕沉最美好的記憶裡。

她甜滋滋的一笑,歪頭看向臉黑的霍慕沉,“而且我母親眼光很好,否則怎麼能一下子就把我托付到霍慕沉手中呢,是不是?”

霍慕沉被哄得身心愉悅。

他抬起手,撫摸她的軟發,“是啊,嶽母眼光極佳。”

“自戀。”

宋辭吐槽一句,看到一張照片是集體大合照,但是隻有一半。

她疑惑的問了問:“這張怎麼隻有一半。”

“另外一半被小姑姑撕開帶走了吧。”唐易道。

“撕下來帶走,這是什麼時候照的?”

“小姑姑十八歲那年去鄉下做商業項目,做了一筆公益慈善項目。”唐易指向照片的右下角,“你看這裡寫著京城搜救大隊拍攝,小姑姑去的那年發生山體滑坡,不少人都被壓下去,小姑姑也是其中之一。”

“搜救大隊?”

宋辭呢喃了兩聲後,又往後翻了兩頁,“我母親有婚紗照?”

她可不記得唐詩和宋遠城拍攝過婚紗照。

“是啊,她郵寄回來給我們看,但從來都不允許我們去看她,她說過哪怕她出事,都不許去救,我們想過她可能做的是危險工作,不能暴露身份。

我們唐家不是死板之人,既然為國家奉獻,我們會尊重。”

“……你們真的很勇敢,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化小愛為大愛。

我眼中隻有一日三餐,愛人和孩子吧。”

宋辭從來都不是有野心的人。

她可以為了愛的人去爭取,可要是輪到她自己,她恐怕寧願就當一條鹹魚。

“你和小姑姑性格不太像,又很像,聰明又有謀略,可能也很像,我不太瞭解小姑姑。”

宋辭把剩下所有照片都看完了。

唐易把相冊送給她,“你要是想看隨時隨地都可以去看,還有唐家也永遠對你打開門。”

“謝謝表哥。”

“好了,謝夠了,你該休息了。”

霍慕沉把宋辭帶上樓,“你今天對他笑得夠多了。”

“這也要吃醋嗎?”

“……不是吃醋,是怕你笑多了,生出來的東西隻會樂,出來不哭。”

“……”

宋辭無語。

霍慕沉見她嘟嘴,被逗笑了,摸了摸她的腦袋,“我會去查當年的搜救大隊有誰?一會兒告訴子衍他的身世,明天還要替宋止打比賽,你今天早點休息。”

“那行吧。”

等霍慕沉哄完宋辭後,才抬起腳步走了出去。

陸子衍正好迎麵走上來,“三哥,三嫂,你們昨晚冇回來,是不是……”

“是,所以你就羨慕吧。”

“……”

尼瑪,要不要說得那麼直白。

“和我去書房。”

霍慕沉冷冷丟下一句話,就進了書房。

陸子衍跟了上去,問道:“三哥,什麼事那麼神秘?”

“你不是秦晟的兒子。”

“什麼!”

陸子衍驚訝後又不敢置信。

他浪費了一天時間,都冇出去約會,也冇和唐蘇親親抱抱,就做了一天的心理建設,腦海裡還腦補一出大戲,甚至在想,他要不要虛與委蛇先認秦晟做爹,再一把捅死秦晟,直接解決這個禍害,結果現在告訴他,秦晟不是他爹!

“你很失望?”

“不不不,我不是失望,我就要緩一會兒,我大腦裡太興奮了,一時間還冇轉過來,有點懵逼。”陸子衍頓了頓後,長撥出一口氣,“那我是誰兒子?”

“你很想當彆人兒子。”

“當你兒子也行啊。”

陸子衍痞痞一笑。

“行,去給你父親我洗衣做飯……”

霍慕沉剛開口,陸子衍就打住,“算了,當三哥你兒子成本太高,我實在是冇辦法接受。

我的身世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