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3章

唐家的亡國之恨

一個吻落在她白皙的脖頸上,燙得宋辭縮了縮脖頸,“霍先生乾什麼呀~”

“吻你。”

霍慕沉絲毫不避諱的回答,“太可愛了,想吻你。”

宋辭腦海裡綻開煙花,用手捂住自己脖頸,“不行,不讓吻。”

再吻下去,飯菜都不用吃了,恐怕就要先讓霍慕沉吃飯了!

霍慕沉把下巴枕在宋辭瑩潤的肩頭,“為什麼不讓我吻,嗯?”

“反正就不讓吻。”

宋辭哼完,門外就響起總經理的敲門聲,她驚慌的從霍慕沉懷裡站起來,“都怪你,都怪你,人家肯定都聽見了啊!”

“不會。”

霍慕沉打開風衣,把人裹到懷裡,讓總經理進來。

總經理把飯菜和點的蛋糕都端上來,門口剛好傳來腳步聲和議論聲。

“唐少,您這邊請。”

“嗯。”

一個穿著白色風衣,白色西裝的男人邁著修長的雙腿,溫柔的護住旁邊女孩往裡走去。

“哥哥,我們是今天就要走嗎?”

“嗯,今天就走,新工作,我為你安排好。”唐易護住唐蘇,不讓人碰到唐蘇。

“你不去拜訪下小表妹嗎?我上次見到小表妹了。”唐蘇又道。

“不拜訪。”

“可是哥哥……”

“冇有可是,蘇蘇,爸媽在家都很想你,你之前在這邊任性的時間有點久,我們帶你回去也是為你好。”唐易溫柔哄人,可語氣裡卻有著不容置喙的命令。

“好吧,那我去打個電話。”

“我在包廂等你,打完電話就回來吃飯。”唐易站定腳步,見唐蘇離開,一轉頭就和霍慕沉對上視。

唐易微微頷首,就要轉身離開,卻被宋辭叫住。

“表哥,不如進來坐一坐?”

唐易微笑,“不了,帶我妹妹回去,就不打擾霍少和霍太太了。”

他轉身就離開,進了對麵的包廂,從未想過要和霍慕沉,宋辭扯上半點關係。

宋辭沉眸:“他為什麼不想和我們談?”

“擔心和我們扯上關係。”霍慕沉能理解唐易。

“和我們扯上關係就那麼危險嗎?”宋辭自嘲,“唐蘇,我要定了。”

“又想牽紅線?”

“又不需要特意牽。”

宋辭從霍慕沉的大衣裡拿出霍慕沉的電話,給管家撥電話,“喂。”

“太太?”

“陸子衍醒了冇有?醒冇醒,都讓他過來,地址我發給你。”宋辭說完,就把餐廳地址發給管家,管家也急忙去叫陸子衍起床。

霍慕沉圈住她腰身,“小辭,不是說想休息?怎麼又要多心?”

“因為我突然想到了莫雨舒的一段話,我想再試探試探。”宋辭抬眸,抱住霍慕沉脖頸,笑道:“莫雨舒說我的身體被打入太多營養,是為某個人養的殼,就想試試是不是唐易。”

她直接把心中猜想和霍慕沉說了,心裡又隱藏一部分,畢竟上一世她可是割除掉兩個腎臟,可陸懷可是一丁點病都冇有。

“我命人去查。”

“好。”

宋辭應道。

“先吃飯吧。”

霍慕沉坐在旁邊為宋辭夾菜,而陸子衍也接到電話就急急忙忙的趕過來,“三哥,三嫂,什麼事?”

“唐蘇在對麵,唐易要把唐蘇帶走,不談談嗎?”宋辭小口吃著蛋糕,問道。

陸子衍聽到這話,人一下子就跌在座位裡,“就,就在對麵?現在就走?”

他能聽到自己的嗓音發啞。

“嗯,談談。”宋辭見陸子衍的臉色蒼白,明顯還在發燒中,皺起秀眉,“你還發燒?”

“我不知道。”陸子衍渾身發滾燙,可卻冇怎麼照顧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體狀況,“蘇蘇就在對麵,那還有唐易,是嗎?”

“嗯。”

霍慕沉替宋辭回了聲,“快去快回,把人帶過來。”

他不想再看陸子衍扭扭捏捏,更不想因此耽誤小辭吃飯!

陸子衍哦了一聲,就跌跌撞撞的走過去,敲了敲門。

門是唐易開的。

唐易一看到是陸子衍,就麵無表情的問:“你過來做什麼?”

“我……”

“哥哥,是誰啊?”

“冇誰,陌生人,你繼續吃,我先去結賬。”唐易回了句,就把門關上,隔絕唐蘇所有的視線,直視著狼狽的陸子衍,“我想,陸先生在電話裡聽得很清楚,陸先生是聰明人,怎麼會聽不懂我的意思?”

“我……我就看她一眼。”

陸子衍竟然語塞!

“不必了。蘇蘇今天會和我回唐家,往後她也有她的生活要去過,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陸先生各方麪條件都絕佳,又怎麼會看上我們唐家的小門小戶?”唐易平靜的拒絕。

“表哥替子衍拒絕,為什麼不問問唐蘇喜不喜歡子衍?”宋辭的聲音從後傳來,人也直視向唐易,“表哥,我母親可是唐家人,陸子衍是我弟弟,我若是帶陸子衍回唐家,你阻止不了吧。”

唐易:“……”

“你不是蘇蘇,代替不了唐蘇說話。”

宋辭並不喜歡唐易的做法。

如果唐易就可以代表唐蘇,那當初霍家上下豈不是都可以代表霍慕沉,那她就和霍慕沉再無關聯,至此錯過!

將心比心,她也不希望陸子衍遺憾,哪怕唐蘇真的不喜歡他!

“我是叫你霍太太,還是叫你表妹更好?”唐易繞過陸子衍走到宋辭麵前,壓低嗓音對兩人說道:“我從來都冇有想過,我妹妹還能再遇見他!

那種含恨而死,亡國之恨,我們嘗過一次就夠了,不會再讓蘇蘇嘗第二次!”

宋辭擰眉:“你在說什麼?”

“你聽不懂沒關係,總之,我們家不會接受陸子衍,但依舊歡迎表妹回家。”唐易露出一抹笑容,向宋辭伸出手,“歡迎表妹,表妹夫,回家。”

宋辭看了眼唐易,又看了眼霍慕沉,在霍慕沉頷首的眼神示意下,向唐易伸出手。

唐易握住她,“表妹,你想什麼時候回到唐家都可以,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小姑姑早就脫離唐家,她是為唐家好,也值得人尊敬你。”

“那我父親是誰?”

宋辭忽然抬頭,低問。

“一個同樣令人尊敬的男人,但我不知道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