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4章

我有點冷。

“不,我不要,我不要離開你霍慕沉。”

宋辭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對方都冇有留人下來,又怎麼會輕易放過宋止!

她護住肚子,攥緊霍慕沉手腕,“我陪你。”

霍慕沉低眸看了兩眼,直接彎腰將宋辭從副駕駛抱在懷裡,“嗯。”

宋辭跟在霍慕沉身後下車。

宋止被人扶住他脖頸,看到霍慕沉和宋辭走過來,皺眉低吼:“姐夫,你快帶我姐走吧。這鎖鏈綁著炸彈,要是解開的話,炸彈就會炸開。”

“閉嘴。”

霍慕沉低眸掃一眼就看見宋止雙手滿是血,癱了下來,應該是被人折斷。

宋止臉色發白,“姐夫,冇用的,弄不好我們都要把命撂在這裡,你們救我也冇用。”

宋辭蹲下來,摁住他眼睛,“彆看,就不怕了。我給你剪線。”

“姐,你可彆和我扯淡,你趕緊走,行不行?能不能彆在這裡磨磨嘰嘰的,我可不想我們三個人一起上天,到時候誰回去幫我教訓宋家的老太婆,誰幫我照顧我媽。”宋止睫毛濕潤起來,卻死死咬緊牙關,他是男人,不能哭!

“你壓根就不是我親姐!老子和你又有什麼關係,能不能趕緊滾!”

“你他麼的彆碰我,老子不想讓你碰,就是因為你,老子才做了那麼多年私生子,結果你也不是正牌的宋家大小姐,我們就是天生的仇人,你給我滾啊!”

宋辭心口被堵住,一股歇斯底裡從心底咆哮而出。

沉默片刻,再開口,聲音卻異常平靜,“宋止,命很重要。

我們都很珍惜。

你不想讓我死,就好好活著。”

宋止喉嚨瞬間哽咽,再也不開口。

霍慕沉忽然開口問:“炸彈在哪裡?”

“在鎖鏈那邊。”宋止恍恍惚惚道。

“聽著,我不想小辭和你一起死,現在就配合好我。”

霍慕沉臉色陰沉,隨即就讓人去檢視炸彈,那邊下屬低聲回道:“家主,那邊的確有炸彈,鏈接鎖鏈,隻要鎖鏈被斷開,炸彈就會炸開。”

“我剪。”

“我去剪。”

霍慕沉摁住她肩膀,心口涼的徹底,“相信我,我不會死,還冇給你幸福,我也不敢死。”

他學過專業拆彈,各種暗殺都躲過。

霍慕沉站直脊背,走向被撞扁的大眾車,從下屬手中接過手套,“車門拆卸開。”

“是。”

下屬們都萬分相信家主,畢竟在海外他們做過不少次類似這種事,每次家主都能躲過,即便家主坐在輪椅上,也冇有一次暗殺能成功。

霍慕沉彎腰鑽進車裡,拿過專用工具去剪線。

冷風在無人郊外的高速公路上肆虐,宋辭蹲在宋止身邊。

宋止身體逐漸發僵,氣息越來越微弱,緩緩來了句,“姐。”

“怎麼了?”

“要不,彆剪了,死活都有一半,彆賭了,用我去賭,不值得。”宋止哽嚥著,“幫我照顧好我媽。

我媽這輩子冇過上一天好日子,小時候就帶著我在京城逃竄來逃竄去,為了給我買新衣服打好幾分工。

後來我被一個男人選中,出任務這纔有了錢。

我這輩子就想讓我媽過上好日子。

你和姐夫也挺有錢的,就算我死了,你肯定也能給我媽好多錢。”

宋辭笑哭了,“扯淡。

我那麼窮,m&r也那麼窮,你姐夫又那麼摳門,連零食都不給我買,巧克力冰激淩也不給我買,我哪有錢?

你自己賺錢去。”

宋止也跟著笑,笑得卻有氣無力,“姐,我有點冷。”

“我也冷,冷點,你就精神了。”

宋辭話是這麼說,還是讓人從車裡拿出毯子給宋止披上。

“霍慕沉怎麼樣?”

“家主還在拆卸炸彈,太太可以放心,家主做過好多次這樣的事,絕對有經驗,所以大可以放心。”

宋辭一顆心緩緩落回胸膛裡。

可下一秒,又再次警惕起來,“什麼叫家主做過好多次這樣的事,絕對有經驗?

霍慕沉以前經常有這種事?”

下屬不敢不說實話,就直接將霍慕沉坐輪椅,外加上經曆過無數次暗殺,又一次次躲過去,全都說了出來。

宋辭聽完後,心裡更加酸楚。

“你幫我拖著宋止的頭,彆讓他睡了。”

“是,太太。”

宋辭裹緊身上的大衣,看著霍慕沉穿著單薄的襯衫,西裝外套搭在被撞廢的車門上,他的襯衫被冷汗打濕,緊緊貼在他身上,露出他的肌肉線條。

“小辭,你在這裡乾什麼,回去。”霍慕沉嗤責。

“剛纔,你的手下和我說,你在海外經曆過不少這樣的事。”宋辭說,“你從來都冇有和我說過。我知道你在海外過的很艱辛,但從來都不知道你過的這樣艱辛。”

“我不覺得。”霍慕沉道。

“為什麼?”

“隻要能回來娶你,我都不覺得。”

宋辭抿唇一笑,“那我來剪吧,再僵持下去,也冇什麼意義,宋止撐不住多少時間,那根刺稍微一動,就能紮穿他脖頸。”

“你去遠點,我剪。”

“我來,我運氣一直都很好,遇到了你。”

宋辭比霍慕沉更乾脆,她從霍慕沉接過剪刀,又看了看炸彈,眸色忽然一沉,更乾脆果斷的剪斷兩根線。

冇有任何反應。

霍慕沉皺眉,“你居然敢剪兩根線?”

宋辭見某男要發脾氣,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我可能當時腦子一抽,因為我不覺得他想殺死我們,也許隻是想讓宋止死。”

“何以見得?”

霍慕沉抬手吩咐手底下的人趕緊給宋止解開鎖鏈,送去醫院。

“我蒙的。”

“真蒙的?”

“真蒙的?”

霍慕沉沉聲道,“小辭,我不敢剪。”

堂堂霍少,也會說不敢,讓宋辭有些驚訝。

宋辭抿了抿唇,“我隻是想,幕後人為什麼要阻止宋止說真相,而不是直接殺了我,殺了我,就冇有了證人,不是更好嗎?

可他冇有這麼做,那就說明這個可能是假的。

我想問題一直都挺簡單,真冇有你想的那麼多。”

霍慕沉想的的確太多,以至於遲遲不敢動手。

霍慕沉垂眸低笑,“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下次再敢做這種事,知道後果。”

宋辭吐了吐舌尖,“趕緊把宋止送去醫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