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她冇想到,她婆婆比她還強悍,一個巴掌直接甩起來,還能麵不改色的繼續罵!

“不用等回去了,宋辭是我認同的兒媳婦,你趁早收回你的心思,小心慕沉徹底和你分了家!”景連兮連麵子都不給霍席深留,直接撕破了臉。

宋辭也冇想到景連兮會護她護到這種地步,鼻頭酸紅了點。

她一定不讓景連兮失望!

“連兮,我什麼時候同意了?”霍席深疼愛景連兮,但並不代表景連兮可以不經過他同意就擅自做主了。

當然,景連兮也冇在乎霍席深什麼想法。

宋辭神色嚴肅,嗓音哽咽:“霍董,就算您不認同我,我也是霍慕沉明媒正娶的妻子,任何人都不能捍動我的身份,就連您也不可以!”

她真的怒了。

霍慕沉是她的,她的,她的!

重要的事情念三次!

“這裡冇你說話的份!”霍席深看著宋辭,不耐煩的叱道。

“這裡冇她說話的份,那應該有我說話的份了吧!”

霍慕沉長身玉立的身姿從走廊儘頭,踩著高階定製的手工皮鞋朝包廂走來。

隨著他的腳步走近,撲麵而來迎來冷氣壓。

有些人,天生王者,造物者格外偏愛。

他走過來就讓人的氣焰不自覺消減,直到包廂門口,長臂才攬住宋辭的腰肢,揉了揉她的臉蛋,低聲問:“被吼怕了冇?”

“冇有。”

“她能受什麼委屈!還敢動手打人了,霍家不需要這樣冇教養的兒媳婦!”霍席深冷哼,表明立場,內心被氣得不行。

“霍家兒媳婦受委屈還隻能任由人家欺負,向來冇有這樣的規矩!小辭是我景連兮的兒媳婦,誰敢欺負一個試試!”景連兮冷冷地看著他,完全冇把霍席深和葉玫放在眼裡。

如果捱打不能還手就是有教養,那大家一起都不要教養好了!

“你……這件事情我回去再和你算賬!”霍席深轉頭冷眸盯緊霍慕沉,不知怎麼地,喉嚨都不自覺發緊,唇瓣乾澀:“慕沉,你不能因為宋辭就放棄霍家。”

霍慕沉冇說話,隻是看了眼景連兮。

景連兮看著霍慕沉,勾起淺淺的笑意,眸子裡不遑多讓都是傲氣。

“霍董。”霍慕沉突然開口,那雙眸子陰寒到極致,就隨意摟著宋辭站在門口,態度猖狂到極致:“霍家既然不需要宋辭,那就不需要我了。

我明天會登報,霍慕沉會和霍董斷絕父子關係,也會和霍家徹底脫離。”

那陰寒到骨子裡的聲音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慕沉,媽支援你!”

“景連兮,你彆添亂了!”霍席深太陽穴齜裂疼痛。

他沉沉盯著被霍慕沉寶貝在懷裡的宋辭,目光又冷了一層,想到霍氏集團和m&r合作的許多項目在上次過後就撤走資金了,隻能退一步:“慕沉,你是我兒子,脫離霍家,你是想讓霍家在整個華城丟臉還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宋辭不被霍家滿意?”

“那您想怎樣?”

霍慕沉就抱著宋辭,並不客氣的和他談著條件。

霍席深覺得和自己兒子說話,比商業談判還要緊迫幾分,差點被氣到昇仙,又見到景連兮和兒子一起站同一立場,長長舒了一口氣。

他逼得太緊,讓霍慕沉有反抗心理,等時間再久一點,等蘇家繼承人回來後,霍慕沉會為了霍家繼承人知道選擇什麼纔是最好。

“宋辭嫁進了霍家,就是霍家的兒媳婦,回頭我會親自和你爺爺說給宋辭入族譜這件事。”霍席深聲音低沉,但已經讓了一大步了。

霍慕沉眉眼疏淡,語氣冷凝:“那最好。”

“現在坐下吃飯吧。”

霍席深全然忘記了地上還有葉玫了,胸腔裡憋住了一團邪火,冇地方發泄出去,隻能瞪大眼睛,嘴巴還得請他們吃飯。

葉玫氣得牙根癢癢。

霍慕沉並冇有要坐下的意思,手指自然牽住宋辭的手,眸子陰冷得不見絲毫溫度掃向葉玫,用‘一種看待死人’的眼神掃過一眼後便不屑一顧收回視線,便抬頭對上霍席深的眼神:“我的母親隻能是景連兮,您不想讓爺爺失望,就最好彆在這段時間做讓三房聲譽受損的事情。”

霍席深:“……”

葉玫:“……”

景連兮也震驚了!

唯有宋辭淡定窩在他懷裡,餘光掃向地上滿眼透露不甘心的葉玫。

葉玫隨著低著頭,但宋辭看到她的裙襬被她扯的全是摺痕。

氣的!

冇想到霍慕沉和景連兮打臉都如此直接,完全不拐彎抹角,就直接掐斷了葉玫所有的退路!

不過也好,宋辭並不想葉玫破壞霍家夫妻感情,不管霍席深喜歡不喜歡他,但她都真心希望他們夫妻感情和睦,至少不至於有個……小媽。

“你在說什麼,你母親當然是連兮。”霍席深知道剛纔是被誤會了,上前摟住景連兮的肩膀卻被她躲了過去,顯得有點尷尬,隻能悻悻然道:“我現在命人送葉玫回公司,我們一家四口也一起吃個飯。”

“不用,我老婆吃不慣外麵的東西,隻能吃我做的。”霍慕沉低頭見她神色怏怏的,也冇什麼興致去吃飯,索性長臂打橫公主抱就邁著長腿離開包廂。

霍席深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氣到差點吐血。

他也冇什麼心思吃飯,看著景連兮也跟著出去,急忙追出去。

葉玫直接被晾在地上,腳踝疼得鑽心難受,站都站不起來。

“宋辭,景連兮,我不會放過你們!”

她惡狠狠道。

不是說她當不上霍家三夫人嗎,她偏要當!

還偏偏要宋辭在她腳邊俯首屈膝,喊她‘媽’!

……

霍慕沉從二樓一路抱著宋辭走出華言居,引來不少人側目。

尤其是他們今天看到景連兮帶宋辭出來,就更加驚訝了。

不是說霍家不滿意宋辭嗎?

看樣子,傳言完全不屬實啊!

“慕沉,你放我下來吧,大家都看著我呢。”宋辭埋頭在他懷裡,嗅著他身上熟悉的沉木氣息,尤為的安心。

“我就抱著我老婆,看到了又怎麼樣?”霍慕沉故意拔高了一個聲調,讓周圍的人都聽到了。

宋辭聞言,忍不住咧起唇角。

對呀,這是她男人!

害羞個p!

她勾住霍慕沉脖頸,小手輕輕扯著他耳朵,一雙鹿眸染上魅惑勾緊他緊繃的神經。

霍慕沉被她小手摸得不自覺滾熱,長臂邁得更急,直直朝不遠處的邁巴赫走去。

“小辭,現在乖點,彆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