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7章

真抱歉,霍先生。

“早知道,那個藥就應該用在你們兩個人身上,真是可惜啊!”莫雨舒一臉惋惜,“到時候我還可以做一項研究,用情至深的兩個人會不會都想起來,還是會雙雙忘記,各自去過各自的人生。”

“不會。”

“不會。”

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宋辭看過去,霍慕沉的手臂倏地收緊,無比堅定地道:“我愛她,從不會因為記憶。”

“我愛你,也不會因為記憶。

就像我冇有記憶,也會愛上你,隻是晚了一點點。

真抱歉,霍先生。

讓你久等了。”

“晚一點,剛好。”霍慕沉直視她,“這樣,可以讓我更愛你。”

“所以,莫雨舒,你輸了,從你不把人命當命的那一刻,你就輸了。你把記憶和愛混了,害了我,害了步言父母,還害了陸子衍的一生。”

宋辭走過去,脖頸上的青筋繃緊,牙關緊繃,再次問道:“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陸子衍的父母到底是誰?他們是做什麼?”

“這是兩個問題了。”

莫雨舒勾唇,笑得依然從容優雅,“而且你逃脫不了。

你想製裁秦晟和我的罪行,就要站出來。

你知道,那份我積壓的證據裡,裡麵就有你的資料。

你以為國際組織不會覈查每個被做過實驗的人,到時候國際組織就會知道你冇死,他們就知道當初的判斷是錯的。

到時候,你以為你還會跑得了嗎?”

宋辭出麵,就會證明莫雨舒是對的,到時候很容易被醫學組織盯上,拉去做研究,這樣霍慕沉必然就會和國際組織對上,永不得安寧。

她不出麵,就隻能任由秦晟逍遙法外。

不得不說,莫雨舒臨到死都為自己找一條退路!

莫雨舒優雅一笑,“不如放了我!

我們找一個平衡點,你可以活著安寧,我隻要活著,如何?”

“三嫂,不如……”

步言動搖了。

陸子衍也動搖了。

幾乎所有人都動搖了!

和國際組織對上,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可,下一秒——

宋辭抬起手,戒指上開關倏地打開,一枚細小的針紮了下她皮膚,疼的莫雨舒皺了皺眉頭,“你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以為,受害者因為害怕,就不會反抗。

那你錯了。

所以,你的下場,就是死吧。”

“你給我注射了什麼。”

“顧晴佳當初留下來,企圖注射在我身上的藥劑,我現在把她注射到你體內,不如你也體驗一下當初折磨我們的痛苦。”

宋辭至今還能回想起當初霍慕沉被折磨得是如此痛苦。

每一幕,都曆曆在目。

她可以不去報複算計她的人,但永遠不會放過傷害過霍慕沉的人!

莫雨舒疼的捂住脖子,一股強烈的劇痛折磨瞬間侵襲滿身,疼的她額頭倏地冒冷汗。

現在就算是放開她,讓她逃跑,也完全冇了一絲力氣。

“現在……隻有我能救你,不是嗎?

我的血,纔是唯一救你的辦法,就看你自己想不想自救了。

說吧,資料都在哪裡?”

宋辭一瞬間將局勢反轉。

由著莫雨舒威脅她,變成了她威脅莫雨舒。

就像秦晟威脅她,她也可以反過來威脅秦晟一樣!

“你在威脅我?”

“要麼,你就隻有一個月活命,如果我加大劑量,你會死的更痛苦,死的更慘。”宋辭笑的更從容,更淡雅。

在她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看不出任何恨意。

她平靜的看向莫雨舒,“這條命,要不要,全在你自己。”

“你殺了我吧!”

莫雨舒躺在地上,折磨得生不如死,隻是短短幾秒的功夫,就痛不欲生。

宋辭看了後,眼色越發的加深,想起當初霍慕沉中了藥後,還能夠做到無事人一樣,抱她親她,是忍受了多少的痛苦!

“商裳,你快幫我拿點血!”

“我不,我不會這麼做!你一直在利用我!”

“你也跑不了了,你幫了我那麼多次,你以為你能跑得了嗎?

我要是罪犯,你就是從犯!

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和那個大隊長在一起嗎?”

莫雨舒又笑了!

她就喜歡看這種戲碼!

要親手逮捕自己最愛的人,自己殺了自己最親的人卻不知道,終其一生都不敢認自己最愛的人,麵對麵都認不出自己最愛的人……

不管商裳知不知道莫雨舒是罪犯,她真的都是……從犯!

“你自以為可以學出一點東西來,改變商橫的窘境,可惜到頭來,你卻什麼都冇有得到!是不是更加痛苦啊,哈哈哈……”

莫雨舒疼的從嘴角溢位血絲,“宋辭,你當初就蜷縮在角落裡,求我,不斷的求我,像一條狗一樣,求我不要讓你忘了霍慕沉!

你知道嗎!

當時,霍老爺子就站在門外!

你所有的親人都站在門外!

他們就眼睜睜看著你,卻冇有人進來!

他們都認為你配不上霍慕沉!”

宋辭走到霍慕沉身邊,是用了畢生和命換回來的!

霍慕沉捂住宋辭的耳朵,將人牢牢護在懷裡,“我們小辭不聽,都過去了,乖。”

宋辭閉了閉眼,笑意不減,“你在激怒我嗎?

想讓你死得快點嗎?

你又失策了哦!

我不難過,我在這世界上唯一的愛人就在我身邊,我的親人也都在我身邊,這彆墅裡所有疼我的人都在我身邊。

那些冷眼旁觀,落井下石我的人,我從來都不認為他們是我的親人,又何來難過呢?”

最愛的人在身邊,所有的親人都在身邊,又不是隻有血緣關係纔是親人。

這世界上,總有一個角落,總有一個人,會默默愛你。

總有一個人會關心你,哪怕是陌生人,這樣的人也可以隻是一分鐘,哪怕是一秒鐘的親人。

霍慕沉和宋辭身邊的人從來都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但他們的關係卻比血緣關係更牢固。

“所以,你隻有一個選擇,說,還是,不說?”

“……”

“隻有一個機會。”

時間突然僵住了。

一秒,兩秒,三秒……

宋辭直視著她,莫雨舒低沉了幾秒。

幾秒後,她……-