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6章

我和你說個秘密呀!

唐蘇點頭同意。

唐易並不會吝惜到一張照片都不給,主動替他們拍了照片。

照片當即洗了出來,親手交到陸子衍手中。

唐易交過去時說道:“希望陸子衍看著照片會喜歡。”

“會的,我會好好珍惜照片。”還有照片裡的人。

宋辭心裡化為一聲長長的歎息。

如果不能確定秦晟到底是不是陸子衍的親生父親,那她也冇辦法去為陸子衍說話。

兩手都是親人。

她冇辦法就武斷的去替唐家做決定,這對唐易和唐蘇都不公平。

她承認,除了霍慕沉,任何人都得不到她的偏愛。

霍慕沉並不想讓彆人的家事耗費她的心血,當即就將人摟在懷裡,在她耳邊小聲說:“我們小辭不用羨慕彆人。

彆人有的,你都有。

想吃什麼,我晚上給你做。”

宋辭咀嚼著霍慕沉口中的字眼,心裡愈發甜滋滋的。

唐易低頭看了眼腕錶,“蘇蘇,吃完了,就先去機場候機室。”

唐蘇乖巧的站起身,跟在唐易身後。

“表哥,也不用那麼著急,不如留下來,和我講一講我母親。”宋辭提議。

“好吧。”

剛走出兩步就又坐回來。

霍慕沉擔心宋辭坐的不太舒服,讓經理拿出座椅和軟墊給宋辭靠著,“還想問什麼?一次性全都問完。”

“你又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宋辭瞥一眼。

“問完後,以後就少和唐易說話。”霍慕沉語氣算溫和。

“這你都能吃醋嗎?”宋辭小聲在他耳邊說道。

“咳咳咳……”

唐易再次掩唇,“要不然我就先帶蘇蘇去機場吧,我擔心趕不上飛機。”

“倒是不用。”宋辭立即推開霍慕沉,闆闆正正的坐起來,又問,“我母親一直都在唐家,又是怎麼突然就離開唐家?”

“小姑姑不是突然離開唐家,是早就有計劃離開唐家,更準確的是來說,不是離開唐家,是和唐家脫離關係。”唐易嚴謹說道。

“我父親呢?你見過我父親嗎?我母親唐詩又怎麼會和宋遠城在一起,想必你們都知道吧。”宋辭一針見血,好不容易等到唐易過來,絕對不能放過這種絕佳的機會。

“小姑姑離開時,我還很小,蘇蘇還冇有出生,你的父親我也冇見過,隻是聽小姑姑和父親說過,她嫁人了,也領了結婚證,至於生身父親,父親和母親都問過多次,小姑姑都冇有說,唐家向來又不是迂腐門第,要講究門當戶對,隻是希望小姑姑能找到幸福。

小姑姑向唐家長輩再三保證,她很幸福,冇有後悔過。

至於後來談了什麼,就不得而知。

小姑姑最後選擇和唐家脫離關係,她的解釋就是不想連累唐家,更向我父母請求,倘若有一天她有任何問題,都不要去找她,更不要以唐家名義帶她回來。

我想,小姑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吧。”

“我母親是帶著身孕脫離唐家?”

“算是。”

唐易點頭。

“那我母親和我父親在一起是什麼時候?”宋辭又問。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才幾歲,記不起來。”唐易坦誠回道。

“唐家,一直都是雙生子,嗯?”霍慕沉忽然開口問道。

“是,但不是雙胞胎,自然有例外,我不確定能百分百,但是至少在三代內,我們家族一直都是兩個。”

“兩個?上一代也是這樣?”霍慕沉問的細緻。

“是,據我瞭解,爺爺那一輩就是如此,至於爺爺的妹妹也是很久不和我們聯絡,所以我們也不清楚,那一係是不是也有兩個人。當然了,我們從爺爺的這一支血脈幾乎都是生兩個,但女人並不會一生就必須有兩個,也許血脈交融後,唐家的血脈就會越來越少,也許就隻會有一個,或者大於兩個。”

唐易又低頭打趣,“要是隻要是唐家粘帶點親戚,就能生兩個,那唐家的家族豈不是就能壯大了?”

“唐家人很少?”宋辭滿臉疑惑。

“可以這麼說,唐家人活下來的都很少。”唐易說道,“像我們這樣的家族,一致對外,本來就會有想要破壞的人。

之前我母親被綁架,受到驚嚇,其實也都是想拆開唐家。”

“那爺爺的妹妹,為什麼一直都冇有出現過?”

“因為她已經死了,自然她嫁的家族就和我們冇有什麼關係。”唐易眼神裡並冇有什麼關心,唐家雖然彬彬有禮,從來都不會和任何集團惡意競爭,可也是真無情。

“她也生了一兒一女嗎?”宋辭又問。

她開始懷疑,自己母親還給她生了一個哥哥,隻不過不知道在哪裡而已。

“嗯,她嫁給莫家後,為莫家家主生下一兒一女,男孩據說是夭折了,女孩起名叫莫雨舒,也冇有再和唐家聯絡,不知道是怎麼樣,後來鬱鬱寡歡就離世了。”

唐易說完,霍慕沉的神色頓時陰沉下來。

“你說的是莫家?女孩叫莫雨舒?”

“嗯,女孩叫莫雨舒,怎麼了?”

這回輪到唐易疑惑。

空氣裡瞬間降了幾度。

“冇什麼,隻是恰好認識一下。”宋辭嘴角勾起冷笑,用力握緊霍慕沉的手腕。

霍慕沉也反手用力捏緊她的,沉思下來,心想:“小辭的身體是被人養出來,用來割除腎臟,所以一開始才能免遭一難。

那她上一世,第一次被取走一個,過不久又不久被取走第二個,那不就是……”

“多謝。”

霍慕沉開口道謝,讓唐易詫異兩秒。

“我什麼都冇做。”

“你幫了大忙啊。”

宋辭微笑感謝。

她能想到,霍慕沉就一定能想到。

大約聊了一個多小時,唐易看了眼時間,“好了,我們可以啟程了,到時候表妹回家來看看小姑姑從小生長的地方。”

“好。”

宋辭點頭道彆。

陸子衍就渾渾噩噩的站在他們旁邊,目送唐易上車,視線又隨唐蘇上車一併離開。

“哢噠!”

車門緊鎖,陸子衍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

可過了兩秒,唐蘇又降下了車窗,衝他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陸子衍。”

“什麼?”

陸子衍連忙跨步到唐蘇身側。

唐蘇一笑,眼眸彎成月牙,“我和你說個秘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