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看著他耳根居然紅了,忍不住貼著他耳垂,吐著熱氣,嬌嗔了句:“我就撩霍先生了,怎麼樣?”

“你可以試試!”

霍慕沉凸起的喉結滾動了兩下,結實有力的肌肉緊繃得嚇人,拖住懷中重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見的人兒,卻彷彿拖住了整個世界。

“試試,就試試。”

宋辭笑得露出一排小白牙,完全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態去挑釁霍慕沉。

“好。”

霍慕沉抱著人鑽到邁巴赫車裡。

砰地。

宋辭被扔到副駕駛上,‘哢嚓’,安全帶被扣緊。

她的心跳到嗓子眼,臉紅得發燒發燙。

“現在才知道怕,晚了。”霍慕沉屈起手指朝她腦門彈了下。

“……”

“讓你試試,撩我的後果到底是什麼?”

霍慕沉身手矯健,邁開長腿飛快擰開鑰匙,啟動引擎,油門被踩到極致,嗖地一下子就從華言居門口倏地離開。

……

下了奔馳車的宋嫣然隻看到霍慕沉的背影,還冇等跑下車就被甩了一嘴灰。

“……咳咳咳!”

安麗娜從駕駛座上走下來,見她掩住口鼻使勁咳嗽,忙不迭去問:“嫣然,你怎麼了?你那麼著急下車做什麼,我們來這裡又不是一次兩次了。”

“不是,我看到霍慕沉了。”宋嫣然擰眉。

聞言,安麗娜冷哼:“嫣然,我就是要和你說這件事情。”

“說什麼事?”宋嫣然拿起包包就朝華言居走去。

侍者為她們引進,宋嫣然自然的從包裡抽出一張白金卡遞給侍者,反正花的都是唐城公司的錢,她也不心疼。

“上一次你讓我在m&r去找設計圖的作者,可是有人已經拿著特聘書到m&r兌換了工作。”安麗娜隨她進去,眼神裡更是充滿了恨意。

宋嫣然斜睨了眼:“是誰?”

“是,宋辭!”安麗娜咬牙切齒的吐了兩個字。

“宋辭!”宋嫣然眼眸齜裂,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怎麼回事?”

安麗娜一看機會來了,更添油加醋的說道:“宋辭看自己快被霍家休棄了,就故意拿著m&r的特聘函去了e星部門,還故意使壞把我從主觀部門趕下去!”

說著,她一直觀察宋嫣然逐漸扭曲的神色,咬牙切齒得吹得怒火更旺:“宋辭肯定是想纏著霍少。

我今天已經看見了,霍少身邊多了一位美女秘書。

宋辭擔心自己霍太太位置不保,才使勁手段找了個這麼個藉口到公司。

這宋辭肯定是趁你之前把那個人的版權買了下來,故意給你潑臟水!”

“宋、辭!”

宋嫣然這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氣憤到都快發狂了。

安麗娜滿意的勾了勾唇:“嫣然,宋辭故意踩著你的名頭在公司大肆宣揚她是匿名者的設計師身份。

現在公司上下你當初抄襲的事,都在捧她,你能忍嗎?”

不管宋辭是不是真正的匿名者,安麗娜都要報了這個仇!

一股強烈的羞辱感油然而生,宋嫣然抓起包帶,朝門外快步走。

安麗娜急忙抓住了宋嫣然,這可是她的盟友。

“嫣然,你現在還不能急,要是現在就去了,豈不是就如了她的意,更讓你被大家誤解,霍少肯定不能相信你,萬一像宋辭那種精神不好的,完全冇教養,當眾汙衊你,你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她就是個精神病!”

宋嫣然捏緊手掌,看向安麗娜,怒火恨不得立刻,馬上就噴到了宋辭身上。

頓了下,宋嫣然沉眸,火氣也跳動在太陽穴裡:“我現在該怎麼辦?我不能讓宋辭就這麼踩著我上去,我不甘心。”

“我也知道你不甘心,我們想個辦法證明宋辭不是匿名者,這樣讓大家都信服,我再接著幫你找後麵的人是誰?”安麗娜心中已經有了計策。

宋嫣然坐回沙發,緊張懷疑看向安麗娜:“什麼辦法?

宋辭滿肚子壞水,背後指不定怎麼算計我?”

上次的事,她和宋辭撕破臉皮了,要不是宋家還在……

等等!

宋嫣然眼神一亮,眼神露出興奮的目光,冷冷道:“宋家!隻要宋家還在,宋辭就跑不了。”

“你有計策了?”安麗娜也跟著興奮。

“宋辭不是說唐城是她那個早死的媽創立的嗎?她就算再不情願也要聽爸爸的,這幾天我就讓爸爸出麵。”宋嫣然道。

安麗娜認可點頭:“對!”

“這段時間你在m&r盯緊宋辭,一旦她有什麼動靜,你就及時告訴我。”宋嫣然稍微安撫胸腔裡的躁鬱,聲線崩得極冷極怒。

安麗娜為難看著宋嫣然,有點一言難儘:“嫣然我也想幫你,但是我現在被宋辭弄到後勤部當……清潔工,冇辦法幫你。”

宋嫣然憤恨咬牙:“麗娜,工作的事我肯定會幫你,你不要著急。這幾天你繼續在m&r上班,隻要我當上霍太太,我讓你直接當總經理。”

安麗娜聽完一笑,又長長撥出一口氣:“嫣然,我是心疼你,明明你才該是霍太太,怎麼就輪到宋辭了呢?”

“宋辭本來就是搶走我的霍太太!”

宋辭臉色更黑了,紅了眼睛,氣得抬起高跟鞋踹在茶幾上。

“嫣然你彆氣,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遲早宋辭都要滾出去霍家!”安麗娜在旁邊安撫道。

宋嫣然眼眸沉沉,暗了幾度,纔開口:“宋辭最近在做什麼?”

“她最近在e星部門,誰知道在做什麼,不過也是做什麼程式的事。m&r和ak合作,那是個大項目,多虧了那個圖標,ak很滿意。我上次偷偷聽說,ak點名要那個設計師設計後續所有畫麵。”安麗娜把打聽到的全都告訴了鬆嫣然。

宋嫣然手段比她強,她非常承認這點。

“宋辭這是想一直賴在慕沉身邊,她倒是想得美!”宋嫣然冷哼:“一個精神病還想著纏著慕沉,癡心妄想!”

在長達十幾分鐘中,宋嫣然不斷數落著宋辭,直到胸腔裡的那口氣出了,才停下來。

她冷靜的說:“麗娜,你去盯著宋辭,她做什麼項目涉及到商業機密都弄過來,我給你足夠的錢,隻要把宋辭拉下來。”

她不信,一個出賣霍慕沉的人,他還能忍!

她慢慢等,等宋辭被霍慕沉踹出霍太太的那一天!

“好,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安麗娜回道:“我在那個部門裡還有關係不錯的人。”

宋嫣然平複好怒氣,重新補好了妝容。

在外人看來,她還是那個端莊怡人的宋家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